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界第一卧底

    第四百五十二章 你想要后宫三千?

        东方红月收到林云传讯时,人已经在太清道场之外的仙缘镇了。

        她号称是去追击魔族首领无心,其实是直接跑路的。

        在小镇等待,也是在观望着情况变化。

        得知玉璇讲所有人都送出了玉清山,东方红月不禁感叹,玉璇还真是个好人。

        但很快,她就顺便地知道了林云强抢江沉鱼的消息,不仅如此,林云还用上了天魔手,于是,修仙界都怀疑林云和魔族是一伙的。

        这已经不只是怀疑了,而是接近石锤。

        之前林云就和魔化的花仙子关系匪浅,还帮助她脱身,此后又发生了明珠岛事件,那种残暴的手段,大概也只有魔族做的出来。

        这次,林云更是毫不掩饰地用出了天魔手,这可是魔族首领无心之前用了的天魔手,现在让林云在用,这难道不是石锤?

        总不能是林云从无心手里抢的吧?

        就算无心之前受了伤,那人家也是个有勇气和玉璇战斗的大魔头,一击的威力,撕天碎地,林云不过是一个中境修士,怎么可能从无心手里抢东西呢?

        一时间,林云在中原人的眼里,声望再次下降。

        东方红月就不在乎这些消息了,都是猜测,林云那么深厚的功德,和魔族应该是水火不容,这点是可以绝对信任的。

        但是!

        他为什么要去强抢江沉鱼?

        就这一点,东方红月气得想烧点什么。

        然而,林云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居然还敢和她联系?

        东方红月怒极,但她看到江沉鱼的时候,反倒是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很好,我本以为你还会收敛一番,没想到竟敢如此放肆!

        “忽然叫我有什么事?”

        东方红月一副毫不在意江沉鱼的样子,似乎现在心情也还不错。

        倒是江沉鱼,忽然看到东方红月的虚影,她一脸震惊。

        她现在才知道,林云居然和东方红月有联系,构筑这种双向沟通的法术可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两人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但想到林云在她面前暴露这一点,江沉鱼又没有了吃醋的心思,在她看来,林云愿意展示这一点,便是信任她的表现。

        她开心地在林云怀里蹭了蹭,也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了。

        东方红月:“……”

        你是我见过的最嚣张的小三。

        这是在挑衅我?

        可真有你的呢,江沉鱼!

        东方红月怒极反笑,调侃道:“你可真是好本事,连清冷圣洁的广寒宫主都能调教得这么小鸟依人,真是叫人佩服呢!”

        林云一听就知道情况不妙。

        但这时候,把江沉鱼推开也救不了自己了,还会让江沉鱼伤心,虽然林云也不在乎区区一条咸鱼怎么想,但既然没必要,还是别让她伤心了。

        尽管这波被她坑了。

        区区一条咸鱼,什么时候这么黏糊人的?

        “月儿,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林云一脸严肃,表现出自己根本没有在乎怀中软玉温香,而且,当着江沉鱼的面叫她月儿,也是体现两人的亲昵,最关键的,用重要的事情来转移话题。

        东方红月虽然是个醋坛子,但她很明事理,不会瞎胡闹。

        听到林云说正事,就算她心里有气,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乱来。

        不过,江沉鱼听到林云叫东方红月月儿,心里倒是一阵酸味翻涌。

        她也是神使鬼差,竟在这个时候,亲了亲林云的脸蛋。

        东方红月:“……”

        今晚就吃红烧鱼了。

        江沉鱼完美地演绎了一个争风吃醋的小女人,而且她是得势就猖狂。

        林云当时就傻眼了。

        好家伙,你不是冰清玉洁的宫主吗?

        虽然现在也不冰清玉洁了,但好歹要有宫主的矜持吧!

        矜持就是明明很想要,但不被胁迫就不同意的那种。

        结果呢,你现在这么主动,还有没有一点广寒宫宫主的样子!

        关键是你就不能在没有人的时候主动吗?

        林云心里那个气啊!

        但是,他没有立马发作出来,也没有现在教训江沉鱼。

        他假装无事发生,继续对东方红月道:“玉璇真人已经辞世,魔族首领无心逃跑了,以后恐怕没有人能制得住她,好在她的两件天魔器被我抢到了。”

        “嗯,我知道。”

        东方红月语气很平静,她不光知道,她还早就知道了。

        “你现在在哪?你抢了江沉鱼,应该会引来追杀,我过来暗中保护你吧!”

        东方红月很平静地说道,但林云敏锐地感觉到了危险。

        你这是来保护我的还是来揍我的?

        “不必了,你现在更应该小心魔族,中原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我要去草原,求一线生机,玉璇死后,天下的力量失去制衡,必将有大混乱,也是我们起势的最佳时机。”

        “那可不,玉璇死后,叫得出名字的女强者,都和你关系匪浅,我才想到,原来你是在下一盘大棋啊!”

        东方红月只是随口吐槽说起这个的,但仔细一想,特么还真是。

        神霄宗林玉方雨,魔教有她,广寒宫如果不是江沉鱼没了修为,花仙子叛变,这天下,已经尽入林云手中了。

        林云可真是好本事呢!

        不仅仅是中原,连草原都有了雪女。

        “你要不再努努力,那魔族首领也是女子,你把这人魔妖三族都收入后宫?”

        这是很直接的阴阳怪气了。

        林云知道这波自己不死也要脱层皮,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在极短的时间里,他就想到了最好的说辞。

        “后宫佳丽三千,我独爱你一人。”

        “你还想要三千后宫!!!”

        东方红月气得火冒三丈,当即断开了链接。

        她大致感知到了林云的方位,逆徒,你给我等着!

        林云:“……”

        愤怒的女人是没有理智的,这波翻船了。

        后宫佳丽三千,不是说我真要三千后宫啊!

        那不是也睡不过来么?

        “你……真的只爱她一人么?”

        江沉鱼可怜巴巴地用大眼睛看着林云,她虽然知道林云和她之间的交往时间还短,但两人也恩爱了这么多次,难道,林云就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么?

        听着林云说独爱东方红月一人,她感觉鼻子发酸,眼泪都到了眼眶里打转,她非常用力地眨眼,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林云本来还因为东方红月要来算账,心里有些紧张,再看这咸鱼竟然这么可怜的样子,却忍不住想要欺负她了。

        “最爱的当然是她,但分你一点点喜欢也不是不行。”

        “只有一点点吗?”

        江沉鱼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但还是不满足。

        “那就要看你能承受多少了,你刚才好像很嚣张?”

        林云搂住江沉鱼的腰,把她抱起来,调整了一个姿势。

        此时的江沉鱼,还没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直到林云布上一层薄雾,撩起了她的裙摆。

        “你要干什么,这可是白天!”

        江沉鱼彻底慌了神,但林云还是没有放过她。

        “我要让你直到,做坏事可是会被惩罚的。”

        “呜呜呜……”

        江沉鱼发出阵阵呜咽声,这可太难为情了,大白天的,还是在马背上,马还在奔跑着,要是被人看到了,她哪里还有脸见人。

        但也正是这种羞耻感,还有慌张,反倒让她的身体反应更加剧烈了。

        “嘤嘤嘤……”

        江沉鱼终于还是放弃了治疗,她勾住林云的脖子,把头埋在了林云的胸口,这样,别人就不知道是她了。

        这种鸵鸟行为,让林云想笑。

        他又产生了个坏心思,对踏雪吩咐道:“跑快点,颠簸一点。”

        踏雪:“……”

        你还是个人?

        居然在它背上做这种事情!

        踏雪眼泪汪汪,感觉自己不单纯了。

        “我要努力修行,等以后能说话了,就去找主人告状!”

        这一刻,踏雪的向道之心无比坚定。

        不过,它现在还是听林云的话,跑的十分颠簸,但代价是女人那销魂蚀骨的声音,让它这匹马都感觉自己要坏掉了……

        这是什么魔鬼才能做出这种事来?

        可不能逮着一匹马使劲欺负呀!

        路途并不遥远,不过胡玉玲为了躲避人族,又将真理带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路程稍微加长了一些,所以时间也长了一些。

        找到胡玉玲的位置,林云就让胡玉玲离开了,避免她和江沉鱼照面。

        当林云赶到,真理恰好睁开了眼睛,见到林云和江沉鱼,真理迷茫地揉了揉眼睛。

        “我这是怎么了?”

        真理迷惑地问道。

        林云解释道:“你忽然晕了过去,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解释,就是最好的解释,让真理自己去想吧!

        果然,真理就把事情推到了玉璇身上。

        “可能,是我师父做的手脚吧,对了,江宫主怎么会在这里?”

        真理看着江沉鱼,眼神有些奇怪,这也让江沉鱼心头发虚。

        她满脸桃红,眼含春水,这是因为刚才被林云惩罚了一番,身体软软的,但感觉很舒服。

        可是,这种快乐,不足为外人道,甚至让别人看穿都觉得羞耻。

        她匆忙解释道:“林云出手救了我。”

        这一开口,她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有些嘶哑,她又不敢多说话了。

        真理:“???”

        你怎么哪里都瞅着不太对劲?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