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参见阁主大人

    第十四章三哥,七哥

        这几天,李俊就像失踪了一样的,没来找骆白云。

        哪怕是骆白云上街,经过那些李俊常去的地方,也没看到李俊的身影。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秦沐也逐渐开朗了起来,与骆白云之间也没那么生分了。

        这天早上,听到有人敲门,住在二楼的秦沐连忙穿着鞋子,就下楼开门了。

        心想,难道是有人要买胭脂水粉?可我们还没有开业啊。

        打开门,秦沐就看到两大老爷们儿站门口。

        两人身形差不多,一个看起来清瘦一些,另一个虽然看起来强壮,但面色惨白。

        他们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头发扎了个马尾,两只手拿满了东西。

        清瘦的那个人,拿着被绑着脚的鸡和鸭子,肩上还扛着两捆大葱,脖子上挂着腊肠。

        较为强壮的人,两只手提着个大篮子,闻着味儿,里面应该有鱼,有野味。

        两个人都是笑嘻嘻的,可门一打开,看到秦沐后,他俩的笑容凝固了。

        两人围着秦沐便打量了起来。

        秦沐不知道这两位是谁,但看对方提着大大小小的东西,断定不是坏人,再从他们走路脚步很轻,呼吸也很轻判断,这两人应该和骆白云有关系,所以他任由两双眼睛盯着自己看。

        “小子,你是这里的什么人?”瘦一点的人,语气很不好,就像在质问敌人一样。

        “哎~老七,好好说话。”壮一点的人教训道。

        “哼,云儿信里说的就是这个,可一开门就看到这小子,说不定他是贼!”被叫做老七的人吼道。

        秦沐听两人的对话,更加确定他们认识骆白云了,立刻说道:“两位,我是贴身保护小姐的。”

        他们一听,两双眼睛立刻又放到了秦沐的身上。

        等骆白云睡醒,已经是晌午了。

        她一下楼就看到柜台前两个人,正盯着柜台后整理物品的秦沐。

        “三师兄?七师兄?”骆白云喊道。

        两人同时回头,正是老三云洵与老七穆然。

        壮一点的是老三云洵,别看他壮,以前受过很重的内伤,所以气血不足,不过战斗力一点也不弱。

        瘦一点的老七穆然,看起来若不经风,可一般人根本就抱不动他,一身稳如泰山的本领在無常阁令人羡慕。

        他们带来的东西放在了他们脚边,鸡和鸭子正在屋子里悠闲的散步,骆白云轻抚额头。

        师兄弟里面,就数云洵与穆然对骆白云最好了。

        骆白云这会儿和他们还是比较生疏的。

        “义父让你们过来了?”骆白云问道。

        穆然“哈哈”一笑,“师傅怕你被欺负,所以叫我们来保护你。”

        骆白云心想,这是骆青衣不相信其他师兄弟啊。

        “老七,收收你这个大大咧咧的性子,这不比山中。”云洵教训道。

        “三哥,你就别教训我了,赶紧给咱妹子做饭去。”穆然乐呵呵的说道。

        骆白云却皱起了眉头,想起来,以前的骆白云是不会称呼他们两个为师兄的,可刚才……

        骆白云晃神的时候,云洵一直以探究的眼神盯着他。

        骆白云也注意到了,回过神来,看着把鸭子和鸡追得上蹿下跳的穆然,喊道:“七哥,别抓了,等下赶到后院再养养。”

        穆然一听,立刻收手,扭头看着骆白云,宠溺的说道:“云儿说怎样就怎样吧。”

        秦沐看得一愣一愣的,内心更有了一种,接下来的日子会很有趣的感觉。

        等收拾完云洵二人带来的菜,已经到了要吃晚饭的时间。

        骆白云亲自下厨,这也把穆然吓到了,就像见了稀罕事一样的,站在骆白云旁边看着骆白云炒菜。

        骆白云娴熟的翻炒动作,令穆然不停咂舌。

        “云儿,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穆然问道,捏着兰花指,直奔骆白云刚起盘的菜而去。

        骆白云也没说什么,穆然用手拿菜,被烫得赶紧扔嘴里,然后手不烫了,嘴烫,模样把骆白云逗笑了。

        骆白云说道:“七哥,这是我刚学的。”

        穆然没多想,点了点头,直呼好吃,然后从骆白云手里把菜端走,去了旁边吃饭的小房子里。

        这个小房子是没有门的,与厨房之间的路是直线的,中间一块空地可以用来放酒,还能晒晒干菜之类的。

        骆白云看着不远处争抢着吃菜的二人,便笑了。

        心想,以前骆白云没为两位哥哥做些什么,现在的骆白云要对所有爱自己的人,万般好。

        秦沐刚回来,就看到骆白云一脸笑意,总觉得那笑很熟悉。

        一顿饭做好,四人坐在桌前,桌子上是秦沐刚买来的上好女儿红。

        云洵尝了口菜,笑道:“咱们云儿也会做菜了啊。”

        骆白云莞尔一笑,道:“刚学的,三哥觉得味道怎么样?”

        云洵满意的点了点头,“好,真好,不比我曾经吃过的御膳差。”

        “对对对,好吃,比那御膳还好吃。”穆然塞了满满一嘴,说话嘟嘟囔囔的,却也听得清。

        骆白云看向还没动筷子的秦沐,笑着说道:“快尝尝,看看我的手艺怎么样?”

        秦沐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烧豆腐,轻轻放入嘴中,紧接着他的表情愣住了。

        豆腐散发出来的味道,他好熟悉。

        那一年风雪交加,年幼的秦沐第一次吃到,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豆腐。

        中年女人还把他带回了家,那人便是程蝶的母亲。

        第二次吃到这个味儿的豆腐,是在程蝶及笄的时候,那天本来要为程蝶办及笄礼,却因为天外天生意上的事取消了。

        那天,程蝶就做了这样一盘豆腐,与骆白云做出来的豆腐,味道一模一样。

        秦沐呆愣着,不知不觉眼泪掉下来了。

        “三哥,你看这小子,竟然感动哭了,哈哈哈哈。”穆然笑道。

        秦沐回过神来,正好看到眼前一抹粉红,是骆白云的手帕,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竟然吃了个豆腐就哭了,这可不能传出去。”骆白云取笑道。

        “小姐……”秦沐心中有些慌乱,已经好久没人对他这么好了。

        他抬手便要拿下还在眼角的手帕,却不料摸到了骆白云的手。

        他如同惊弓之鸟一样的将手缩回。

        吃完饭,几人便开始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