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第72章:天塌了!惊天变局!

        瀛州驻军大营,最多的时候有五个满编的千户所,总共五千军队。

        不是大武帝国不想多驻军,而是不能。

        三十年前,大武帝国和段氏家族开战,海上那是打输了的,最后不得已采用禁海战略,用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二的办法,逼迫段氏家族归顺了大武帝国。

        而在当时,皇帝陛下给段式家族最高册封的爵位,曾经到过郡王。

        但条件是段式家族放弃所有的军队,只做一个富贵闲王。

        段氏家族不答应,于是朝廷愿意册封段氏为公爵,并且答应段式家族保留一定的海军,当时要交出一半的航线,段式家族依旧不允。

        最终段氏家族保留海军和航线,还有海上贸易权,但是交出瀛州和隆州的管辖权。

        经过多番谈判之下,帝国朝廷在瀛州驻军五千。

        二十年前,段天罡作为义子刚刚继承威海侯之位,帝国再一次看到了希望,再一次用特殊的手段派兵进入瀛州,和威海侯的军队发生了几次暗中冲突,结果吃了败仗。

        于是,瀛州驻军就五千人,再也没有增加过。

        如今钦差大臣要来,这五千军队大部分都派去瀛州,维持秩序,日常巡逻,整个大营中就剩下不到千人。

        而此时,瀛州答应这近千名官兵,整整齐齐站在校场上,盯着空中的这个琴女图。

        田归农大人,段玉等人冲入大营的时候。

        这近千名官兵整整齐齐转过头来。

        然后……

        “呼……”

        “呼……”

        “呼……”

        一个接着一个官兵,身体凭空燃烧起来。

        一个,十个,百个,几百个……

        就仿佛是接力一般,又仿佛是多古诺骨牌一般。

        彻底燃烧。

        田归农大人,段玉,于连虎等人,见到这一幕。

        完全彻底惊呆了!

        整个人毛骨悚然。

        从头到尾,仅仅只有十几秒钟的时间。

        瀛州大营近千名官兵,全部活生生变成了火人。

        没有一声惨叫,没有一声哀嚎。

        上千人,就这么彻底惨死。

        绿油油的鬼火,就仿佛是从体内直接冒出来一般。

        从嘴里,鼻孔,眼睛直接冒出。

        片刻之后,这上千名官兵,一个个变成了焦炭尸体,轰然倒下。

        最后……

        漂浮在空中的琴女图,也冒出了绿色的火焰,转眼之间烧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丝灰烬。

        田归农等人,静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段玉知道,这个案子通天了!

        之前李兰山,吴友德,吕成凉大人的死,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甚至……

        眼前这上千名瀛州官兵的惨死,也还没有到高潮。

        甚至也只是一个开端。

        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段玉沙哑道:“田大人,这次琴女诅咒案的主谋,根本不是白冰冰,而是另外一个人。白冰冰只是辅助,只是一个工具。”

        那真正的主谋是谁?

        白冰冰那个痴恋的男人,修先生。

        这个修先生究竟是谁啊?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啊?

        他策划这惊天的案件,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段玉忽然道:“田归农大人,要注意两个地方,两个地方!”

        “一个地方是瀛州镇夜司衙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真正的主谋可能要开始劫狱了,要救走白冰冰了。”

        “而另外一个地方,就是钦差大臣啊。”

        这话一出,田归农大人头皮一阵阵发麻。

        这次钦差大臣不仅仅是朝中重臣,而且代表的是帝国,代表的是皇帝陛下啊。

        田归农大人目光望向于连虎,道:“于大人,不管之前有什么恩怨,现在都必须同舟共济了。”

        于连虎道:“愿奉田大人之命。”

        田归农道:“段玉说得对,如今有两个地方最为危险,一个是瀛州镇夜司衙门,一个是钦差使团。你分走大部分人马,带着段玉立刻进入瀛州镇夜司,记住只防守,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离开城堡半步,不管用尽一切代价,都不要让人劫走白冰冰。”

        “钦差大臣会从海路来瀛州,一定会在瀛州港靠岸,我立刻去瀛州港。”

        于连虎道:“是,田大人!”

        接下来,田归农大人立刻翻身上马,朝着瀛州港飞驰而去。

        于连虎和段玉也翻身上马,朝着瀛州镇夜司飞驰而去。

        在这个时候,真的要摒弃前嫌,团结一心了。

        ………………………………………………

        半个小时后。

        于连虎和段玉,带着近百名守夜人赶回了瀛州镇夜司。

        “于大人,钦犯白冰冰消失了。”

        这话一出,于连虎几乎要昏厥过去。

        白冰冰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

        “有人来攻打瀛州镇夜司吗?有人来劫狱吗?”于连虎沙哑问道。

        “没有。”

        于连虎道:“不是有几十名守夜人,就在地牢看守白冰冰的吗?凌霜大人亲自守在地牢入口之处,她的武功,完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

        “您,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接下来,段玉和于连虎等人冲到地牢之中。

        几十名守夜人,静静地守在地牢之外,他们和白冰冰之间,仅仅只是隔着一层铁栅栏而已。

        而现在,地牢里面的白冰冰,已经不翼而飞了。

        没有任何攻打的痕迹,地上也没有出现什么地道洞孔。

        而守在外面的几十名守夜人高手,全部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栩栩如生,但整个人仿佛彻底成为了雕塑一般。

        这……这是见鬼了吗?

        没有任何攻打的迹象,整个地牢也没有任何破损,甚至地牢的铁门,都没有开启过。

        甚至整个过程,都没有发出过什么声音。

        凌霜带领着上几十名守夜人,几百名黑甲武士,就守在了地牢的入口处。

        但是……

        钦犯白冰冰就这么不翼而飞了?

        是谁?

        是谁用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救走了白冰冰?

        是那个修先生吗?

        那个白冰冰痴恋无比的修先生?

        他究竟是谁?究竟是人是鬼?

        于连虎几乎都要炸了。

        你们究竟要做什么?你们杀这么多人,策划这么诡异的琴女诅咒案,你们究竟有什么阴谋?

        什么惊天的阴谋?

        ……………………………………

        而就在此时。

        瀛州港的码头上。

        瀛州太守,临西县令,黑龙台万户,瀛州驻军将领,四名千户,率领着瀛州的上百名官吏,还有三千名士兵,在码头的广场上,整齐列队。

        绝对的大场面。

        光请来的乐队,就整整有上百人。

        旌旗招展,庄严肃穆。

        因为钦差大臣的船队就要来了。

        代表着帝国,代表着皇帝陛下的钦差大臣就要来了。

        瀛州,乃至江东行省的官员,全部到场迎接。甚至威海侯爵府,都派人前来。

        为了迎接钦差大臣的船队,这两天甚至都清空了上百里海域。

        “到了,到了!”

        远处海面的天际线上,出现了一支船队。

        整整有十艘船,超过三千人。

        为首的一艘大船上,挂着龙旗。

        这就代表着,钦差大臣就在这艘旗舰上。

        这位钦差大臣,果然是好惊人的排场啊。

        瀛州太守立刻下令道:“鸣炮!”

        随着一声令下。

        九门大炮,猛地开火。

        当然,发射的都是礼炮。

        “轰轰轰轰……”

        九九八十一枚礼炮,接连不断轰出,在空中炸响,爆出绚丽色彩。

        “奏乐!”

        上百人的乐队,开始奏响恢宏的乐曲。

        这几乎是迎接钦差大臣的最高礼仪了。

        钦差大臣的船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最后距离港口,仅仅只有不到百尺了。

        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钦差船队上的士兵,一个个如同钉子一般,站在甲板之上,威风凛凛,冷酷威严。

        这次钦差卫队,整整有三千人。

        瀛州太守,率领着上百名官员和将领,率领着三千名士兵,整整齐齐跪下道:“供应钦差大人。”

        “恭迎钦差大人!”几千人的声音,响彻云霄。

        威风凛凛的钦差大臣,缓缓从楼船的船舱走了出来。

        代表皇家颜面,行走的步伐,就仿佛用尺子量过一般。

        威风凛凛,一丝不苟。

        来带楼船的船头甲板,威风凛凛的钦差大臣,缓缓展开了圣旨。

        码头广场上,所有人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准备迎接皇帝陛下的圣旨。

        所有人,都直接把头磕在地面上。

        然而……

        半分钟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

        这位钦差大臣,依旧没有宣读圣旨。

        瀛州太守不由得小心翼翼抬起头,钦差大臣这是什么意思吗?难道不满意瀛州的接待礼仪吗?为何还不宣读圣旨?这明明已经是最高规格了啊。

        抬起头后!

        瀛州太守的头皮仿佛瞬间要炸开了,整个人遍体冰寒,毛骨悚然。

        他仿佛见到了最最诡异,最最可怕的画面。

        这钦差大臣缓缓展开的,并不是皇帝陛下的圣旨。

        而是……

        恐怖无比,诡异无比的琴女诅咒图!

        那个杀人无数,至今无解的琴女诅咒图。

        然后……

        “哈哈哈哈……”

        “嘿嘿嘿嘿嘿……”

        整个码头上空,整个海面上,响起了一阵诡异的笑声。

        仿佛是厉鬼在尖笑,仿佛是魔鬼在哭泣。

        最后!

        “哗啦啦……”

        钦差船队的风帆,缓缓升起。

        但是每一只风帆上,都挂着诡异无比的琴女诅咒图。

        然后……

        整个空气,仿佛响起了美妙的琴声。

        天宫吟!

        伴随着的还有厉鬼的尖笑声。

        “哈哈哈哈……”

        “嘻嘻嘻嘻嘻嘻……”

        然后,钦差大臣身上的人皮,一寸寸地裂开,只剩下血淋淋的无皮尸体,恐怖之极。

        紧接着,他的脑袋,直接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钦差船队上的整整三千名守卫,整整齐齐,脑袋滚落。

        整个钦差使团,全部死绝,无一活口。

        瀛州太守,还有码头上的所有官员,全部都骇然失色,整个人都被定格了。

        整个脑袋,仿佛要裂开一般。

        眼前这一幕,完全超乎了他们所有的想象力。

        但是他们清楚地知道!

        瀛州的天,塌了!

        是谁?

        是谁谋划的这一切?

        是人,还是鬼?

        琴女诅咒案,不是已经破了吗?凶手都已经抓到了啊,甚至都已经预审过了啊。

        之前仅仅只是死了李兰山三人,这个案子就已经通天了。

        而此时,死的那三个人,在眼前这个场面而言,几乎不值一提了。

        整个钦差使团,全部都离奇诡异死于琴女诅咒图。

        天,裂了!

        谁?究竟是谁?

        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海面上响起了凄厉无比的唢呐声。

        这才真正像是厉鬼的嚎哭。

        紧接着,这艘巨大的钦差使团旗舰楼船,忽然无声无息地从中间裂开。

        一个身影,缓缓升起。

        ………………………………

        与此同时!

        那个诡异而又恐怖的棺材铺内。

        一只巨大的信鸦,缓缓降落在阁楼上,一个老者取下了这只信鸦上的神秘金属圈。

        这个金属圈,是有特殊密码的。

        不知道密码的话,任何强行开启这个金属圈的话,都会立刻毁掉里面的东西。

        所以,这个金属圈里面隐藏的情报,绝对不会泄露。

        这个棺材铺的老者,也就是天机阁在瀛州的接头人,用密码开启了这个金属圈。

        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纸条。

        这里面就是段玉所要的情报。

        关于当年是谁救走了水如镜的情报。

        甚至,这个情报直接关系到那位神秘诡异的修先生。

        天机阁的接头人看了一眼,先沉默了片刻,接着又看了一遍。

        轻轻一声叹息。

        仿佛这个情报,对于他这个接头人来说,也有非常巨大的触动。

        这位天机阁的接头人,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连他都感觉到震动的情报?会是什么内容?

        然后,这位接头人缓缓招了招手。

        顿时,出现了四个黑色骑士。

        天机阁的接头人将情报放入到一个金属小盒子内,递给骑士首领道:“你们将这个情报,送去瀛州镇夜司,交给段玉。”

        骑士首领接过盒子,道:“领命!”

        然后,四名天机阁骑士,催动战马,朝着瀛州镇夜司飞驰而来。

        …………………………

        注:小心翼翼问一句,诸位恩公,手中还有月票吗?能给我吗?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