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好汉饶我性命

    第一百五十五章乐极生悲!

    :,     “欸???”

        听见秦灵珊这一声怒喝,郑无双吓的连忙后退几步,同时挥舞七星灭魔一脸警惕的看着秦灵珊,他斧面朝下刚刚摆好防御的架势,就听见咔嚓的一声脆响!

        郑无双低头一看,只见他的斧子好巧不巧的刚好砸在了掉落在地上的另外半截断剑上,那半截断剑哪里承受得了七星灭魔的重量,不堪重负之下直接又被砸碎成了好几块。

        “啊!我的家传宝剑啊!你丫的一定是故意的吧!”看着手中的短剑,以及地上那碎的不像话的半截断剑,秦灵珊简直快要疯了!

        这柄宝剑本是秦家的家传宝物,乃是极其罕有的灵级上品宝剑,几乎已经达到了准地阶的程度,本来这把剑是秦家的一位先祖使用过的佩剑,秦家人为了纪念这位先祖的功德一直将此剑供奉在祖祠之中,秦灵珊偶然间看到这把长剑后一眼就喜欢上了,在她多番的哀求撒娇之下,她的奶奶才勉强同意将这把剑借给她使用。

        看到秦灵珊双目通红泫然欲涕的样子,郑无双手忙脚乱的出声辩解道:“这位小姐,我都已经让开斧刃了你咋还往上硬砍呢?你这不是犯傻吗?先声明,这可不管我的事,再说了,我也赔你银子了,而且这是你非要跟我打的,我这只是出于自卫!”

        “郑无双!”

        听到郑无双的话,秦灵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她扔掉手中的断剑直接一拳打向了郑无双的胸口。

        “我的妈呀!咋城里的妞都这么不讲理的吗?”郑无双惊惧之余连忙将斧面挡在了身前。

        “啊!!!”

        只听噹的一声响起,随即传来了秦灵珊那痛苦的尖叫声。

        “哈哈哈~说你傻你还不承认?你是觉得自己的拳头比我的斧子硬是咋滴?”看到秦灵珊一拳打在了斧面上,郑无双直接不厚道的笑出了声,“这位小姐,你的右手肯定已经受伤了,我建议你最好赶紧去看看郎中,要不然伤到骨头可就不好了!”

        事实上郑无双说的没错,秦灵珊盛怒之下打出的这一拳直接被七星灭魔的斧面反弹了回来,她的右手拳骨也因此开裂了不少!

        这强烈的疼痛感让秦灵珊悲怒交加,她捂着右手,眼角含泪的对着郑无双嘶吼道:“郑无双!姑奶奶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秦灵珊说着话,趁着郑无双放松警惕之时直接飞起一脚冲着郑无双的下三路踢来,这一脚不仅阴狠无比而且还使足了力气,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秦灵珊感觉自己完全有把握可以一脚废掉郑无双。

        然而事实上秦灵珊再一次小看了郑无双的反应速度,只听见噹的一声,她这一脚直接踢在了七星灭魔的斧柄上,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秦灵珊小腿腿骨弯曲,她整个人一下子就躺倒在了擂台上。

        郑无双将七星灭魔的斧柄横在自己的胯下,对着秦灵珊一脸心有余悸的叹道:“喔呦!你这妞还真是狠啊,你这是想让我们老郑家无后啊!你这心眼咋怎么毒呢?嗯,还好我反应极快,要不然我可就惨咯!”

        “啊!我的腿!啊!我的手!郑无双,你~你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你~你简直不是个男人!哇~呜呜呜!”

        秦灵珊狼狈的躺倒在擂台上,自从习武以来,一向娇生惯养的秦灵珊哪里受过这么重的伤,感受着腿上,手上由于骨折而传来的那钻心的疼痛,这位年仅十六岁的少女此时此刻简直是痛不欲生,想到之前受到的种种屈辱,秦灵珊直接在擂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哇,郑无双太爷们了,他把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打哭了!”

        “禽兽啊,连这样的小美人都不放过,看那小手腕,看那小腿儿,这是说打断就打断啊!”

        “辣手摧花,不懂得怜香惜玉!活该这傻小子单身一辈子!”

        “什么禽兽啊,简直禽兽不如啊!这货简直就不是正常人啊!”

        那些被郑无双打下擂台的其他精英班的少年们看见郑无双如此的‘爷们儿’,也是纷纷忍不住对着他口吐芬芳!

        “哇,无双这也太彪了!啧啧,情商堪忧啊!”

        “晓光,那姑娘是不是~忒惨了点,你不说说无双?”

        “就是啊,光哥哥,蓝儿都有点不忍心了,你看她的手脚都骨折了,实在太可怜了!”

        “活该!打的好!就该这样!小样儿叫你在陷害妾身!”

        “呃~???!!!”

        听到‘柳傲风’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几位小伙伴同时把目光转向了他。

        似乎感觉到了周围小伙伴的目光,柳傲雪不好意思的悻悻一笑道:“那个~在下的意思是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过嚣张了,吃一点亏对她的将来总是好的!”

        “妾身?!傲风怎么会自称妾身?有古怪!”

        王晓光略有疑惑的扫了‘柳傲风’一眼,考虑到之前种种的违和感,王晓光的心中不免多了个心眼,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将目光转向了站在擂台上的郑无双。

        “无双啊,你说你咋怎么彪呢,对付一个女孩子你可真下得了手啊,还不赶紧把兵器收起来啊!”

        “欸~~?老大,这不是你让我用兵器的嘛!”听到王晓光的话,郑无双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再说了,你看她刚才的样子多凶残啊,这哪里有一点女人样啊!”

        “你~~!你混蛋,你说谁没有女人样!”

        躺在擂台上的秦灵珊听到这话立刻火冒三丈,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她挣扎着就想要爬起来与郑无双拼命!

        “郑无双!姑奶奶还有牙,我还可以咬死你!来啊,继续来打啊!”

        “呃,我说无双贤侄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呐。”看到秦灵珊如此不顾形象的在擂台上大哭大闹,东方烈连忙站了出来,“这位小姑娘,你这伤势可不轻啊,最好还是不要在胡乱逞强了!来人啊,赶紧请咱们府里的郎中过来。”

        就在东方烈说话的时候,郑无双收起了自己的斧子,只见七星灭魔黑芒一闪,再次变成了那个小巧的吊坠。

        郑无双将吊坠挂在脖子上,他一脸无奈的蹲在秦灵珊的旁边,伸手从腰间的乾坤袋里掏出了一瓶丹药。

        “呐!我丑话可说在前面,这可不是我欠你的!这个疗伤丹药呢,非常的珍贵,连我自己都不舍得吃,看你可怜巴巴的,我就分给你一颗吧,另外你这已经伤到了骨头,所以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多躺几天吧。”

        秦灵珊此时正哭的梨花带雨,原本她还想开口拒绝,但是身上的伤痛实在是让秦灵珊疼的难以忍受,无奈之下,她只得选择接受了郑无双的好意。

        秦灵珊冷哼了一声,对着郑无双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口。

        秦灵珊的这个举动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的话估计还算不得什么问题,但很不幸的是,这样的动作落到了情商为负数的郑无双眼中,那可真的是只能用不解风情来形容了!

        只见郑无双一脸的茫然,他摸着自己的头发,满怀疑惑的问道:“你这是干啥,难道你伤到嘴巴了?”

        “你!郑无双,你这个混蛋,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要继续羞辱人家吗?”秦灵珊可不知道郑无双的性格,她还以为眼前的这个混蛋是故意让她难堪的,“人家手都断了还能打开瓶盖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不起!”郑无双恍然大悟,他一边从瓶中取出一颗闪烁着青光的丹药,一边小声的嘀咕道,“不是还有一只手没断嘛,真是的!刚才叫嚣的那么厉害,又是要打又是要杀的,现在受伤了还要耍小性子,这样的女人真是谁娶你谁才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你~!”

        听着郑无双这小声嘀咕的声音,秦灵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疯了,她眼神冰冷的死死的盯着郑无双,就在丹药入口的瞬间,秦灵珊咬紧牙关用尽自己的全身力气对着蹲在自己身边的郑无双直接就是一掌打出!

        “碎石掌!”

        啪!!!

        只听见秦灵珊大喝一声,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拍在了郑无双的胸口!

        眼见郑无双中招,秦灵珊得意的哈哈大笑道:“臭泥腿子,你没想到吧!这就叫兵不厌诈!哈哈~本小姐终于报了这一箭之仇了!哈~哈~啊~哦~好痛啊!我的手好痛啊!”

        “行吧!本来只是一只手,现在两只手都断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乐极生悲?”看着左手弯曲,躺在擂台上大声惨叫的秦灵珊,郑无双保持着亚洲蹲的姿势无奈的摇了摇头,“唉,我的霸皇金身已经修炼到即便是灵级兵器也得小费一番功夫才能破掉,你这又是何苦?”

        “呜呜~你~你混蛋!你为什么不早说~哇~奶奶~我要找奶奶,这里有坏人欺负我!我要回家找奶奶!”看到秦灵珊哭的梨花带雨,整个群英楼大厅内的气氛无比的尴尬。

        “这~~这成何体统!”看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手脚骨折的躺在擂台上大声哭泣,东方烈也是没了主意,“我说无双贤侄啊,事儿是你干的,不如就由你把这位小姐送回家吧!”

        “啊?我把她送回家?”郑无双一脸的懵逼,他求助似的看向擂台下的王晓光,一脸委屈的道,“老大,你看这事儿,要不你来帮帮忙?”

        郑无双其实是知道王晓光的青木真气是具有极强的恢复能力的,因为他们这几个小伙伴在切磋受伤的时候都是王晓光负责给他们疗伤的。

        看着郑无双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王晓光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后,对着他笑着说道:“自己闯的祸自己去擦屁股,我又不能跟着你们一辈子!”

        “行吧,算我倒霉!唉,我怎么摊上这么个事儿!”郑无双说着话,再次往秦灵珊的口中塞了两颗疗伤丹药,他一把抱起躺在擂台上的秦灵珊,神色严肃的对着她威胁道,“我现在送你回家,你可别再没事找事自讨苦吃了知道吗?”

        感受着郑无双身上传来的无比霸道的气息,秦灵珊感觉自己的心口简直如同小鹿乱撞般砰砰直跳,她面色潮红,轻声的抽噎道:“呜呜~人家~人家知道了嘛,呜呜~你~你干嘛那么凶~你吼人家~呜呜。”

        “造孽啊!”

        看着秦灵珊这幅小女儿的姿态,郑无双脸上的表情异常的精彩,他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后,连忙头也不回的抱着秦灵珊离开了群英楼大厅。

        感觉到宴会大厅内的气氛有些冷场,东方烈站在擂台上轻咳了两声后朗声说道:“那个~虽然我们刚才出现了一些小插曲,但是这些精英班的才子们也让我们欣赏到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这诗文比武,相信大家都已经尽兴,至于剩下的时间就请在座的各位宾客们尽情的自由享受本次宴会吧!来啊,上歌舞伴奏!”

        王晓光回到座位后看着东方烈巧妙的转移了宾客们的视线,也是非常佩服的点了点头,要不说人家能当领导呢,这应变能力,一般人也学不会啊!

        “光哥哥,你能不能和蓝儿出来一趟。”

        就在这时,王晓光的耳边传来了东方蓝儿那娇柔的声音,他转过头来,只见东方蓝儿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就连她那娇媚的小脸上也是尽显哀愁之色。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