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71章 不忍,不舍,更不愿!

        “不好!”

        冰尘大急!

        以这种流逝生机的速度,不出几分钟,祁夭就会耗尽生机,到时候佳人永别,定伤痛久存。

        冰尘顿时双眼通红,浑身当即血光大盛,立刻再次取出一枚血魂丹,不做忧郁,一口吞入自己腹中。

        血魂功疯狂运转,血魂丹化作涛涛血气,被冰尘储存体内。

        看着眼前女子,冰尘一阵莫名心疼。

        “我们这种人,又有谁会在乎?”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作践自己?”

        “主人,我恨,我真的好恨。”

        “恨这世道的不公,恨那些人看我的眼光,恨我十六岁那年的遭遇,更恨那可恶的周之煌!”

        ......

        祁夭那句句痛苦的诉说,在冰尘心神声声回荡,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许是怜惜,许是怜悯,又许是这些日子相伴的眷恋,又许是其他。眼睁睁看着佳人香消玉殒,冰尘不忍,不舍,更不愿!

        轻轻捋了捋祁夭额头有些紊乱地发丝,冰尘突然低下头,四唇相触,祁夭那柔软的香唇上,却只感到一片冰凉。

        “哥哥!”

        凌璇微惊,不过随即,当看到那浓郁的生机自二人嘴唇处散溢出来,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有了冰尘为祁夭强渡生机,钟璃薇再次稍稍松下口气。

        祁夭体内,生机缓慢恢复,钟璃薇接续筋脉的难度也大大降低。

        如此情况,一直持续了近半日。

        钟璃薇脸色苍白,轻轻擦了擦额头香汗,退后几步,被一旁的水漫轻轻扶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钟璃薇神色凝重道。

        众人目光集中在她身上,冰尘眉头紧皱,问道:“你也无能为力?”

        钟璃薇微微摇头,说道:“我已经尽力了,夭夭体内筋脉尽断,这半日,我也仅才为她修复了千分之一不到,夭夭没这么多时间供我给她疗伤。你们为她炼化的这两颗血魂丹,也不知能坚持到几时。”

        闻言,众人神色愈发难受。

        “可还有其他办法?你不是炼丹师?就没有为夭夭疗伤的丹药?”冰尘阴沉着脸道。

        钟璃薇再次摇头,不过随即似又想到了什么,看着冰尘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直说。”冰尘声音低沉道。

        犹豫了几息,钟璃薇才说道:“办法倒是还有一个,只是......只是......”

        再次陷入了犹豫,不过片刻后,钟璃薇一咬牙,便说道:“只是我有个条件!”

        话音一落,冰尘目光骤然一冷,吓得钟璃薇赶紧退后几步,紧咬下唇,与冰尘对视。

        “你是在威胁我?”冰尘声音冰寒道。

        娇躯一颤,心里虽紧张且又畏惧,但钟璃薇还是倔强地看着冰尘说道:“你怎么就这么霸道!想救夭夭,我要付出什么代价你又岂会知道。”

        冰尘微怔,神色稍霁,说道:“什么条件,说!”

        眼中一抹如释重负,钟璃薇小心地说道:“事成之后,还我弟弟自由。”

        目光逼视钟璃薇,冰尘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声音冷幽幽道:“我不喜欢被威胁。”

        心里一慌,以为冰尘不会答应,钟璃薇又赶紧说道:“日后我定全心奉你为主,绝无二意。”

        话音一落,淡淡的苦涩便迎上了钟璃薇心头,让她不禁唉声一叹,缓缓低下了头。

        “好。”

        闻言,钟璃薇脸上顿时一喜,目光再次看向了冰尘。

        “不过我也有个条件,日后我不会放你自由,你将永远受制于我。”冰尘神色莫名道。

        钟璃薇一愣,眼中神色复杂,好一会后,才上前几步,对冰尘微微欠身道:“谢主人!”

        “好了,不要磨叽,有什么办法,赶紧使出来。”冰尘催促道。

        “我需要回剑陵学院一趟,放心,我尽全力,尽快返回。”钟璃薇道。

        “不要磨蹭,速去速回。”

        钟璃薇再次微微一礼后,一步跨出,便夺门而出。

        抢救室外,叶泽见房门打开,再顾不得其他,立刻就冲了进去。

        “夭夭!”

        环视一圈,目光立刻就定格在了手术台上那洁白衣裙的身影上。

        一冲而出,直奔手术台而去。然,下一秒,水漫的身影却挡在了他身前。

        “让开,让我去见夭夭!”

        “求你了!”

        “夭夭!夭夭!”

        叶泽满脸泪痕,声音祈求道。

        水漫轻叹口气,转身看向冰尘。

        “让他过来吧。”冰尘轻声道。

        来到床边,看到白衣染血的祁夭,叶泽眼泪止不住地流下,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见状,几女皆轻叹,受其感染,也再次忍不住娇躯轻颤。

        颜玉上前,轻轻将叶泽扶起,看向冰尘,以示询问。

        “夭夭暂时已脱离了危险。”冰尘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不保护好夭夭,为什么!”叶泽一脸泪痕地喝问道。

        冰尘微怔!几息之后才说道:“对不起!”

        叶泽眼中露出强烈地仇恨,神色愤怒道:“你们这群混蛋,仗着自己是修仙者就无恶不作,抢走我的夭夭,还把她打成重伤,夭夭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死,我也要找你们拼命!”

        颜玉一慌,赶紧上前,将叶泽拉到一旁,封住其穴道,在其耳边轻声道:“不要激动,夭夭不会有事。”

        目光看向颜玉,其内尽是祈求之色。

        轻叹口气,颜玉又说道:“夭夭受伤,他的担心,不比你少。”

        ......

        十几分钟后,祁夭长长地睫毛微微一颤,冰尘见状,脸上顿时溢满激动。

        “夭夭!”

        “夭夭!”

        冰尘赶紧呼唤。

        见状,众人也赶紧围聚了过来。

        美眸缓缓睁开,第一眼,便见到了冰尘那满是激动与担忧地脸庞。

        “主......人!”

        声音微弱,无气无力,似这一句话,就耗尽了她全部力气。

        “夭夭!”

        众人齐齐呼唤,眼眶再次湿润。

        目光看向众人,祁夭苍白地脸上露出了一丝有些痛苦地浅笑。

        好一阵后,才声音微弱道:“我看到了一条灰蒙蒙地长路,好长,好孤独,不过却又那么安宁,我感觉它在呼唤我。”

        说完这句话,祁夭又停止了好一会。

        “夭夭,有话我们以后慢慢说,你先休息一会!”冰尘神色紧张,一脸担忧道。

        对冰尘浅浅一笑,祁夭又说道:“我听到了主人的呼唤,心里好不舍,好害怕,好慌乱。我拼命往回走,找了好久,才找到回来的路。”

        说到这,祁夭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

        “不要说了,夭夭!”冰尘一脸焦急道。

        微微摇头,祁夭问道:“初夏呢,她在哪?”

        众人神色黯然,冰尘赶紧说道:“她很好,她没事,你安心养伤,她一会就回来。”

        “没事就好,若是因我害她也受牵连,我死也不会安心。”

        目光看向冰尘,祁夭神色痛苦,但眼中却尽显温柔,轻声问道:“主人,我若死了,你会为我难过吗?”

        冰尘一怔,不过随即,其脸上便尽是温柔,轻轻捋了捋祁夭额头秀发,说道:“会,我会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你不能死,我也不会让你死。璃薇拿药去了,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将你治好。”

        祁夭再次露出一抹浅笑,笑得很幸福,很温柔。

        “主......人,能......抱......抱......我......吗?”

        似耗尽其全部力气,祁夭眉宇间的疲惫与痛苦让人心生怜惜,心里微痛。

        轻轻将祁夭抱入怀中,冰尘小心至极,灵力运转不停,一直在以自身血气慢慢滋养祁夭身体。

        依偎在冰尘怀中,祁夭感到好安心,好幸福,好温暖,好安宁。忘却了体内无处不在地剧痛,只想好好享受这最后美好的时刻。

        缓了好一会,祁夭才说道:“主人,我好不舍,我不想离开你,我想一直陪在你身边,我想......”

        祁夭眼角再次滑落两行泪水,众女眼眶也再次渗出了几缕泪珠,就连冰尘,也都泪光涌动,克制不住地慢慢流下。

        “好好养伤,以后我会一直让你陪在我身边。”冰尘声音轻颤道。

        脸上一抹笑意,但没人发现,祁夭眼中那丝挣扎的神色。

        “主......人,我......喜......欢......你,好......喜......”

        话还未说完,祁夭便缓缓闭上了眼。依偎在冰尘怀中,残余的生机消退,仅存的呼吸也完全消失。

        “夭夭!”

        冰尘一声轻喝。

        “夭夭!夭夭!”

        众人齐齐蹲在手术台边,皆是一脸惊慌。

        一把握住祁夭手腕,冰尘双眼顷刻通红。疯狂灌输自己生机,然此时却石沉大海,得不到半分回应。

        “不,不要,夭夭,你醒醒,夭夭!”

        两行泪水滑落,冰尘失声呼唤。

        一旁,几女皆失声呜咽,轻抚在祁夭身上的双手不停颤抖,同样运转灵力灌输进她体内。

        “师父,师父!”

        “师父,求求你,救救夭夭!”冰尘心里呼唤道。

        心神听到兰幽梦的一声轻叹,紧接着场景瞬变,冰尘来到了一片冰天雪地。

        茫茫飞雪间,这里没有边际,没有尽头。

        此地冰尘很熟悉,就是上次自己濒死之际来到的意识世界。

        不同的是,此时雪地间,多出了一个赤红色莲台。莲台周边,漫漫血光,飞雪自主绕道,丝毫不临其界。

        兰幽梦盘膝坐于莲台之上,绝美的姿容,尽致淋漓。

        几步来到莲台边上,冰尘神色紧张,赶紧说道:“师父,救救夭夭,救救她!”

        缓缓睁眼,美眸深邃又迷人,冰尘看得微微失神。

        兰幽梦微微摇头,轻声一叹道:“筋脉寸断,如今的我也没有办法。想要救那丫头,除非寻得劫续花或劫续丹,方才有一线生机。”

        一屁股坐在地上,冰尘一脸颓然。

        沉默了片刻,冰尘眼中闪过几许挣扎之色,不过很快,便下定决心,趴在莲台上,看着兰幽梦,目光祈求地盯着她说道:“师父,帮我护住夭夭魂魄!”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