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伏猎

    第一卷 笑谈歌舞升平乐,不识马革裹尸还 第二十九章、油漆

    :,     楚仲飞纵然害羞拘谨,却又不是傻子,何尝没有听出听出闫淼淼的意思?虽然自己对她没有任何想法,但就是不爽,无缘无故被人看低,虽然话题是戚军威挑起的,但还是不爽。

        寻龙不去水里找,寻仙不去山里寻,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你都不去找,如何能够找到龙与仙,你不与人相处如何就能得出他行与不行的结论。

        “龙,可大可小,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仙,可入可出,入则拜将封侯,出则隐居山野,龙与仙,无人可寻,求得便是一个缘字,楚公子再见面时请告诉妾身您是否寻到龙觅到仙。”楚仲飞与戚军威临出船,身后却传来闫淼淼的声音。

        “大人,他们已经走远,要不您回去休息吧。”良久,宋妈妈见闫淼淼站在甲板之上一言不发,低声问道。

        “宋妈,你明日一早亲自去县衙击鼓鸣冤,将事情始末告知府衙,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这事不用我教,记住是县衙,理论而言,此时我们不应该知道他们在查此事,春桃,立刻使用疾行鶽将消息告知京都,让那边也同样开始进行宣传,此事必定人尽皆知。”闫淼淼突然说道。

        “啊?大人这么急吗?那林虎我们也还没找到,如果第一个落井下石,何家可能会有意见 到时候可能会报复我们。”宋妈妈低声道。

        “来不及了,你没看到楚仲飞手上的油漆吗?应该就是你们发生事故的地方碰到的,对方能找到这就说明不是傻子,或许今夜有酒精麻醉,但最迟明天必然发现异样,如果到时候被搜查出证据,我们就被动了。”闫淼淼轻声道。

        “不可能,发生的地址明明是在五楼,我让小四堵了楼,他是如何上去的?”宋妈脸色瞬间苍白。

        “人喃?”闫淼淼只问了一句。

        “人在...”宋妈妈连忙四处看去,却哪有小四身影。

        “连自己的人都管不好,按我命令去做,不要留下把柄。”闫淼淼说完,转身上楼。

        “小姐,如果这么急着行动,或者我们在京都暗手可能会被发现。”春桃提醒道。

        “无妨,正好你去拿我名刺前往京都张府,就说我有要事相商,我们现在连夜赶回京都,到时候那消息差不多也该传过去了吧,春桃,走前你将那林虎送于府衙,然后再来追我们。”闫淼淼说完,抬步上楼。

        “是。”

        何府大堂,龟公小四低头站在大堂之上,何老太爷何志平身披一件外衫坐在高堂之上,他是人过中年才得子,如今亦是六十三的高龄,要知道何志平可不是武者,这年纪是肯定高寿了,而宋一在一旁伺候,何永华面沉似水的坐在一旁。

        “你说的都是真的?”何志平声音有些令人琢磨不懂。

        “真的,真真的,我亲耳听到那戚都尉还有他那什么师弟说道来查这个案子。”小四说道。

        “麻烦你来告知,下去吧,这事我何家记得了,到时候车马费少不了你的。”何志平对着小四挥了挥手。

        小四大喜,顿时拱手道:“谢过何老爷,一旦还有什么消息,我一定及时来报。”

        “恩。”何志平点了点头不在言语,小四顿时明白,何志平这是下逐客令了。

        待小四走后,何志平看下身旁的宋一,道:“这事你知道是吧!”

        “老爷恕罪,我已经将知情之人都杀了,到时候此案做成悬案,老爷再去县衙走上一趟,此事也就了解了。”宋一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说道。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永华糊涂你也糊涂吗?都杀了?明画舫是怎么被查到的?还有你们知道吗?秦县令如今不在城内、林刺史抱恙不出,现在什么局势你们还看不出来吗?他们根本不想牵扯此事,也就是我想找人都找不到。”何志平叹气一声说道。

        “什么?秦县令、林刺史他们...那明画舫牵扯太大,真出事就太显眼了,不过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相信他们懂得应该怎么做。”宋一无奈的解释道。

        “没用的,这事按不住,就算那老鸨不说也会有其他人去说的,早晚还是会爆发出来的,有些人早就想看着我们何家倒霉,你们却傻的把把柄送上。”何志平叹了口气说道。

        “老爷,那怎么办?”宋一抬头问道。

        “你那身边的林虎喃?”何志平突然问道。

        “已经让他永远的闭嘴了。”何永华突然说道。

        “蠢简直愚不可及。”何志平一拍桌子怒道,随后锋头一转,用有些疲惫与不舍的语气对着宋一说道。

        “小宋,你来我何府也有二十多年了,我何府可曾亏待过你?”

        何永华听到此时便已经明白何志平为何会骂自己了,最好的替罪羔羊被自己亲手杀了。

        宋一同样也听出了何志平话后的意思,露出一抹苦笑道:“也是二十多年了,也看着小少爷当初从膝盖大小长到如今的俊郎君,老爷你不必再说什么了,我懂,我不可能看着少爷去坐牢,晚上让我安排下家里,明日一早,我去都尉府自首。”

        何永平顿时老泪纵横的说道:“宋一你放心,你这一去,我定会善待你的妻与子,我何志平对天发誓,只要我何府在世一天,便保你的妻儿一世无忧,若有机会,我保你儿为官。”

        “多谢老爷。”宋一同样抹了一把眼泪。

        “既然如此,我们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查案人咔嚓了。”何永华突然说道,手上还比划了一下。

        “孽障,若不是因为你,老宋何至于此,你可知那戚军威乃是朝廷命官,他爷爷更是我大唐兵马大元帅,你去暗杀他们,是准备逼死我们何府吗?”何志平拐杖一锄地,怒吼道。

        “不是有大将军吗?他不会见死不救的,这事还得我们还有的救。”何永华一脸不屑的道。

        “哼,真到那时,何志忠必然弃我们于不顾,你真以为血脉就能栓得住他?此时还未到与皇室彻底决裂之时,世家也不允许如此,壁虎断尾亦可再生,说到底我们只是何氏一脉分支,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哪里也不要去了。”何志平怒道,说完起身就走。

        “少爷,你将昨日之事一五一十告知与我,这事关何家未来。”宋一见何志平离开之后,转身认真看向何永华。

        淮阳河岸,马夫赶着马落后很远,缓缓跟着,戚军威带着楚仲飞吹着河风,眼中却已没了丝毫醉意。

        “那花魁可不简单啊,你可不要陷进去,不是你能掌控的。”戚军威提醒道。

        “师兄,你想多了,我和她本就是两个世界人,如果不是因为查案需要,我也不会来这里,以后恐怕也不会再有交集了。”楚仲飞笑道。

        “既然如此,为何又要留下最后一句?不是徒增笑尔罢了。”戚军威摇了摇头道。

        “师兄为我壮势,我可以不介意别人想法但不能弱了师兄的风头不是?总不能在祁连留下个虎兄狗弟的风言吧。”楚仲飞笑道。

        “谁敢?我师弟就是天姿,必将翱翔于天。”戚军威虎目一瞪,放声大啸。

        “师兄...”楚仲飞无语的白了戚军威一眼,四下看了一下,眼见无人才安下心来。

        “嘿嘿,还害羞了,不说这个了,既然你说来查案,有什么发现?别告诉我你当真是因为害羞才跑出房间?”戚军威也没在深究,顺着话题问道。

        “发现?师兄不是也看到了吗?”楚仲飞笑着摊开双手,手上还沾有没有洗净的红色油漆。

        “这有什么问题?”戚军威皱眉问道。

        “师兄不觉得这颜色熟悉吗?”楚仲飞笑道。

        戚军威沉默片刻说道:“有见过,一时之间想不起了。”

        “女尸。”楚仲飞口中吐出两字。

        “你是说那截碎木?”戚军威顿时想起女尸手上抓的那截碎木。

        “对,而且我现在还不确定,但可能在我药铺死的人和那女人有关系。”楚仲飞提醒道。

        “怎么说?只要找到扳倒何家的线索,我便能有把握在明年完成陛下的任务。”戚军威连忙道。

        “师兄别急,我还要回药铺确认一下,但愿你手下的士兵没有乱碰我的东西。”楚仲飞笑道。

        “什么东西?”戚军威追问道。

        “师兄,都说了别急,不过有件事需要你排人去做。”楚仲飞突然想起,说道。

        “既然淮阳河上有如此多的画舫,必然有修理的船工,我不信整个淮阳河上有很多船在昨日至今日之间进行维修,还都涂了朱红色的油漆,除非明画舫自己养个船工,只要师兄找出这名船工,就能确定案发现场到底在哪。”楚仲飞笑道。

        “明画舫绝无可能自己养个船工,毕竟船工培养时间不短,要价更高,这是游玩的画舫,一般也不在水上行动,完全没有必要,淮阳河周边的船工就那么多,我就不信找不到,如果真找不到直接去问明画舫就好了,戚一,你回去到队里找些人,将淮阳河边的船工都找到,看看昨夜至今夜之间有谁给明画舫修过画舫,顺便将明画舫的人带回来问话,我这边和师弟自己走回去。”戚军威回头对着马夫说道。

        “是。”戚一一挥马鞭,整个人冲了出去。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