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快穿之我靠救人赚气运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双生泪

    :,     苏阎将有关靖国商队的相关情况都汇在纸上交给了安娴。

        安娴展开纸上,扫视一遍后收了起来。

        “有劳。”她说。

        “客气。”苏阎回应。

        他问:“殿下知道这回烬国使者们带了什么来么?”

        安娴浑不在意,自从接到第一道有关烬国使者团的折子后,她就全权交给了陆钦杉,左右折子都要给郝承恩过目,有郝承恩把关,有男主陆钦杉做事情,又能出什么问题呢?

        她要担心的,只是芜梦国现下实力如何,两国是否会起战争之类的事情罢了。

        张笑笑对她这种行事作风有过担忧,曾经还对她暗暗提醒,让她盯着点,发现安娴不以为然后,只得作罢。

        为此,张笑笑也说过安娴有些“盲目自信”的意味在里头。

        只是,在这几个任务者中,确实只有安娴是看起来最能打的,现在也并没有出什么差错,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安娴顺着苏阎的话问:“是什么?”

        “女皇之卵。”

        安娴没有听清,“什么东西?”

        “女皇之卵。”苏阎耐心地重复一遍。

        安娴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可她不知道这个东西郝尚燕或者说是尚燕,知道还是不知道。

        因而,她竟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安娴以喝茶掩饰自己的失态与无措。

        苏阎一直看着安娴,也许他看出了安娴的窘迫,也许又没有注意到,他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前头,身子往后仰倒了些,脸上露出些微微的笑意。

        “殿下不知道‘女皇之卵’,属实正常。”

        “当初两国联姻,选定英国公府三小姐,赐予宗室女之身份,着她和亲,一切事项,都是安平王一手准备。”

        安娴听苏阎这么一说,便知道自己的掩饰已经毫无意义,遂放下茶杯,大大方方道:“我与小暖一向交好,又如何忍心看她去往异国他乡。”

        苏阎应道:“确实。”

        “所以殿下不知道,烬国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特将珍宝‘女皇之卵’奉上,以求娶风暖小姐。”

        “只是,联姻最后未成,徒生许多波折,连‘女皇之卵’也在此次波折中丢失,反倒令两国关系跌至冰点。”

        安娴垂眸,她看着洁净的地面,脚尖轻点,活动着自己的手腕。

        “说说‘女皇之卵’吧。”

        苏阎一笑,“关于这个,本座也是迷糊得很,民间传言,‘女皇之卵’拥有颠倒乾坤,改变命运的巨大能量。”

        “改变谁的命运?”安娴敏锐地注意到了苏阎话语中的重点之处,“还是,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

        苏阎摇摇头,“传言罢了,语焉不详,谁也不知道。”

        安娴脑海里一瞬间闪过无数思绪。

        她抬起头,问:“这么说来,‘女皇之卵’只存在于传闻中,不曾有人亲眼见过?”

        “正是。”

        她看着苏阎,此刻的苏阎眉眼淡然,嘴角含笑,端的是一副翩翩浊公子的姿态。

        他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一些东西,又或者是意识到了,却等着安娴先说出口。

        苏阎感受到安娴眼里淡淡的不解之情,他问:“殿下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安娴继续看着苏阎,“你不觉得奇怪么?”

        苏阎略一动动,他侧了下脸,目光还是没有离开安娴,认真地问:“哪里奇怪?”

        哪里都很奇怪吧。

        安娴心想。

        她在脑海里将要说的话都罗列了一遍,又费力想了想以往尚燕跟她透露过的信息,缓缓开口:“其一,这个所谓的‘女皇之卵’,是个什么,谁也不知道,也不知道烬国的那个是真是假,便是丢了,谁知道是真的丢了,还是故意栽赃嫁祸?”

        “其二,‘女皇之卵’,这个名字,寓意何为?在我们这个国家,又或者是所有其他国家的历史上,可有女子当过皇帝?”

        安娴皱了眉头,“这样一个名字,很难不让人想多,若是送到芜梦国,难保不会有人借此大做文章。”

        “再是···”她盯着苏阎,“若是真有那么大的能量,不说是改变什么的命运,烬国也愿意将它让出来?”

        苏阎连连点头,“殿下说的是。”

        他补充,“正因如此,安平王才将此消息隐瞒了下来,只等着那东西到了再好好研究一番。”

        “只是···”

        苏阎的话语里有着未竟之意,而这个意思安娴已然明白。

        芜梦国和烬国,虽是有摩擦,却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小打小闹。而几年前的和亲失败,却让两个国家双双以为是对方暗地里下绊子,从此互不往来。

        尚燕当初跟她说实情的时候,她只觉得陆钦杉这个人可怕,同时也感叹国与国之间关系的脆弱。

        现在却又多了一层理解,原来两国关系紧张,不仅仅是为着和亲路上出了岔子,更是因为在这个岔子中,女皇之卵的丢失。

        一方半信半疑,认为烬国是在打着幌子讹人。

        另一方则是怒气冲冲,诚心与芜梦国相交,不料既没捡着西瓜,也丢了芝麻。

        金钰最初与张笑笑关于风暖嫁给陆钦杉是幸运还是不幸的争论话语浮现在安娴的脑海里面。

        如此想来,在当时的情境下,风暖若是能够顺利去往烬国和亲,无论是对芜梦国还是烬国抑或是风暖自己来讲,都是比较好的结局。

        只可惜,被陆钦杉给搅和了。

        安娴想起陆钦杉,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若是风暖去往烬国,现在的她日子会更好过一些吗?

        但是,这已是没有答案的猜想,而风暖,在剧情的安排下,也不得不接受对于她来讲是未知的,可对于安娴来讲是已知的命运。

        “殿下?”苏阎的声音将安娴唤回了现实。

        安娴松开拳头,注意力重新回到了眼前,却见一双深邃的眼睛,正与她对视着。

        苏阎唤了安娴好几声均不见她回应,便走到了安娴跟前,单膝下跪,自下而上看着她。

        他本就生了一副极好的皮囊,周身气质清冽如水,早在安娴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曾在心里暗暗感叹苏阎的和谐之美,只是后来的几次接触都不太美好,此番如此平静地近距离接触,那种让人赞叹的感觉又重回安娴心间。

        安娴对苏阎的身份着实好奇。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