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参见阁主大人

    第二十八章初次见面

        骆白云这句话说到苏公公心里去了,这周围确实都是柳玥的暗卫。

        见苏公公一脸惊愕,骆白云说道:“赶紧去通报一声,我有事跟他商量。”

        苏公公有些狐疑,说了句,“你等等,我进去禀告君上。”

        小太监听了,立刻将高大的门推开一个能容一人走进的宽度。

        苏公公进去没多久便出来了,给骆白云使了个眼色,道:“去吧,君上心情可不好,说话放心点。”

        骆白云行了一礼,道:“多谢苏公公。”

        走进宣明殿,身后的大门便被关上了。

        宣明殿的大小,骆白云叹为观止。

        果然宫中的房子都很大。

        柳玥这会儿正坐在书桌后蹙眉看着折子。

        骆白云高声说道:“见过君上。”

        柳玥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身形单薄,却气质逼人的女子。

        她宛如灰暗天空下的一抹明亮色彩,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

        柳玥没见过这样的女子,后宫里的那些见了他,都唯唯诺诺,只会争宠讨好他。

        “你就是骆白云?”柳玥开口问道。

        “正是。”骆白云说道。

        柳玥上下打量她,问道:“见了朕,为何不跪?”

        “我就是一介草民,未犯事为何要跪?”骆白云反问。

        “胆子不小!”柳玥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骆白云。

        “君上,我不是你的臣子,也不是巴结讨好你的人,为何要卑躬屈膝的对你?你只不过比我尊贵,坐拥天下罢了,其它……我俩是一样的。”骆白云笑道。

        骆白云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她不用跪,她不想跪。

        柳玥一改先前严厉的样子,笑了起来,说道:“朕没有看错人,你来找朕何事?”

        骆白云往前走,丝毫没有避讳桌上奏折,走到柳玥身边,两两相忘,柳玥的心中有了些许波涛。

        骆白云说道:“我想君上再赠我一副匾额。”

        柳玥皱眉,问道:“有何妙用?”

        骆白云笑了,一种很冷艳的笑。

        “珍珠阁。”

        柳玥神情一滞,“你竟然拿到了珍珠阁?”

        骆白云不能跟柳玥说珍珠阁本来就是她的,所以便说道:“我抢来的。”

        柳玥露出一抹探究的笑,“听闻李俊被秦沐打伤了,这事儿没闹起来,是你压住了吧。”

        骆白云冷笑了两声,说道:“贪赃枉法,贪财好色,都是为官者软肋,想要让他们安安静静的,喂饱了就行。”

        柳玥不悦的皱起眉头,骆白云这话倒是实话,可柳玥听到心里去了,历朝历代贪官都是朝廷的蛀虫,柳玥想要把他们拔起来,可现在他连自己的位子都坐不稳,他又该怎么拔?

        柳玥叹了一口气,说道:“过几天就把牌匾给你送去。”

        骆白云咯咯一笑,说道:“牌匾送来的那天,就是珍珠阁复活的日子。”

        骆白云心里可高兴了。

        珍珠阁是程蝶的母亲留下的,但程家对骆白云的母亲,很少提起,只是告诉她难产死了。

        柳玥看到骆白云的笑脸,郁结于心的阴霾突然散开了许多,他沉醉在了骆白云的笑容中。

        “对了!”

        骆白云突然说话,吓得柳玥赶紧低下头,佯装看奏折,骆白云见他有些惊慌,只是疑惑了片刻,便把张琮的事告诉了柳玥,还让柳玥找个借口,把秦沐死而复活的事,给合理的安排一下。

        柳玥听了当时就有了主意,随即打开了旁边明黄色的卷轴。

        骆白云一看那是圣旨啊,立刻压住了柳玥的手。

        柳玥诧异的抬起头,骆白云的手很冰凉,柳玥还没习惯这种冰凉的感觉,骆白云就把手撒开了。

        “你这么做,岂不是暴露了我和你的关系?”骆白云问道。

        “暴露就暴露吧,你是商人,与皇室有来往也正常,再说了,听你所言张琮是个好官,正好借着秦沐这件事提拔他,之前宫中有偷盗珍宝的事儿,正好可以用来解释秦沐为何没死。”柳玥说完,便拿起了旁边的毛笔,在墨水中蘸了蘸,边写边说道:“此次还要嘉奖他,并且说明秦沐与皇室只是短暂的合作关系,因为珍宝案涉及广泛,他当时又是程家的人,实力更是不容小觑,为了让他脱身只能用假死的办法,让他在别处生活一阵子再回风策。”

        骆白云听了,觉得也说得过去,反正君上说真相是什么就是什么,别人再去质疑什么,也得咽下去,只字不可提。

        两人还谈了一些话,直到傍晚骆白云才提着两个大食盒走出宫门,上了一辆豪华马车。

        骆白云走了,柳玥就现在台阶上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回想刚才与她一起吃饭的画面。

        自从柳玥的母后死了,他就没这么开心的吃过饭,他的心似乎被这座偌大冰冷的皇宫封闭了,直到骆白云出现,他的心终于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柳玥从怀里拿出一包香粉,这是骆白云送给他的,说是整个天下独此一份,想到这里柳玥露出了一抹好看的笑容。

        苏公公站在柳玥身后,偷偷看着柳玥,心想,君上今天见了骆姑娘,怎么这么开心?我可是好久都没看到君上笑了。

        苏公公惊讶的还有柳玥和骆白云一起吃饭这件事,君上一般自己吃,旁人那都得看着,要不就是和嫔妃吃,宫宴的时候和大臣吃,骆白云算是开了仙河了。

        当柳玥把制作牌匾的事交代给苏公公的时候,苏公公愣了好久,总觉得柳玥不太对劲,但也不敢多问。

        骆白云坐着马车里闭着眼睛,她能感觉到柳玥对她的态度不一般,但二人之间还是有距离的,这道距离是他们自己拉开的。

        马车到了美人坊,穆然还以为是哪家小姐来买胭脂水粉,看到骆白云从马车里下来,被吓了一大跳。

        骆白云见穆然发愣,立刻喊道:“七哥,帮我拿一下东西。”

        穆然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赶车的人,一身装束是宫中侍卫的打扮。

        他从骆白云手里接下两个大食盒,然后笑着对侍卫说道:“谢谢了。”

        侍卫笑道:“不必言谢,这都是我的分内之事。”

        侍卫赶着马车走了,穆然连忙问骆白云,“你去宫中了?”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