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三国之开局一条船

    第121章 路漫漫其修远兮

    :,     仓耀祖看到庞统没有被自己的志向给震趴下,反而很气愤的样子,心思一转就明白了过来,开口解释道:“前几个月我在颍川请郭嘉郭奉孝和荀攸荀公达出山的时候,他们也问我的志向,我就是这么回答他们的,现在郭奉孝是我的军师祭酒,荀公达也已经正式投效于我,士元,我手下才华盖世之辈甚众,你敢不敢来我这里,与他们一较短长?”

        “必须敢啊,统就亲眼看看,看将军如何实现你的志向。”庞统脱口而出。

        “哈哈,好,不过你不能光看着啊,我的志向,就是士元你的志向,咱们得一起努力才行。”仓耀祖伸手拍了拍庞统的肩膀。

        “将军这四句话,口气实在太大了,不知将军打算如何着手呢?”庞统询问道。

        仓耀祖略作思索,才开口笑道:“哈哈,其实这几句话可以各有各的理解。我的打算说来也简单,为天地立心,我们当通晓万物造化之理,使天道彰显,这将是一门专门的学问,我称之为科学。

        为生民立命,天覆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的生命是最为珍贵的,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力,这权力神圣不可侵犯,我要研究农学,研究医学,切实保障每一个人的生存权,让这天下的人们再也不被饥荒和疾病所威胁,让他们务农、做工、经商,不但能养家糊口,还得过上好日子。

        为往圣继绝学,指的就是要传承和发扬我华夏的灿烂文明,所以我要发展印刷术和造纸术,我要普及教育扫除文盲,我要让人人都识字,都有书读。

        为万世开太平,我要和你们一起,建立一个有强大的生命活力,能与时俱进的政体,来打破治乱循环,让华夏文明的发展再也不会被野蛮文明所打乱。

        这四条,每一条都可能要耗尽一个人一生的精力,所以,屈原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所以,我要寻找同道,而士元你,就是我的同道中人。”

        庞统激动地说道:“统愿附将军骥尾,为将军大业竭尽全力。”

        仓耀祖高兴地拍了拍手,嘴里大笑道:“好,有士元相助,我们距离成功就近了一大步,士元这次就随我去金陵吧。”

        庞统慨然允诺,仓耀祖非常满意,又诓来一个好劳力,横渠四句一出,必无往而不利啊。

        庞山民和庞林回去了,庞统却留了下来,仓耀祖开始和他解说自家得实力和当前的形势。

        仓耀祖暂时可以控制的州郡,主要就是丹阳郡和豫章郡,会稽郡名义上还是王朗的,但实际上军政大权都已在虞翻和贺齐这两人之手。

        吴郡的情况有些复杂,虽然许贡被任命为庐江太守了,但吴郡还有四大世家没有全部归心,曲阿还有刘繇势力,吴郡南部乌程石城山还有严白虎这个总贼势力。

        等到江东四郡到手,仓耀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夷州和交州,然后就是荆南四郡,仓耀祖准备把荆州沿着长江一分为二,江北归刘表。刘表有个地方待着就行了,反正多了他也守不住。

        仓耀祖需要庞统帮他思量的是,如果天子入南阳,会不会雄起?庞统都有点心疼刘表了,就剩下巴掌大的一点儿地方了啊。

        第二天,赵歧又起了个大早,仓耀祖陪着他去见刘表,刘表还迎了出来,对于武人,刘表不是很待见,但对于的作者,太仆赵歧这种文化人,刘表的礼数还是给得很足的。

        赵歧的两个儿子连同家人已经来到了荆州,平日里就多蒙刘表照顾,赵歧对刘表表示了感谢,他和刘表客套了一番,就进入了主题。

        本来赵歧这次来是要求刘表出资修缮洛阳城的,现在又有了新的变化,他的要求变成了,请刘表派出五千大军走武关道入关中,接应天子出武关,去南阳,据宛城。

        刘表这个纠结啊,南阳人口众多,冶铁行业发达,他实在是舍不得让出去啊,哪怕是天子也不行啊,可这话怎么说出口呢?

        仓耀祖眼看着刘表在那里纠结着,不言语,就开口对说道:“使君,袁公路已经派孙策进入豫州了,孙家子和使君可是有杀父之仇的,南阳如果在使君手里,必将是修罗战场无疑,还不如把他交给天子。南阳是帝乡,说不定天子能从南阳再次崛起,收复兖豫幽冀四州呢,也是你们刘家之大幸啊。”

        刘表目视仓耀祖,冷声说道:“我听说就是汝建议袁公路,表奏孙策为豫州牧的吧,仓将军,请问汝是何居心呢?”

        仓耀祖大笑道:“哈哈,使君容禀,袁公路实是怕了使君和曹孟德了,豫州他也不想要了,所以说啊,这豫州就成了袁公路的一块心病了,他想给曹孟德找点麻烦,问我有什么办法?

        我就给他出了这么个主意。至于孙伯符和使君的仇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家老爹是你们杀的,既然敢杀,那就不要怕人家报仇嘛。”

        刘表哼声道:“吾荆州自然是不怕孙家小儿,孙文台私藏传国玉玺,死于吾荆州也算是他罪有应得,孙家小儿想要报仇,就尽管来好了。”

        仓耀祖拍手道:“着啊,孙伯符担任豫州牧,也算是子承父业。如果天子入南阳,南阳就将成为使君在北面的一道屏障,孙伯符也好,曹孟德也好,必然措手不及,想要对天子兴刀兵,他们绝对不敢。”

        刘表郁闷道:“非得是南阳吗?就不能是汉中?”

        仓耀祖解释道:“要是天子入汉中,南阳必将是四战之地,孙伯符绝非易于之辈,曹孟德对荆州也势在必得,使君当细思之。”

        “那不迎天子呢?就让天子在关中不好吗?”刘表认为维持现状就很不错。

        赵歧接口道:“景升此言差矣,那李榷郭汜二贼,虎狼也,对天子和百官逼迫日甚,关中旱蝗并作,灾异不断,天子无日不思东归。景升受天子厚待若此,当思为天子分忧啊。”

        刘表结舌道:“可,可是,天子要是还想来襄阳呢?这个,非是,非是表不愿,实是。。。”

        赵歧安慰道:“景升大可放心,襄阳无法为都,天子和百官并不会来襄阳。襄阳偏安南方,如果天子南下襄阳,北方必然糜烂。天子其实最想回都洛阳,所以其进军方向必然是北向汝颍和洛阳,到时景升出些钱粮即可。”

        仓耀祖也开口道:“刘使君,天子据宛,或许会西进汉中,也可能东向豫州,最可能的就是北上洛阳,荆州有刘使君,必成天子之稳固后方。”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