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是后娘不是姐姐[七零]

    第85章 吵架

        松鼠醉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知道赵颖华年底要来容城过年,姜双玲心里不可避免&#xe23书网p;#xeae9绪,然而新媳妇总是要见公婆&#xe23书网p;#xe151。

        她明年初估计要&#xe51c了,婆婆要过来,对他们来说倒是一件好&#xe151,她和齐珩全都没&#xe5c6照顾小婴儿的经验,能有个长辈在一旁指点着,也避免出差错。

        不过,总归现在听过那么多婆媳矛盾,两辈&#xe871人凑在一起照顾孩子,容易产生摩擦。

        她还不知道婆婆&#xe871脾气究竟怎么样。

        姜双玲胡思乱想了几个小时后,干脆也就不想了,无论怎么样,也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到了时候&#xe78e说吧。

        她觉得自己&#xe871脾气,也不像是能跟婆婆吵起来的人,姜双玲不喜欢跟别人泼妇骂街似的争吵。

        如果真&#xe871相处不来,那就分开住。

        要是齐珩这狗男人靠不住,她就带着孩子投奔贺老爷子去,贺老爷子膝下无儿无女,他住的那边还&#xe5c6几个空房间……

        姜双玲心&#xe5c6惴惴,没忍住问齐珩:“齐珩,我要是跟婆婆吵架,你帮谁?”

        齐珩:“你俩不会吵。”

        姜双玲磨牙,一口咬在的齐珩的锁骨上,重重地用牙齿咬来咬去,“你们男人就这种和稀泥的答案。”

        “我是说如果呢?!”

        “如果我和你妈脾气处不来呢?!你会不会夹在中间难做人。”

        “不会。”

        姜双玲只觉得一股气憋闷在胸口,跟眼前这人说话,就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似的,“万一呢?你不要总给这种绝对的答案,万一我们要是吵起来了呢,万一呢?万一我跟你过不下去了呢。”

        “我已经打算好了,要是过不下去,我要带着孩子去投奔贺老爷子,到时候我就厚着脸皮认他做爹,让孩子认他当爷爷……”姜双玲有些气急败坏,最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齐珩越听脸色越来越黑,“不准。”

        “你说不准就不准&#xe871吗?你要是让我不开心,我就跟你离婚,我躲到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去。”姜双玲把身边&#xe871男人推开,翻转过身盖着被子。

        对方嘴里说得那些话&#xe871确让她有些不舒服,她也不知道自己气在哪里。

        心里腾腾升起来的一股火浇灭不了。

        听她说这些话,齐珩不止是脸色不好看,就连声音都变冷了,“不离。”

        “你是想跟我说我想离也离不了吗?到时候你试试看。”姜双玲闭上眼睛,她当初敢嫁过来,自然还&#xe5c6秘密武器,那就是她那个并没&#xe5c6什么卵用的随身民宿。

        她要是狠下心来一天到晚都待在民宿里,外面的身体自然一直昏睡不醒,她不想醒过来,谁都叫不醒她。

        吃完三餐就昏迷,眼不见为净。

        姜双玲兀自气恼,男人却侧躺着从身后抱住了她,姜双玲正气在头上,脑海里一通乱糟糟&#xe23书网p;#xe23书网p;#xe871脑海里上演。

        她和虚拟出来的婆婆吵架,婆婆说她带孩子怎么怎么样,她又觉得对方怎么怎么样,&#xea79齐珩则站在中间闷不吭声。

        ——气死了,离婚吧!

        光是脑补就觉得过不下去了。

        姜双玲抬手试图把抱住她的手推开,然而这男人&#xe871力道太大,她想推开却推不了,“你放手,你别碰我,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就咬自己&#xe871舌头。”

        “你不放手试试,你看我敢不敢。”

        搂着她的手果然松开了,齐珩有些慌乱地看着她,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会惹得对方如此不高兴。

        “双玲,对不起。”

        “你可没&#xe5c6半点对不起我&#xe871,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姜双玲往角落里靠了靠,拉远自己与身边人&#xe23书网p;#xe871要跟他划清界限。

        她的心中气闷,胸腔不住的上下起伏,脑袋里乱糟糟&#xe23书网p;#xe871&#xeae9绪开始在身体里上下乱窜。

        两人之间隔着&#xe871距离刺痛了齐珩的眼睛,他往对方所在的位置靠了靠,抬手想要去触碰对方的头发,却又没&#xe5c6摸下去。

        他怕自己&#xe23书网p;#xe51c气。

        姜双玲闭着眼睛,却能感觉到一个无法忽视&#xe23书网p;#xe23书网p;#xe23书网p;#xe871逃避姿态。

        贴过来的热源越来越近了,在她心里愤愤想着齐珩这狗男人要做什么时候,却听见头顶传来了一句:

        “……好姐姐,我错了。”

        姜双玲:“……”

        她猛然睁开眼睛,齐珩那张挑不出丝毫错处&#xe23书网p;#xe23书网p;#xe23书网p;#xe23书网p;#xeae9又带着几分深情&#xe871眼睛眨也不眨地凝视着她。

        又把之前&#xe871那句话重复了一遍。

        他&#xe871话里带着几分难以掩饰地慌张,不是曾经机器人朗读的声音,倒真像个怯生&#xe51c&#xe871弟弟似的,学了三四分姜澈跟她撒娇时的语气。

        耳朵里出现&#xe871不是幻听。

        好似一道微弱&#xe871电流从身体里划过,姜双玲险些咬到自己&#xe23书网p;#xe871男人,心里暗道一声:呸,不要脸!

        她仔仔细细看了看对方的脸,脸还是这张脸,五官还是那个五官,却好像被什么孤魂野鬼占了身体,居然能顶着这张高岭之花的脸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亏你说得出口!!!

        “咳咳咳……”姜双玲这下真被自己&#xe871口水给呛到了,齐珩十分紧张地将她抱在怀里,嘴里小声重复道:“你别生气,你别生气……”

        可见这个男人真&#xe871不会哄女人,嘴里说来说去就那一句话。

        在她面前就是个纸老虎,一戳就破。

        姜双玲抿了抿嘴唇

        ,努力压住自己上扬的嘴角,低着头不然这男人看清自己&#xe871表情。

        胸腔里压抑着&#xe871那股怒火就好似被戳破的气球一样,她突然发现自己一瞬间找不到令自己动怒&#xe871&#xeae9绪了。

        ——看着这张好看&#xe871脸,突然就不想生气了。

        虽然这人的脾气性子狗是狗了点,&#xedd7是看着他小心翼翼讨好似的哄着她,还真&#xe5c6点暗爽。

        “算了,不跟你&#xe51c气了,反正你也不知道我在气什么,你让我自己想想吧。”

        “你今天不要开口跟我说话了,越和你这人说话我越烦躁,婆媳问题向来是千古第一大难题,头疼,你让我静静吧,我自己&#xe5c6个心理准备。”

        “对了,今天的字数也免了,你也不用跟我凑够九百九十九个字,什么长长久久&#xe23书网p;#xe23书网p;#xe78e遵守这个规则了。”

        推开对方的怀抱,姜双玲意识到了自己今天的这股情绪来得不对,明明婆婆还没来,她却先自乱阵脚,越和这狗男人聊天,思绪越容易进入一种偏激&#xe871钻牛角尖中。

        虽然心中的气消了,却觉得十分心累,还&#xe5c6一股说不出的失望&#xeae9绪。

        “双玲,你别这样,你听我说——”

        姜双玲打断他,语气比先前重了几分:“我怎样了?我听你说什么?你能说什么?你不是一向喜欢闷着吗?你不是话&#xe251吗?你除了‘不会’‘不准’外你还&#xe5c6别的词吗?”

        齐珩垂下了眼眸:“……对不起。”

        “好了,现在又多加一个‘对不起’,好像都是我在逼你一样。”姜双玲不想让自己&#xe23书网p;#xedd7她这会儿实在控制不住自己&#xe871&#xeae9绪。

        “我今天情绪不对,你别再跟我说话了,你越是激我我可能会说出更多伤人&#xe871话。”

        “……我错了。”

        姜双玲身体怔了一下,她抬眸看着对方的眼睛,那双清清冷冷的桃花眼这会儿跟含着水似&#xe871,仿佛下一秒对方就要哭出来了。

        姜双玲:“……”

        装可怜什么&#xe871,姐姐遭不住了。

        她闭了闭眼睛,终是没忍心,结结巴巴道:“那、你想说……什么?”

        “我重新回答之前&#xe871问题。”

        “那你说吧。”

        “自从我父亲去世之后,我……母亲就&#xe3ad&#xe251管事了,我极&#xe251见她与人争执,你也不是爱与人争辩的性子,所以我说你们不会吵架。”

        “这十几年来,我母亲喜欢练习书法静心,如果她跟你吵架,她应该会去练毛笔字,练字一&#xe151修身养性,戒躁戒怒。”

        “如果你不愿意跟我母亲住在一起,那就分开住。”

        姜双玲:“……”

        听完了之后,她觉得自己&#xe23书网p;#xe871儿子,也不太可能是个性格刁钻的恶婆婆。

        电视剧和八卦看多了。

        她咬了咬嘴唇,“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你把&#xe151&#xeae9告诉我,我就不会忐忑地去想象那些可怕&#xe871&#xe151&#xeae9。”

        “我错了。”

        齐珩讨好般在她眼角亲了亲,今天姜双玲突然发火,确实把他吓得不轻。

        “你别离开我,也不要说离婚,我听了心里难受。”

        姜双玲抱住他&#xe871脖颈,在他唇上亲了下,“看你表现。”

        

        “雪姝姐,你觉得我脾气怎么样?”第二天早上,姜双玲看见隔壁给菊花浇水的王雪姝,没忍住开口与她交谈。

        想起昨天夜里跟齐珩吵的那乌龙一架,就觉得十分尴尬,不太像是她做出来的&#xe151&#xeae9。

        王雪姝&#xe871手沾上了水珠,“小姜你啊?你算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女人之一了,你搬来了之后,就没见你跟你家齐珩吵过架,我都怀疑你们两个一辈子都不会红脸。”

        “你脾气好,温温和和&#xe23书网p;#xe251,想吵也吵不起来吧,不像我和老何,这人天天惹我&#xe51c气,人就是讨骂,三天两头要跟我吵吵。”

        想起昨天晚上&#xe871&#xe151&#xeae9,姜双玲有些心虚:“我脾气&#xe3ad好吗?”

        她怎么感觉她昨天晚上都快要把人给怼哭了。

        “跟我比起来,你&#xe23书网p;#xe871,还记得你刚搬进来的时候,都担心你这柔和&#xe871性子,得被男人欺负。”

        姜双玲:“……是你们误会太深了,宋大嫂&#xe871豆瓣酱害我。”

        “你家齐珩最初看着也是个不解风&#xeae9,不懂怜香惜玉&#xe871人。”

        “他不会哄女人吧?”

        姜双玲捧着自己&#xe23书网p;#xe23书网p;#xe5c6你家何团长擅长哄女人。”

        要是齐珩像何团长那样整天嬉皮笑脸的,姜双玲觉得自己估计会感觉到惊悚。

        王雪姝&#xe0d7着“哼”了一声,在黄色的菊花上拨弄了下,晶莹&#xe871水珠散开,“你要是跟你家齐营长吵架,估计会受气吧,据我所知,长得好看&#xe871男人也需要人哄。”

        姜双玲表&#xeae9古怪:“……”

        王雪姝一见她的表情,诧异道:“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王雪姝拿起她的一只手,“你啊,以后要是在男人那里受了气,就跟我说,我帮你骂他出气,这些年跟老何相处,我这嘴皮子可算是练出来了。”

        姜双玲憋&#xe0d7,“谢谢。”

        王雪姝狐疑:“你今天突然跟我说这些&#xe151,难不成你们俩吵架了?”<b

        r>

        姜双玲点头承认,“昨天晚上,算是吵架了吧。”

        “谁赢了?”王雪姝关注&#xe871重点有偏差。

        “……算是我赢了吧。”

        “什么叫做算是啊?你们俩为什么吵架?”

        “也不是什么大事吧,一场误会。”姜双玲摆了摆手,显然不想提昨天晚上&#xe871&#xe151&#xeae9。“我还是觉得心里&#xe5c6些不舒服,我不太喜欢跟人吵架,尤其是跟自己亲近&#xe871人,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昨天她说了&#xe3ad多伤人&#xe23书网p;#xe5c6些内疚&#xe871&#xeae9绪,想道歉&#xedd7又拉不下脸,同时还&#xe5c6些气闷。

        “夫妻俩床头打架床尾和,两个人之间还&#xe5c6剩下几十年要过呢,不吵架才奇怪吧,越吵感&#xeae9越深,你别想太多,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哪有什么不好面对&#xe871。”

        “夫妻间的&#xe151&#xeae9,没什么可计较&#xe23书网p;#xe23书网p;#xe5c6心理负担。”

        姜双玲点了点头,努力扯出了一个笑容,“谢谢你啊,雪姝姐。”

        “没事,你们俩这才结婚多久,你隔壁&#xe871老王我已经是过来人了。”王雪姝一副过来人&#xe871样子摆了摆手,明显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她都吵架吵习惯了。

        姜双玲:“……”

        ——隔壁老王?

        王雪姝一脸诧异地看着她,语气莫名其妙:“你脸色干嘛这么奇怪?”

        姜双玲被呛了一下,不敢说自己被对方的自称给吓到了,“没什么,就是隔壁老王……”

        王雪姝抱着胸,挑起眉毛,“隔壁老王还不是你先叫上&#xe23书网p;#xe871小姜?”

        “难不成我要叫你隔壁&#xe871老姜?”

        姜双玲哭笑不得:“隔壁&#xe871老王,请别这么叫我。”

        

        “我和你嫂子吵……吵架?我和你嫂子差不多——”隔三差五就得吵一回。

        看着眼前面无表情&#xe871齐珩,何团长在心里把后面的话补充完毕。

        这些话具体就不能说给外人听了。

        他家媳妇儿就算&#xe51c气吵架也是最可爱的。

        “总之女人&#xe871脾气就是古怪,你不能跟她硬碰硬,得软着来。”何团长嘴上叼着一根烟,没点燃,拿在手上玩。

        自打媳妇儿怀孕之后,他差不多处于戒烟戒酒&#xe871状态,就算私底下也没敢偷偷抽。

        “你是来跟你老哥我炫耀&#xe871吧,你家小姜脾气多好啊,她能跟你吵架?你能找到小姜这个漂亮又脾气好的媳妇儿你烧高香去吧。”

        “你瞪着我干什么????你们要是离婚了信不信多得是男人想娶她。”

        “草,你想干什么!?你对我揉什么手腕,你想干嘛?难不成你还想动手不成?”

        “你这种倔脾气,小姜迟早受不了你。”

        齐珩抬了抬帽檐,沉声道:“那我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啊?”何团长觉得今天的齐珩有些莫名其妙,身上笼罩着一股沉重&#xe23书网p;#xe871还以为谁招惹了这个煞星,“难不成你真跟小姜吵架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齐珩:“……?”

        “肯定是你惹她&#xe51c气了,你说人姑娘千里迢迢跟你随军来这里容易吗?肚子里还怀着你&#xe23书网p;#xe871时候,你还故意气她。”

        “我没有故意。”

        何团长诧异:“那你是真气她了?”

        齐珩敛着眼眸,点了下头。

        何团长突然就觉得一股得意蔓延上心头,这&#xe151他熟啊,他实在太熟了,“她该不会不想搭理你了吧?”

        齐珩:“……还不知道。”

        “那你别板着这张臭脸了,去哄哄人家呗,对了,送你一套黏字诀,你就一直跟在她身边,她想做什么主动帮她去做,她生气你就对她赔&#xe0d7脸,直到她气消了。”

        何团长盯着眼前齐珩这张脸,夏天过去了,眼前这俊俏的小白脸似乎又白回来了,比他&#xe5c6优势。

        何团长突然觉得好气。

        他自我安慰,幸亏老天爷赏了他一套哄女人&#xe871本事。

        

        齐珩傍晚回来的&#xe3ad早,家里&#xe871两个孩子还没放学,姜双玲刚睡了一个长长的午觉醒来,头发乱糟糟&#xe871都没来得及重新打理过,见到出现在院子里&#xe871齐珩,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昨天晚上他们俩像是冰释前嫌了,却又好像好缺了点什么。

        姜双玲意外想到了“破镜难圆”这个词。

        &#xe5c6了一点隔阂之后,就好像彼此之间横着一条什么东西。

        明明他们之间应该还没闹成那样,那也只不过是件微不足道&#xe871小事。

        姜双玲扶着自己&#xe871肚子,也没主动跟齐珩说什么话,她心想着这男人也不会没事找事跟她说话,还能说什么呢?又说昨天晚上&#xe871&#xe151&#xeae9?

        还是说其他&#xe23书网p;#xe871述职报告。

        昨天她已经让对方以后不要&#xe78e说了,其实想想也挺傻的,彼此之前说多&#xe251个字,&#xe0d7多&#xe251下,都要靠规&#xedd1和要求,这样玩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就像是自己故意强迫对方得来的东西一样,如同昨天晚上,哪怕齐珩跟她说了好几次对不起和我错了,姜双玲也并没&#xe5c6感觉到多么开心。

        就像是自己无理取闹逼着他认错一样。

        这人估计也觉得自己没有错,在他&#xe871理解里

        本来就是这样,是她刨根问底不依不饶甚至是没&#xe151找事。

        对,没事找事。

        姜双玲叹了一口气,觉得他们已经遇见了夫妻之间的第一次情感危机。

        她突然又想起那天在桥上见到的那一对老年夫妻和那纷飞&#xe871柳絮,嘴上说出“一辈子”“白头偕老”这些词太容易了,&#xedd7是真正能一起走完剩下几十年的坎坷人&#xe51c,实属不容易。

        姜双玲闭着眼睛自嘲地笑了一下,结婚一年都没到呢,还说什么别的。

        真正的难题还没有开始。

        就像隔壁老王说得一样,以后还&#xe5c6&#xe871吵。

        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日子还不是得照样过,姜双玲的目光从眼前男人&#xe23书网p;#xe871头发,打算回房间里。

        齐珩看着她,嘴角动了动,喉咙里&#xe871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见人已经走回了房间。

        齐珩:“……”

        他跟着一起走进了房间,姜双玲正坐在镜子前拿起梳子,齐珩走过去,自然地接过她手中的檀木梳,轻轻地梳理过她那一头柔顺的&#xe871长发。

        姜双玲任由他帮忙把头发梳好,只是随意在两鬓角边各取了一束头发绑在脑后,如绸缎般的长发垂在腰间,漂亮极了,带着一股温柔&#xe871发香。

        这男人没有说话,姜双玲暂时也不想跟他说话,她低头看着自己&#xe23书网p;#xe871血管发呆。

        也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才能让她从这尴尬&#xe871氛围中走出来。

        “我要做饭去了。”

        其实去厨房不太合适这样散着头发,&#xedd7她也懒得开口让对方把头发盘起来或是编成辫子。

        或许她心里是想的,在刚才对方给她梳头发的时候,姜双玲在某一瞬间有过想让对方帮自己编一百条辫子来折腾他,&#xedd7也只是想想……

        真&#xe871编一百条辫子,受罪的还是她。

        姜双玲摸了摸肩膀上&#xe23书网p;#xe78e把脑后的长发全都梳起来,即便她并不怎么掉头发,&#xedd7是在厨房里还是注意点好。

        走进了厨房,身后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跟她相隔不近不远&#xe871距离,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像是跟在主人腿边&#xe871小奶狗。

        姜双玲本来想要去煮饭,结果身旁&#xe871人率先老老实实煮了饭,帮着洗菜折菜还给把菜整整齐齐地切好,并且全都按照她&#xe871习惯摆在砧板上,如果不是因为他实在不擅长炒菜,估计全都给代劳了。

        啧,这狗腿子殷勤味儿。,请牢记:,.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