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是后娘不是姐姐[七零]

    第90章 练字

    “奶奶,给你看我的画!”

        赵颖华回来的时候,齐越拿着自己填完颜色的图画去到自己奶奶面前献宝,姜澈拿着自己的那张画站在后面,只好拿去给姐夫看。

        牛家栋和朱明明两个小家伙已经带着自己的图画回家去了。

        赵颖华接过大孙子递过来的话,笑得合不拢嘴,“这是你画的啊,让奶奶看看,真好看。”

        齐越仰着小脸十分谦虚道:“我只是填了个颜色,画是妈妈画的。”

        只不过今天的妈妈感觉跟平日里的妈妈不一样。

        “好看,你的颜色也上的十分好看。”赵颖华低头看着画上被涂成了七种颜色的缤纷老虎,再一次点了点头。

        “大孙子你真会选。”就算是只斑斓老虎,那也是最好看的老虎。

        一旁的齐珩接过姜澈递来的画,摸了下他的头,夸了句:“画得不错。”

        小姜澈上色的是一只长颈鹿,虽然他用色不多,没有七个色,却给弄了个大红色的长颈鹿。

        色彩上十分吸引人眼球。

        姜双玲已经不忍直视看这两货的上色,闪瞎了她的眼睛,只能夸一句:“很有幻想色彩。”

        赵颖华笑了,把头转向姜双玲,“小姜,这都是你画的,你可真有本事啊,妈之前还在连环画报上见过你的画。”

        “房间里那两幅水墨画也是你画的吧。”

        “是我画的,画的不太好。”

        “说得太谦虚了,妈就喜欢你的画,觉得你比谁都画得好看,什么时候再给妈画一幅画?”

        “等以后我给妈你画一幅画像。”

        ……

        婆媳俩聊了一会儿画,赵颖华突然说要写一幅书法送给她,姜双玲忍不住开心地点点头,心想:这才是正常的艺术交流发展!!

        和婆婆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聊诗词聊画画说书法……

        赵颖华磨了墨,铺开白纸,问姜双玲:“你想要什么字。”

        姜双玲犹豫了下,开口道:“那就家和万事兴吧。”

        按照老一辈的喜好,应该就喜欢这五个字。

        “行。”赵颖华给她写了五个大字,那几个字写得大气而洒脱,很是漂亮,自有风骨。

        姜双玲懂书法,她突然发现她婆婆的书法造诣不低,这可并不是业余随便练练能成的。

        “妈,颜筋柳骨,您这字写得太漂亮了。”

        ……

        姜澈和齐越这两个无辜的小朋友原本在一旁围观,而后就被抓了壮丁,给了他俩笔和纸,跟着一起练习书法。

        ——改善狗爬字势不容缓。

        改善狗爬字从娃娃抓起!!

        “正好了,妈你在这里,以后两孩子跟着你每天练字半小时。”

        赵颖华一口答应:“好啊。”

        齐越和姜澈两位小同志大惊失色:“!!!!!”

        天要完崽!

        为什么这把火会烧到他们身上。

        齐越抱住姜双玲的左腿,仰着小脸,眨了眨与齐珩如出一辙的水润桃花眼,撒娇道:“妈妈,写完学校的作业我手疼。”

        “你拎着板凳和沙袋乱跑的时候手怎么没疼呢?”姜双玲十分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小脸。

        傲娇崽是个大力怪,拎着东西跑的时候虎虎生威。

        姜澈抱住姜双玲的的右腿,同样仰着小脸,那一张清秀漂亮跟个女娃娃似的小脸蛋顿时皱了起来,凄惨含泪道:“阿姐,我也手疼。”

        “我不拎板凳也不拿沙袋!!”

        姜双玲:“……我怎么好像偷偷看见你提溜着一桶水故意在院子里绕圈圈……”

        收到当初的姜小花刺激,姜小同学可是非常沉迷锻炼自己的臂力。

        姐夫脱衣服的时候,这两崽子悄咪咪的缩在一旁,一脸艳羡地看着对方的胸肩和上臂肌肉。

        齐越:“……就是手疼,笔上有刺,拿着扎手手。”

        姜澈:“扎!手!手!”

        姜双玲无语凝噎,他们家这两孩子,说勤快也真勤快,说懒也真是懒,就是不爱写字。

        当然,这个年龄的孩子喜欢写字才奇怪呢。

        以前的小姜澈还比较老实,听姐姐的话,阿姐让他去学习读书他就去,没有二话,现在跟着混世小魔王齐越身边,已经不是个正经的听话弟弟了。

        赵颖华在旁边都要笑开花了,故意逗他们:“奶奶天天拿笔,就没见被扎过手。”

        齐越歪着头:“因为奶奶带了手套吗?”

        姜澈:“可能只有小孩子的手才会被扎。”

        齐越:“姜二说得对,好像老师也不会被扎手。”

        姜澈:“牛家栋说拿笔很累,他写几分钟就说自己的手要断了。”

        齐越:“我也觉得手要断了。”

        ……

        “可能小孩子不适合练字吧。”

        “等变成了大人之后再练字。”

        “我们长大还要等好久呢。”

        “弟弟妹妹还没出来。”

        这两货居然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读了大半年书后,这两个小家伙的嘴皮子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姜双玲看见这种场景还好,赵颖华可是被这场面看得一愣一愣的。

        她这大孙子和他爸完全不一样呢。

        好能说啊!!

        以前在他二伯和二伯娘家的时候,说话都不会这么利索。

        姜双玲嘴角抽了抽,果然逃避作业和练字,是小孩子们的天性,这两小破孩,为了不练字,都能逼出一套你来我往的相声技艺。

        若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之后,会不会击鼓传花三人扎堆。

        赵颖华站在一旁,也没打断两孩子的话,更是没有插手这件事,而是转头看向自家小儿媳,想看看她是怎么处理的。

        姜双玲:“……”

        她拍了拍手掌,祭出家里的大杀器,往外面一喊:“哥,哥,你快进来。”

        赵颖华:“?”

        齐珩走了进来,手上还带了些水渍,姜双玲给他递了块毛巾擦手。

        齐越和姜澈两货靠近了些,并且夹紧了尾巴。

        “姜妹,怎么了?”

        姜双玲老神在在地点了下头,“孩子们给妈练字,你觉得怎么样?”

        齐珩垂了下眼眸,把手中的毛巾还给姜双玲,目光扫向那边站着的两个孩子。

        “学练字?”

        赵颖华:“……?”

        被他的目光盯了几秒钟,齐越抬头道:“妈,我想学练字。”

        姜澈:“阿姐,我也想练字。”

        赵颖华:“???”

        姜双玲觉得自己玩得好一手狐假虎威,她抱住齐珩的手,很满意自己大杀器的力量,“珩哥哥,咱们家孩子真懂事。”

        “玲妹妹,你说的不错。”

        赵颖华:“……”

        姜澈和齐越心里发毛。

        齐越:“??!!!”今天的爸爸妈妈和平日里不一样!!!

        姜澈:“!!!!”今天的姐姐姐夫好可怕!!!

        明明以前都是叫“齐同志”“齐珩”,现在一口一个哥哥妹妹的,他们的爸爸妈妈到底怎么了。

        

        夜里,姜澈和齐越并排躺在小被窝里,齐越拉了拉身旁小男孩的手,悄悄喊他:“姜二……”

        姜澈用微弱的气流声回答:“齐二,怎么了?”

        “我想要妈妈给我生个弟弟,我不想要妹妹了。”

        姜澈:“为什么呀?”

        “有个妹妹感觉好可怕。”

        姜澈:“……你不是连老虎都不怕吗?”

        齐越精神一震,“是啊,我什么都不怕!!!!”真正的勇士怎么可能怕妹妹呢?!

        姜澈:“妹妹会比老虎可怕吗?”

        齐越:“今天妈妈叫爸爸哥哥。”

        玲妹妹比较可怕。

        姜澈:“……”

        齐越:“……”

        姜澈:“我也觉得,你有个弟弟挺好的。”

        齐越:“像你一样,会叫我齐老大的弟弟。”

        姜澈:“……齐二,我比你大!”

        

        两孩子苦着小脸一起在边上苦哈哈的练习书法,赵颖华忍不住啧啧称奇,都说孩子小时候最难管教,曾经有过几个调皮捣蛋儿子的赵颖华深有感触。

        几个男孩小时候差点没把她给气晕了。

        赵颖华恍恍惚惚地想到,当年她最最最最开始学书法的初衷,就是被几个倒霉孩子气到怒火攻心,旁的人劝她,练习书法,调养身心,以一种心平气和的态度来应对那群讨狗嫌的讨债鬼儿子。

        每当被儿子气到的时候,她就练字。

        却没想到现在……

        她看着身旁老老实实练字的两个孩子,忍不住唏嘘,小五这孩子从小就自律听话,刻苦学习都不需要人去叮嘱,现在换成他来管教孩子。

        这也管的挺好的呀。

        姜双玲端了些酱香饼进来犒劳这两孩子,“崽,咱们把字写好看点。”

        吃了饼的孩子纷纷点头,小嘴跟抹了蜜似的甜,齐越大大咧咧地一摆手,嘴巴上沾着油,“妈,你放心,我最喜欢练字。”

        “阿姐,我也喜欢练字!!”

        “明天想吃鸡蛋饼。”

        “想吃兔子馒头。”

        姜双玲:“……”

        反复无常的两小讨债鬼。

        孩子的嘴,骗人的鬼。

        赵颖华尝了块酱香饼,眼睛登时亮了,跟着道:“孩子想吃什么,我也想吃什么。”

        姜双玲:“……”肯定忘不了妈的这一份。

        吃着好吃酥脆的酱香饼,齐越小小地欢呼了一声:“……幸好爸爸不在。”

        边上的姜澈跟着十分赞同。

        姜双玲:“……”

        不过这些小破孩子高兴的太早了,就算爸爸不在,饼也吃得很快,他们家现在多了一个人。

        婆婆带着两孩子练习书法,姜双玲拿着笔跟着在一旁画了梅兰竹菊四幅图画,赵颖华见了很是喜欢,每一幅画都写了一首相关的诗上去。

        “等以后我把它们裱起来。”

        

        最近这两天叫的哥哥,都快比她这辈子叫得还多,姜双玲开始还觉得不太顺口,现在是越叫越放飞自我,不就是叫几声哥哥么?身上又不会掉几块肉。

        齐珩推开门进房间,姜双玲笑着冲着他招了招手,“哥,哥,你快过来。”

        齐珩的看着她,眸光变深了几分,走到姜双玲的身边坐下,“姜妹。”

        “你坐着。”姜双玲让他坐着,自己去搬了张小板凳,又去拿了画笔,提笔在齐珩那张俊美的脸上画了一株妖冶漂亮的桃花。

        她的笔触很细腻,夭夭的盛桃画在对方的眼角边上,也没有丝毫突兀,花瓣和花蕊全都精细非凡。

        画完了之后,姜双玲提着他的下巴打量,当真是色若桃花。

        ——十分骚气了。

        “你要是敢顶着这模样白天绕咱家属院走一圈,我一辈子都叫你哥。”

        “好。”

        姜双玲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连忙抱住齐珩的腰肢,“好什么好,不准!!为了让我叫你哥哥,你这男人都不择手段了!!”

        “是姐姐你先说的。”

        “姐姐我亏死了,来亲你一下,你把这件事给忘了。”

        

        赵颖华打电话给儿子齐延。

        “老二,你放心,你放一百个心,我在这边好得很,你弟弟很好,你弟妹很好,你的侄子更好,我就等着小孙子出生。”

        “吃的住的都好,冷?冷是冷了点,但是我不怕啊,每天就在屋子里呢,大孙子跟我学写字……我都不想回去了。”

        “你弟妹,你弟妹好啊,小姜这小嘴可甜了,我就跟多了个闺女似的,这儿媳妇儿多好。

        齐延在那边酸道:“小程呢,你这不是两个闺女么,另外一个忘了?”

        赵颖华:“小程她叫你哥吗?”

        齐延:“她比我还大一个月。”

        赵颖华:“那你叫她姐吗?”

        齐延:“我敢叫她大姐,她都能提刀把我的头剁了。”

        赵颖华:“……”

        “所以啊,我在这边听小姜叫小五一口一个哥哥,听得我心都快化了,好像真的多了个小闺女。”

        齐延:“……小姜叫五弟哥哥?”

        “是啊,人平日里在家就叫他哥。”

        他这寻思着不对吧,上一次他去五弟家,弟弟和弟妹互相是怎么称呼来着?

        上一次有叫哥哥吗?

        

        王雪姝把小凳上的一片枯叶扒拉开,拉着姜双玲一起在小火炉边烤火。

        何团长叼着个烤红薯正准备出门,“小姜,你们家齐珩,最近还真是春风得意啊,我看他走路都带风。”

        “我看他进你家院子的时候,嘴边还带着笑。”

        “难道是那件毛衣?没必要,真的没必要,他不合适。”

        姜双玲:“……不是这件事。”

        王雪姝好奇道:“那是什么啊?听说你家齐营最近心情颇好,这容貌太打眼了,就跟发着光似的,得亏他天天待在男人堆里,不然太招小姑娘了。”

        “不像我家老何,在女人堆里也没人看得上他。”

        何团长:“喂喂喂,你说话过分了啊,我年轻那会儿也是十里八乡的一根草。”

        王雪姝:“一根已经拔掉的枯草。”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拔掉了一根草。

        何团长:“……臭娘们,我走了。”

        何团长哼哼了几声,觉得自己不能跟这群女人计较,拍了拍屁股,接着又摸了一个烤红薯溜出了院子。

        目送着何团长离开的背影,王雪姝偏过头问:“小姜,你跟你婆婆相处的怎么样?”

        姜双玲:“……还行吧,相处得不错,比我想象中好很多,就是自打婆婆来了之后,我就感觉……”

        王雪姝被她说得有些紧张,问道:“怎么?”

        姜双玲:“我就感觉自己像是用茶叶泡了澡。”

        浑身茶里茶气的。

        “什么意思?”王雪姝不太能明白她的形容。

        “就……就下意识想在婆婆面前表现好点。”姜双玲抓耳挠腮搞不懂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都怪那个狗男人害得自己开局不利。

        一天天哥哥妹妹叫着。

        ……

        “都一样,谁不想表现好的,也幸亏你家齐营和我家老何都没个丈母娘,不然有他们好受的。”

        “你婆婆呢?”

        “算了,我这边是指望不上了,我要是指望得上,还让我姐来?不说这个了,扫兴。”

        “好好好,不聊这个。”姜双玲转移话题,说起她最近一直在想的一件事,“……老王?”

        “嗯哼?”王雪姝挑了下眉毛,叫老王她就应一声:“小姜?”

        “你跟何团长结婚好几年了吧,你有没有感觉……就是,对方结了婚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王雪姝:“人总是在变化,哪有人不变的。”

        姜双玲:“何团长会模仿你说话吗?”

        “唔,有时候会吧,相处的久了,谁都会带上点身边人的影子,以前不就有句古话,说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夫妻两个人天天相处久了,总会有点相似的地方。”

        王雪姝拿着木棍在炭火中扒拉了几下,烤红薯的香气一阵一阵的升腾起来,原本红色的皮被烤的黑乎乎的,“怎么?小姜你在担心什么?”

        姜双玲:“……小姜的忧郁,隔壁老王你不懂。”

        “放屁。”

        王雪姝笑她:“你怕你变得跟齐珩一样沉默寡言,整天面无表情的,都不跟我说话,没意思,小姜你可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姜双玲:“……我就不能是怕他变得给我一样——”

        王雪姝瞪大了眼睛好奇道:“变得跟你一样什么?”

        姜双玲:“……”

        她发现齐珩确实会学她的语气表情来逗她,这狗男人变了。

        “一样生活积极向上!”姜双玲臭不要脸的回了一句,“唉,其实这也不是重点。”

        “自从婆婆出现了之中,我就感觉咱俩像是年轻了十来岁……”

        多了个长辈在身边,她感觉她和齐珩就像是变成了小学鸡,还玩一些幼稚的互怼。

        在孩子面前都有点“为老不尊”了。

        但她却莫名有点乐在其中,一点都不正经,明明婚姻应该使人走向成熟……

        “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们结婚还没到一年,还正热乎着,等到了我和老何这种老夫老妻的状态,就剩下鸡毛斗嘴吵架了。”

        姜双玲:“……会吗?”

        “可老王你之前不是说你们没结婚前就经常吵吗?”

        王雪姝:“……以前是我嫌弃他,现在咱俩互相嫌弃,啧,果然男人结了婚之后就不一样了。”

        姜双玲:“明明何团长很在意你。”

        “你们家齐营也在意你。”

        

        傍晚齐珩回来,照例扶着姜双玲出门去散步,他们走的那条路上,正是姜双玲之前学自行车的那条路,现在她肚子都大了,他们家的单车照样放在墙角落里吃灰。

        姜双玲抬手在齐珩的脸颊上揉了一下,心想你个败家子。

        “姜妹,怎么了?”

        姜双玲哼了一声,天天叫她姜妹姜妹,她都觉得自己身上一股子姜味。

        等过年那会儿,做一堆姜糖给这男人吃,让他姜个够。

        走在路上,他们遇见了带着几个孩子回家的宋大嫂,宋政委也在旁边跟着,夫妻俩嘴上你来我往说这些什么。

        宋大嫂结婚快十年了吧?

        姜双玲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忍不住在心里想着,等他们结婚七八年后会是什么模样?

        也会有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吗?

        “齐珩,你最近是不是故意的?”

        齐珩护着她的腰肢,“故意什么?”

        “明知故问。”

        “哥,你知道妈来了我心里紧张,你故意这样陪着我玩?想让我放松?”

        “陪你玩?”

        “是啊,我的好哥哥。”姜双玲抱住身边人的手臂,将自己的头枕在身上。

        “不,我有私心,我喜欢听你叫我哥哥。”

        姜双玲闭上眼睛,她以前还真没有过哥哥,这种感觉其实很奇怪,“叫哥哥还真比叫名字更有安全感,天天这么叫着你,像是真的有个保护我的哥哥。”

        “我会一直保护你。”

        “你要是紧张,可以多叫几声。”

        姜双玲哼了一声,嫌弃道:“臭弟弟。”

        齐珩:“……”

        在哥哥与弟弟之间反复弹跳。

        

        赵颖华抽空去容城买了不少毛线回来,没事的时候坐在炉火边打毛衣,她从姚老师那抄了个时鲜的样式,计划着给家里的老二齐延打一件。

        姜双玲见了,随口问:“妈,你织毛衣啊?”

        赵颖华点了下头,“给齐珩他哥打一件。”

        说完后,赵颖华突然意识到什么,跟姜双玲解释:“不是我不给小五织,我就是觉得不适合他,这是我从老姚抄来的新样式,据说好多男人都喜欢这种。”

        “小姜,你来看看这个样式。”

        姜双玲好奇:“什么样式啊?”

        居然还是很多男人都喜欢的那种……

        “这样式有些奇怪,看着不太保暖,我肯定不喜欢穿这种,瞧着也有点古怪,你来看看。”

        姜双玲去看了一眼,顿时:“!!!!!!!”

        雾草……

        这不就是那个破烂风吗????

        “看着还行吧,我倒觉得挺适合齐珩他哥,小五他……我是想不到这衣服穿在他身上是怎么个模样。”

        姜双玲:“妈,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可我已经给他打了一件。,请牢记:,.
        松鼠醉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