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是后娘不是姐姐[七零]

    第 96 章 养猪

        松鼠醉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容城连环画报一套故事连载完成,姜双玲一共拿到了二百六十六元八角的稿费,在这个年代来说,已经算是个不错的金额,抵得上人家一年的工资。

        她跟编辑何进之间的联系交往也非常舒服,连载完成后,那边曾送来了一本合集小册子。

        编辑部还给她们两个作者准备了纪念礼物,为了表示感谢,姜双玲送了几套主角表情包过去,还饶有兴致地画了七八页夸张的故事角色条漫。

        这些都是她随手画的,觉得有意思,就送给了薛梨和编辑部那边。

        后来她收到了一个消息,说是四月的连环画报要新增一份别册,别册综合了她们故事的全集包括姜双玲后续画的主角表情包和条漫小故事。

        姜双玲最初收到信的时候,觉得成主编实在是太有想法了,这个年代居然还搞出别册来?

        薛梨倒是受宠若惊地很,“卖合集吗?每一期都买的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别的连载从来都没有出过合集。”

        “是什么样的小册子?”

        “会不会没人买?”

        姜双玲摇了摇头,“也不一定吧,或许就有人喜欢收集。”

        编辑部那边说只是四月的期刊上,有一小部分附上别册,以供人收集之用,愿意买的就要这个,不愿意买的,自然还有不附带小册子的版本。

        

        “成主编,你这一次也迈步太大了,万一这些印了卖不出去怎么办?”

        何进道:“这也是不少读者来信要求的。”

        他们编辑部最近收到了许多读者来信,都是想要收集一套连环画,因为姜双玲的画风在这个时候,也算是某种独树一帜,和其他人的作品风格不一样,恰巧又有很多人喜欢,加上原画作者最近寄来的一些材料……

        成主编就萌生出了附带别册的尝试。

        编辑部的老柳十分反对这样的试验,“人家大师的作品都没出合集,就这两不明经传的小作者,给她们弄什么别册?”

        加了别册的那一份连环画报,价格也同样上涨了三分之二,如果是每一期都买的忠实读者,谁愿意花那么多冤枉钱去买之前看过的东西。

        老柳觉得这个想法完全不切合实际。

        “总归要试试,这两女孩的画虽然看着笔触粗陋,却意外深得读者喜欢,这些来自各地的信件都作假不得。”

        “也只是一小部分尝试,若是把事情搞砸了,还有我来兜底。”

        老柳:“我也是为了你好,把别册的数量再砍个三分之一,免得你之后收不了场。”

        成主编看向何进:“小何,你觉得呢?”

        何进就是负责与两位作者接洽的编辑,他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而后还是坚定道:“主编,就维持原样吧。”

        不知道为什么,何进心底就是相信这些别册能卖出去。

        就连他自己,都打算等成品出来后,买个几份拿回去收藏。

        成主编:“那就维持不动。”

        老柳愤愤道:“你们会后悔的。”

        何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他转过头看向成主编:“应该……不会卖不出去吧?”

        “读者的来信你看的最多,要不你把这些信再去整理整理,增强一下自信心。”

        “就怕读者只是嘴上说说,真出了不愿意买。”

        毕竟就像老柳说的一样,两位作者并不是什么大名人,比不得有名望的大师,她们的作品不一定有人愿意花钱收藏。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又是一年清明时分,清早起来的时候,晨光熹微,山色朦胧,天边下起了一阵小雨,姜双玲这天起得早,她撑着一把附近老乡送的油纸伞,站在院子里看细雨中的迷蒙远山。

        下了雨之后,家里的鸡鸭缩在角落里避雨,兔子懒洋洋地趴在角落的草窝,汇聚而成的水珠沿着瓦片垂落。

        晨雨没下多久就停了,姜双玲收起了那一把素雅的油纸伞,将它依靠在门口。

        今天家属院有清明节活动,姜双玲跟着一起去烈士园里献了花,还跟宋大嫂等几个军嫂一起在山上摘了野菜,山野里,一眼望过去的黄色小花,叫做清明菜。

        可以用来做清明菜粑粑,姜双玲跟着摘了不少清明菜,路边的苦艾也没有放过,足足摘了两大篮子,这也就算了,现在还是春笋无数的时节,宋大嫂还给摘了两大麻袋的竹笋。

        一行人都快把山上的野菜薅秃了。

        姜双玲和赵颖华带着篮子回家,仔细清洗过,又拿水泡过,放进锅里煮,而后捣成菜泥,混进糯米粉和粘米粉中。

        不仅做了清明菜粑粑,还做了颜色浓郁的艾叶青团,一个一个小巧的艾叶青团,就跟糯米丸子似的,因为不是纯糯米粉,没有糯米丸子那样软糯,加了粘米粉,稍带了些合适的硬度。

        她们摘得野菜多,做出来的清明菜粑和艾叶青团也多,大几十个呢。

        孩子们回来,一口一个吃得香甜,尤其是漂亮的小青团,淡淡的苦味中透着一股甜意,中央包了点儿流汁的花生糖,虏获了几个孩子的喜欢。

        赵颖华:“好像做得有些多了。”

        姜双玲和赵颖华吃了两个青团就觉得足够了,两孩子也吃不了多少,以至于剩下了大半份量。

        姜双玲苦笑道:“是有些多了。”

        而家里的饭缸却不在。

        齐珩前些天带队离开了,三个月后才能回来,过了四五六月,要等到七月盛夏人才能回家。

        姜双玲把多做出来的艾叶青团和清明菜粑送给了隔壁的邻居,王雪颖笑着把东西收下了,“你们还去摘了野菜啊?早知道我也跟着过去了。”

        “雪姝姐呢?”

        “他们文工团有活动呢,我在家看着孩子,等段时间我也该回去了。”

        “再不回去,我男人和孩子都有意见了。”

        王雪颖来了之后,虽然隔三差五也回家一次,但总归不能一直留在妹妹这。

        “大王姐你辛苦了。”

        “有这么个妹妹我有什么办法,都是你老王姐给造的。”

        姜双玲原本叫她雪颖姐,结果王雪颖听着说觉得太文雅了,让她起鸡皮疙瘩,觉得隔壁老王更好听,比较实在。

        “老王老王,叫起来我亲切啊,邻里之间不分你我。”

        王雪姝:“我才是老王。”

        王雪颖:“我也是老王。”

        王雪姝:“我才是小姜真正的隔壁老王。”

        王雪颖:“我是小姜隔壁老王她姐。”

        ……

        姜双玲当时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冲刷了一遍,这年头居然还有姐妹争谁是隔壁老王。

        最后这两老王姐妹决定好了,王雪姝是老王,王雪颖是“大王姐”,就突出一个“大”字。

        一开始姜双玲都叫不出这个称呼,还是何团长没脸没皮的喊“大王姐小王姐大王姐小王姐……”

        她才跟着叫了几声。

        “唉……”王雪颖叹了一口气,“说是要离开了,我这有些庆幸,却也突然有点舍不得,尤其是舍不得小姜你啊,你要是我亲妹该多好。”

        “王姐,我也挺舍不得你。”姜双玲跟着叹了一口气,觉得四月的天气里,总带着一股离愁别绪。

        “别叫王姐,叫大王姐,我要收拾东西去了。”

        从隔壁家回来之后,姜双玲心情郁郁,她坐在猪崽子的身旁,逗了逗他的小脸,心想也不就是两三个月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几个月的时间,一晃悠就过去了。

        人生总是分分别别又重逢。

        到了夜里,姜双玲躺在床上,屋外一阵清冷的风吹过,又开始下起了春雨,稀稀拉拉的声音传进了房间里,令床上的人感觉到一阵心里烦躁。

        春天的夜里湿凉湿凉的,被子都似乎沉重了几分,姜双玲突然觉得这会儿比腊月的时候还冷,原本她身边应该有一个温暖的大火炉,这会儿却什么都没有。

        只有孩子睡在身旁。

        黑暗中的姜双玲睁开眼睛,她把房间里的灯打开,一旁的孩子握着小拳头睡得正香,姜双玲凑过去,嗅到了他身上传来的淡淡奶香气。

        小家伙睡得香香甜甜的,两个小腮帮子是属于婴儿的肥嘟嘟,小鼻子挺直而又小巧,眼帘下的睫毛又黑又翘。

        她盯着小家伙的脸,却从这稚嫩的脸庞中勾勒出另一张脸庞。

        姜双玲心想,分别的日子,还是很难熬的,闭上眼睛的时候,不仅想的是对方的脸,更是在害怕那人离开的这几个月要怎么熬过去。

        对方当初离开的时候,还没那么不舍,那天早上她起的早,目送他出门,还按着小崽子的后脑勺,让他亲了爸爸一下。

        齐珩走后的第一天,她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她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对方要离开几个月的事实。

        结果这才过了几天,心中的不舍和想念就跟喷涌而出的潮水似的,怎么也止不住。

        睡不着觉,姜双玲穿着睡衣坐起来,她也不想画画,而是拿起了笔,开始写信。

        她在一张信纸上写了九百九十九个字。

        写完了之后,姜双玲觉得自己可真是无聊啊,居然数过一次又一次,不多不少地写完了九百九十九个字。

        她仿佛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写下的信也不知道寄去哪里。

        齐越这孩子已经不是去年的他,懂得了不少道理,不会再跑到姜双玲的腿边,吵着闹着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每天跟姜澈背着小书包上学放学。

        回来围到弟弟的身边,跟姜澈小朋友一起逗孩子,养兔子。

        以前这俩就喜欢勾肩搭背的围在养兔箱的附近看兔子,现在可不是多了个爱好,那就是围在弟弟身边逗弟弟。

        姜澈很喜欢自己的小外甥齐晖小小同志,仍然不忘初心地围在小外甥的身边教他叫“舅舅”。

        “小晖晖,叫舅舅,舅舅,舅舅,舅舅,舅舅舅舅……”

        齐越的毅力没那么坚定,暂时放弃了让这崽叫哥哥的野望,而是在私底下谋划,他已经找宋老三问过了,弟弟妹妹起码要六七个月才能开口叫人呢,现在教他可不是在白费功夫。

        他暗搓搓地打算先蓄力一波,等到后面几个月天天叫弟弟叫哥哥。

        齐越在弟弟的脸颊上亲了下,满意道:“我弟弟长得越来越像我了。”

        亲完了之后,齐越把弟弟抱了个满怀,姜双玲和赵颖华在一旁笑着看他们两兄弟。

        齐越这货的身形也不大,把弟弟抱在怀里的时候还真给人一种岌岌可危的既视感,两大人帮忙看护了。

        “齐二,现在换我抱了。”姜澈小朋友也想要抱奶香奶香的小外甥。

        “啊!!!!!妈,弟弟他拉我身上了!!”

        齐越怀里的小家伙一张婴儿肥的小脸蛋上格外无辜,听着自家哥哥的叫声,露出了一个轻松且满足的笑容。

        齐越的裤子湿了。

        姜澈:“……”

        齐越整个小脸傻在了那里

        赵颖华:“你刚把弟弟的尿布扯掉了。”

        姜双玲:“……崽,你没事吧?”

        被弟弟尿了一身的齐越小同志只好去洗澡换衣服,姜双玲和赵颖华帮小灰灰同志换好了新的屎尿布,姜澈小朋友安逸地主动享受抱小侄子的时光。

        谁知道享受了没多久,小灰灰同志掉落了一滩金黄色。

        这分外证明了小灰灰同志并没有厚此薄彼,亲爱的哥哥和舅舅都有份。

        姜澈:“!!!”

        姜双玲:“……”

        赵颖华:“……”

        养孩子可真是一件辛苦活。

        姜双玲抱着自己在襁褓里瞎乐呵的猪崽子,反正拉完了之后,这个崽子就变得格外穷开心,抖抖小腿儿又抖抖小胳膊的,穷开心完了之后,身体拱来拱去找亲妈要奶吃。

        拉完了就吃,吃完了就睡,睡完了又拉……

        一天到晚,快活似神仙。

        姜双玲抱着怀里的小猪崽,心想养猪也不过如此了,她看了眼小崽子的屎尿布,心想还真有养猪那味儿了。

        她看着怀里的小猪,却情不自禁想起了另一头大猪,当初离开的时候,齐珩已经被养成了一个合格的奶爸,姜双玲还真担心他回来之后不会照顾孩子了。

        “还是四五六月……六月天气该热了吧,我辛辛苦苦在冬天养出来的猪肉这会儿又该没了……”

        就怕她家大金猪在外面溜达了三个月,黑瘦成猴精回来。

        ……应该不至于吧。

        赵颖华好奇道:“你在咕哝什么了?养猪?”

        姜双玲点头,“妈,我现在云养猪呢,云养猪就是在幻想中养猪。”

        赵颖华被噎了一下,在幻想中养猪?她还不知道自家小儿媳居然有养猪的爱好……

        却见下一秒,姜双玲抱着怀里的小灰灰逗了下,“小猪仔,你想不想你爸爸?”

        猪崽儿:“咿呀呀啊?”

        赵颖华:“……”

        儿媳到底想养的是什么猪?

        

        姜双玲写的信没寄出去,她倒是收到了齐珩寄回来的信,或者说那已经不能是说信了,而是厚厚的一沓包裹,他每天都给她写了一封信,就这么一起寄了过来。

        姜双玲拆开那些信,她看了一个晚上,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甚至无聊到发慌,把每一封信的字数都数了一遍,想看看齐珩那狗男人有没有缺斤短两。

        她数了很多遍之后,再次感叹这狗男人是个强迫症,每一封信上的字数都不多不少,全都是九百九十九个字。

        姜双玲几乎一夜没睡,第二天眼睛通红通红的,跟个小兔子似的,赵颖华看见她时吓了一跳,催促她赶紧回房间休息去。

        “睡觉,去睡觉去,你哥知道你这样还不心疼你。”

        齐晖这个小崽子已经会翻身了。

        姜双玲、赵颖华、姜澈、齐越四个人围在床上,小崽子仰躺在床上,小拳头握着,手脚并用,整个小身体吧唧一下翻了过去。

        跟个小乌龟似的翻身。

        在翻身的过程中把尿布扯掉了,露出两半小屁股。

        旁边的围观群众为他鼓掌,“啪啪啪啪……”

        齐越:“我弟弟好厉害!!!”

        姜澈:“我外甥好厉害!!翻过来了!!”

        赵颖华:“我孙子好厉害!!!再来一次!!!”

        姜双玲:“我崽好厉害!!!!!!!!!”

        齐晖小朋友发出一连串不明所以的:“呀呀咿咿嗯嗯啊?”

        虽然他这叽里咕噜的一通他妈他哥他舅他奶奶全都听不懂,但却都能感觉到这个小崽子的兴奋。

        姜双玲:“……”

        这大概就是吹彩虹屁从娃娃抓起吧。

        只是可惜齐珩不在这里。

        姜双玲拿着笔,在纸上画下了小崽子翻身的全程九宫格漫画,就当是记录小家伙成长的一大步。

        

        附带小册子的容城连环画报卖得极好,不附带的反而无人问津,这样的结果超出了何进的想象。

        “那边催着说加量。”

        “成主编还真是料事如神。”

        “这下算是有个交代了。”

        柳编辑在旁边发酸道:“没想到这刚出茅庐的小家伙还能赚到几个读者。”

        “这姑娘的画有个人风格啊,你没看她,适应性很强。”

        “这故事也有意思,什么年龄的都能看。”

        “她是哪个美专学校的学生吗?”

        “画了不少年了吧?”

        ……

        编辑部里开会聊天的时候,不由得说起了姜双玲,此时山城锦画出版社的代表正好在这里参观,其中有个代表叫做杨明祝,听说了姜双玲这个名字后,突然觉得耳熟。

        似乎在哪里见过听过似的。

        于是杨明祝想起了七八月份时候的容城画展,他曾经见过几个姓姜的姑娘,也知道她的画。

        “她的画有点水平。”

        “老张,你们出版社不是要再召集一批人搞那个再版的连环画,你要不考虑找她,她的水平虽然还差点火候,但是风格很有新意,可以让她加入进来。”

        是一套国内极为知名的连环画作,已经是十来年前的老作品了,锦画出版社嘴角打算再组织一批美术绘画者来画一套新版本的画。

        既然是要出新版,那么绘画的风格特色自然要做一些改变,锦画出版社最近已经在找一个美术大师牵头来帮忙组织一批人员,完成连环画的再版。

        如今珠玉在前,再版还是顶着不少压力。

        “选她?不合适吧。”

        “咱们那边已经有人选了。”

        “你们这个画报最近搞的不错啊……”

        

        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不短,就这么悄悄的流逝过去。

        春风里新长出来的嫩芽此时已经不再是嫩芽,抽着条儿变长,生长得越发茂盛,院子里的藤蔓沿着竹竿一路向上爬,挂着几个小丝瓜。

        姜双玲身上的春装换成了夏裙,齐越和姜澈这两个小崽子的裤腿又短了一截。

        “做裤子的时候给你们多做一截,你们先把裤腿卷着穿。”看着家里两个小男孩的变化,姜双玲不得不感慨小朋友的生爱上书屋生们。

        她想起自己小学那会儿,一年级时候发的校服宽大极了,只有袖子和裤脚处有收紧,穿在身上就跟个蓝色的灯笼似的,一个被压瘪的蓝-灯笼。

        然而,就是这种肥厚蓝-灯笼校服,却能令人惊奇的从一年级穿到六年级。

        从一年级穿到六年级都不带换的!!!!

        原本只能翻身的齐晖小朋友现在已经能一屁股坐在小床上了,穿着他妈给他做的小哪吒莲花肚兜,大红的颜色衬托小屁股越发白皙。

        姜双玲这个特别有闲心的妈妈还给他额头点了个红印,拉了条红布给他当混天绫,就是可惜没有小圈圈,不过这也不要紧。

        姜双玲把她家小灰灰牌哪吒给画了下来,靠着自己的“ps”技术,给画上人工“p”了个小圈圈。

        正所谓画笔在手,天下我有。

        这种画可是要留下来,留着将来作纪念。

        赵颖华看着小孙子的这幅打扮,差点没在旁边笑岔了气。

        “你可别让隔壁老王看见。”

        看见了之后她家俊生也要遭殃了。

        “隔壁老王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姜双玲笑着去捏了捏自家崽崽的脸,替他擦了下口水,继而转过身去看墙上的日历。

        她在日历上画下了一个圈,喃喃道:“他快回来了吧?”

        “快了,快了。”赵颖华在一旁道,拿着拨浪鼓逗着小哪吒。

        小哪吒扯着自己的混天绫,咧嘴看着奶奶笑。

        “啊啊啊呀?”

        姜双玲这些天有些心绪不宁,等着那个姓齐的狗男人回家,她不知道对方确定回来的时间,只是很焦灼地等待那一时刻的到来。

        几个月没见,还不知道人变成了什么样。

        然而还没等姜双玲见到人,她先听到了另一个消息:

        “……调任?”,请牢记:,.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