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公主你的千层马甲又爆了

    第76章 狗腿子!

    :,     她不信,惶恐看一眼后,手上关门的动作未曾停下。屋内有小儿光着脚跑过来,手上啃着干饼子,一脸好奇的看向门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了让老媪相信自己,谢怀锦将身后两个官差强制赶到一边,再次回到屋子前敲门,声音极其诚恳:“老婆婆我真不是官府派来的,今日来到村庄是想打听关于丞相失踪的事情。婆婆可知道些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听到丞相二字,老媪沉默了一下,不知道她的话是真是假。身后小儿扯扯她的手臂娇声娇气道:“奶奶,丞相是不是李哥哥?”

        李哥哥?如此老土而又彰显出他气质的称呼,让谢怀锦眉梢一挑。

        她又不笨,既然找到村子来,肯定知道这里有他的消息。

        回头看一眼官差果然听话待在远处没动,为了能从老媪口中套出话来,她挑明自己的身份:“老婆婆实不相瞒,丞相李大人失踪一事有蹊跷!我是从京城来的,奉皇上之命彻查此事,婆婆您要是知道什么,一定要告诉我!”

        不管她所言是不是真的,老媪一听京城二字立马眼睛放光,颤巍巍推开门,伸出手要去抓谢怀锦,眼神里满是期盼:“你说……的是真的?”

        其实内心还有点愧疚,谢怀锦挠挠头很不好意思,本着誓要寻找李湛失踪真相的理念,最终坚定以及肯定道:“是的,我乃京城官员微服私访,你知道什么一定要告诉我,不然就是欺君之罪,会诛九族的!”

        诛九族三个字更让老媪脚下一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拉着谢怀锦往里面走顺便将门带上,让另两位在外面等候。

        小儿躲在老媪脚下抱着她的腿不吭声了,啃完饼子,手里又拿着很脏很脏的布娃娃好奇盯着谢怀锦看。

        或许是她的面容有点骇人……的确,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比她半相更难看的人。

        这样的家庭没有茶水待客,老媪去到厨房端了一碗凉开水放在桌上以示尊重,谢怀锦惶恐,双手接过轻轻抿了一口,问起事发之日的详情。

        “县衙上说,是丞相算错沟渠和大岭河的距离,所以工人才会凿错,使得大水下来让淹没农田,都是真的吗?”

        外面疯传的消息老媪知道,小小叹息一声,眼里很是感怀:“丞相是好人,用自己的钱给我们买粮食买种子。其实当日丞相并不在村庄里,大肆挖通沟渠一事也是周大人授意的,事情一出便将烂摊子甩给丞相了……”

        还真是有猫腻,清原县历年来干涸,大岭河水并不走此处过。按照李湛原先的计划,应该是一级一级挖通沟渠,再慢慢引水下来。周远倒好,大力挖通所有通往大岭河的沟渠,才让大水止不住的疯狂冲刷,最后酿成大错。

        “那……丞相现在何处?你知道吗?”

        老媪摇摇头,她也就施布粮食那几日见过,不过曾有一次偷偷听到一个消息:“大人,我将所有话告知于你,可千万让要我们祖孙俩好好生活,切莫让其他人知晓!老身虽是女流之辈,可也活了那么多岁,知道些官途的黑暗。”

        “周大人的手下散布出寻找丞相的消息,的确是要找到他,却不是找回来,而是送他去见阎王……”

        事发当日,最先传出丞相失踪的消息也是周远,明里集结大家都去找人,暗里却让手下人寻他杀了灭口。

        若非那日小孙子四处乱跑,无意闯入河涧的草堆藏着玩耍,老媪也不会在找他的时候听到这个。

        周远要李湛死!

        谢怀锦猜到有几分,他本就是刘氏一党的人。

        “其他事情我便不知道了……大人,能找到丞相吗?他真的是一位好官……”老媪说着潸然泪下,她的儿子儿媳都在大水冲刷中去世,自己年老无可依靠,还要照顾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孙子,穷困潦倒,生活实在困难。

        这种无法保护自己,也无法保护孙子的无力感,让她很担忧很发愁。

        谢怀锦宽慰道:“能找到的,一定能找到。”同时也在宽慰自己。

        一别数月,第一次听到他的消息居然是失踪?他又不笨,怎会想不到自保?周远现在还没有找到他,便意味着并没有得逞,也暂时没有危险。

        意识到自己今日找来恐对他们祖孙俩不利,或许下一刻周远便会带人前来查问。谢怀锦思忖了下,让老媪找到笔纸,写了小封信递给她。

        “老婆婆,村子里不能再待了。等会我走以后,你带着小孙儿去富源客栈找一个叫做于星辰的人,然后把信交给他,自会有人护你们周全。”

        多日没给他们消息,也不知道有没有找自己,反正她是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

        老媪也是孤注一掷,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会惹怒一些人,可她不会后悔。活了大半辈子,冷眼看着官途上的勾心斗角,今日愿意说这些话是相信大人的身份,也相信她是真的想为丞相平反。

        齐国啊还是要多一些为民策划的好官!

        好在大人心慈,愿意想办法保护自己,万分感激的接过信封小心翼翼放在怀中,只要能保护他们祖孙俩的,便是天涯海角也要去!

        安抚好她以后,谢怀锦从屋子里告别出来,接着去了村子其他地方查问,全部都没问出个什么所以然,只有老媪的消息最靠谱。

        三人准备打道回府,谢怀锦慢悠悠跟在身后,看着前面两位大摇大摆走的官吏大哥,忍不住问:“周大人平时对你们好吗?”

        其中一个人脸色微变没吭声,另一个倒是侃侃而谈:“周大人是性情之人,跟着他总有鱼肉吃,对吧张湾?”

        脸色不好的人叫做张湾,他没答话,阴沉到了极点。

        “不仅有鱼肉吃,还有娇妾玩,只是张湾不太听话……”说话的那位官吏刚说了一半,被张湾一拳头打倒在地,整个人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呲牙咧嘴嘲讽着:“你有本事把人抢回来啊,打老子做什么?”

        “孙愠你再说一次!”

        当着谢怀锦的面,两人厮打在一起,抱团在地上滚了又滚,拳头一下一下落下,谁也没讨着好。

        她也不急双手抱胸静静看着,仔细分辨最后谁占了上风。

        厮打过后,孙愠从地上狼狈爬起来,指着张湾咧嘴大骂:“不要脸的臭东西!活该你老婆被人抢!待我回去告诉周大人,让他来好好收拾你!”

        说完也不管谢怀锦,自个儿灰溜溜的跑了。

        张湾气的还想追上去给他两拳,没跟上,连忙从地上捡起石子重重往前扔去,好几颗都砸中了。

        从头到尾谢怀锦一直默默看着,孙愠落了下方,还被砸了头,肯定要回去狠狠告张湾一状。待会回了县衙,他肯定讨不着好。

        “狗腿子!”狠狠骂出三个字,张湾又不说话了,走在最前面肩头微微颤抖着很是难过。

        谢怀锦欲伸手安慰,还没碰到,他便大步朝前走去。

        回到衙门里果然孙愠先告了状,周远给了一个殴打同行的罪名,赏了张湾二十大板。

        打板子的人是孙愠,每一下都很重,可算好好出了口恶气!

        听说他力气使得大,当天晚上张湾疼的没法走路,只有上半身勉强能动,下半身根本动不了,还是被其他人拖着回去的。

        没让他回房间,反而被扔在柴房。

        谢怀锦跟一群大男人用过晚饭后回到自己房间,等到夜深人静以后从厨房偷出一些饭菜,蹑手蹑脚来到柴房。

        尽管人已经瘫在地上,警惕性却一点儿没少,快速摸出剑指着门口,还好柴房中亮着蜡烛,不至于看不清来人的面容。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