• 返回: 侯门锦衣

    第013章 夫君貌丑

    :,     赵俊颇有一些为难,锦衣卫和六扇门,明里暗里争斗不息。六扇门看不上锦衣卫狠辣,锦衣卫看不惯六扇门拖沓。

        想要合署?办案?

        可能有些不太现实。

        赵俊看向裴明,见他只是低垂着眼眸没有反应。自己也不敢做主。

        正为难,又听云芷道,“我姐姐是你们裴大人未来的夫人,我就是他小舅子。都是一家人,没什么为难的。”

        笑脸送完,还要恐吓赵俊。“你日日替裴大人去我们府上送补品,可是知道你们大人多喜欢我姐的。你今天弗了我的意,保不齐明天裴大人送你一双小鞋穿。”

        虽然她声音压的很低,但裴明和冯魁都听见了。

        裴明嘴角一抽。他很喜欢云芷???

        本尊就站在一旁,她能如此睁眼说瞎话,看来是真的不记得他了。

        裴明觉得胸口有点堵,脸色迅速阴沉下来。

        冯魁听完,扯了嗓子,“云子你不必为了一个案子,就出卖云芷姑娘。她为人刚正,为了不与那魔头同流合污自杀、逃跑、逛小官馆儿!能做的努力都做了,你别扯她后腿。”

        云芷扶额,她是想据婚,但还没开始啊……

        那逛小官儿馆的事儿,不是谣传吗?

        这个时代虽然没有发达的网络,可八卦和谣言传播速度仍然令人咂舌。

        逛小官儿馆??

        裴明脸色更黑了……

        赵俊并一众随行都低了头,没人敢看裴明脸色。

        冯魁话说的太影响团结,云芷踢了他一脚,又仰起脸,有些趾高气扬。“我姐都这么抗拒裴大人了,裴大人还如此关心我姐。足以见得我姐在他心里的位置,赵大人三思一下我的建议。”

        赵俊不敢看裴明,支支吾吾,“在下自会同裴大人禀报,但此刻……”

        “此刻李伯承的尸体就归我们了。待你们拿了文书、令牌再去六扇门要吧。”

        云芷挥手,随行的皂隶极有眼色,迅速抬起了李伯承的尸首以及昏倒的王氏。

        云芷则拉着冯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溜了。

        赵俊:……

        众锦衣卫:……

        “大人……”裴明脸色阴沉,薄唇紧抿。赵俊琢磨半天,也没能把话说完。

        裴明负手而立,目光看向街对面,挂着酒招的二层小楼。“尸体价值不大,暗箭方向大概在西南方向。对面酒楼,二楼天字号包厢,一个一个查。”

        “是。”赵俊得令,带走一队人。

        裴明则又重新走回方才所在的茶肆,仍旧坐在临窗的位子上。那里视线极好,能将整条街纳入视线。

        云芷回到六扇门后,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我们抬回来李伯承的尸首做什么?死因咱们都看见了啊。”云芷一拍额头,后知后觉。

        “没什么用处,就是夺个场子。”吕英倒了杯茶,斜睨了云芷和冯魁一眼。“这棘手的案子,你们两个抢什么?”

        “我们要抢的是功,不是尸啊!”云芷懊悔,刚才自己被带跑偏了。

        “英姐,结案诸事就拜托你了。我们要折回去跟锦衣卫查案。”云芷拉起冯魁,说走就走。

        “哎?……哎……”吕英在后面招呼两声,想要拦他们。奈何两人速度极快,吕英无奈摇头,笑了。

        从前云芷虽然任性、泼辣,做事却颇为谨慎。办案时机敏异常,寻常时候却多少有些无趣。小小年纪过于老成。

        如今受了一次伤,性子却跳脱了许多。

        果然这鬼门关前走一趟,人是会变的。

        云芷和冯魁赶回西市的时候,赵俊等人还留在酒楼内排查线索。

        守门的锦衣卫见是裴明小舅子,也不好多做阻拦。云芷和冯魁顺利溜进酒楼,寻着声音摸上了二楼雅间。

        赵俊正坐在包间内,面前跪着颤颤巍巍的胖头小二。

        赵俊见云芷重新折回来,皱了眉头。

        云芷很是乖觉,站在赵俊身侧,一副老实样子,不敢打扰赵俊。

        赵俊正在问话,对云芷有些忌讳。

        但想到毕竟是上司的小舅子,也不好多说什么。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

        便直接问话小二,“方才这屋里坐的什么人?”

        经过方才匆匆对李伯承尸体的勘验,以及现场方位测算,在裴明的点拨下,赵俊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刺客所在的房间。

        刺客应该是躲在这家酒楼包间的窗子后面,侧身四十五度左右,将手中飞镖扔了出去,准确无误且力道十足的扎进了李伯承的喉咙。

        门前死了人,酒楼又被查封,眼前坐着的杀人不眨眼的锦衣卫。

        小二已经吓的抖如糠刷,“是……是个……是个没什么特点的男子呀!”

        杀手一般都没什么特点,才好隐匿在人群中。

        云芷看了看桌上基本没动的菜。

        糯米卷、菊花豆腐、小天酥、盐水鸭并一壶竹叶青。

        菜普通的让近些日子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云芷,颇觉寒酸。

        长相没有记忆点、菜点的普通、来的时候不张扬、走的时候无声息。

        要让小二说出个所以然,确实有些难了。

        云芷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小二,又听赵军旁边站着的小锦衣喝道,“你最好仔细想想,眼下不过是赵大人问话。倘若进了昭狱,拿你问话的人,可就是裴大人。裴大人可没有赵大人这么好说话。”

        大概是裴明,名声在外,小二竟然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赵俊横了身后小锦衣一眼,“没事搬出来裴大人做什么?”

        小锦衣十分委屈,“我就是想吓吓他,谁知道他这么不中用?”

        “听说那裴明生性凶残,杀人如麻。又生的鼻偃齿露,难怪这小哥受不住。”冯魁咬云芷耳朵。

        云芷快哭了……

        原来她只是不太想和陌生人结婚,现在是怕自己嫁给怪物。

        云芷抓住冯魁的手臂,稳住身形。“我……得替我姐,据婚。”

        赵俊看着这对二货兄弟,忽然有些同情裴明。

        有这样的小舅子……大人真是追妻路漫漫。

        追妻慢慢的裴明,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把云芷和冯魁的话一字不差听到了耳朵里。

        他不动声色,却内心冷笑。呵~云芷,这忘恩负义的小东西,有你好看。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