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如意事

    569 狂妄

        ——被缢杀?!

        纪栋眼神一变。

        堂外围观的十余名百姓亦是万分惊异——这样天大的热闹,搁在从前想要抢个好位置势必得挤破头,现如今却只吸引了十余人而已,可见京中人心之不安。

        “……难不成真是夏家干的?”

        “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这家人真他娘的该下十八层地狱!”

        “咱们大庆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官宦在,才会连根都烂透了!”

        如今夏家眼看便要倒了,四下又值动荡不安,百姓们说起话骂起权贵来再没了从前那些顾忌。

        或者说,痛骂权贵也成了一处撒泄情绪的出口——真相虽然尚无定论,先骂了再说。

        纪栋扫了一眼面色忿忿痛恨的百姓们,在心底叹了口气,这是他带过戾气最重的一届。

        往常围着看热闹的百姓,骂归骂,却全然不是这等气氛——而仔细留意便不难发现,眼前这些人看热闹甚至都不嗑瓜子的!这显然已经失去看热闹的初衷了!

        众所周知,不嗑瓜子的热闹看起来是没有灵魂的。

        细节虽小,却也可窥得人心啊。

        夏家骂是该骂,但如今百姓们个个戾气如此之重,甚至面目激动狰狞,却并非是什么好事情……正因是这种戾气使然,城中才会作恶之事频发。

        而戾气的滋生,来源于积压已久的愤怒与恐惧。

        所以,这怪不得百姓,而是掌权者的过失。

        骂声还在继续,纪栋拍响了惊堂木,正色示意吕家太太细细说来。

        “……小女出事之后,我便疑心这其中另有蹊跷,故而一直都在暗中细查此事,好在皇天不负苦心人,或是上天也不忍叫我可怜的孩子死得不明不白,前些时日总算寻着了当初替瑶儿接生的稳婆!”

        “人是在乡下找到的……那稳婆收了银子后心中发虚,早早便躲回了荆县老家……在我家老爷的亲自追问之下,出于心虚这才说出了真相!”

        “原来小女当夜乃是顺利生产,然诞下孩子正值虚弱之际,她那狠心的婆母、夏家的夫人薛氏却下令叫两名婆子将她缢杀在了产房内!”

        妇人已是悲痛至无以复加:“我可怜的瑶儿……死前不知该有多害怕!想当初就不该同意这门亲事啊!”

        她如今没有一日不后悔的!

        纪栋听着这些,脑中不由思索分辨着。

        吕家既早已疑心女儿的死另有隐情,若想为女儿讨还公道,为何却至今日才拿出来说?那产婆,又怎会如此凑巧偏在此时寻到了?

        但这两句问话,不过是办案之人下意识间的思索而已,稍一细想,便也就明白了。

        人活在世,谁都不是孤身一人,哪有那么多所谓豁出去。

        先前夏家势大,家中子女先后出事都未能动摇得了夏首辅在朝中的地位,吕家因此望而却步,也并非是不能理解。

        即便吕家先前有借亲事攀附夏家的想法,但谁家的女儿辛辛苦苦养大,也不可能是甘愿送去叫人随意打杀的。

        孤勇者令人敬佩,怯懦者却也不该被苛责——真正该被唾弃的,不该是因畏惧权势而不敢张口讨要公道的人,而是作恶者。

        苦主想讨公道,在他这里,不分早晚。

        只要是实情,他便有责任彻查清楚。至于吕家的利弊权衡,甚至是否暗中同夏家敌对之人达成了什么共识,这些则不归他管。

        在其位谋其政,他只需依照规矩办案即可。

        是以,纪栋并未多言其它,只向堂内哭得形容狼狈的妇人问道:“既是缢杀,尸身颈骨之上必留有证据,你们可愿开棺验尸,以证那产婆之言真伪?”

        “愿意!自是愿意!只要能查明小女的死因!”妇人的眼神陡然变得坚定,叩首道:“求大人替小女主持公道!”

        纪栋点头,立即吩咐了下去。

        在吕家人的陪同之下,夏家祖坟内的仆从并未敢真正阻拦。

        一铲铲黄土被抛起,深埋着的棺木渐渐现出了原本的轮廓。

        棺木开启后,仵作将三炷黄香插入香炉后,遂上前验看。

        天色将晚之际,仵作一行人折回衙门,带回了肯定的消息——夏家二少奶奶吕氏,的确是死于缢杀。

        纪栋微微拢起了官袍下的十指。

        缢杀……

        如此容易留下线索的手段,他该说杀人者太过愚蠢不小心吗?

        不——

        这并非是愚蠢。

        这是狂妄!

        狂妄到自认根本无需做什么掩饰,断定无人敢过问此事。

        能替吕氏鸣冤的,只有吕家而已,而在此番之前,吕家可敢有过半字言语吗?

        甚至在女儿死后,他们怕是连尸身的死状都不曾有机会亲眼见到过。

        堂中,吕家太太听得仵作带回来的结果,悲痛欲绝之下昏死了过去。

        纪栋命人将其扶去隔间歇息,又使人请了郎中。

        接下来,便该传唤夏家夫人薛氏了——

        看着奉命而去的官差背影,纪栋在心底叹了口气。

        夏家这一个个的,做起恶来,也真是够可以的。

        若是放在太平之年,怕是单凭这一家人,便可承包他一整年的重案绩效了——这一家子,怕不是从阴间爬出来的恶鬼在世吧?

        ……

        晦暗夜色压着将散未散尽的昏暮,天地间呈出一片混沌交织之色。

        夏府的外书房中刚掌了灯。

        夏廷贞坐在书案后,面色紧绷着,缓缓闭了闭眼睛。

        自吕家人去了衙门开始,消息便已经传到了他耳中。

        但他并不能做出任何阻挠之举,更不可能拦着官差开棺验尸,但凡敢拦,那便不仅仅是不打自招那么简单了——

        这些年他在朝中,一路无人可挡,但并非是无人敢挡,而是挡在他面前的那些人,都被他一一除去了。

        因此,纵然是除了镇国公与纪修之外,盼着他死的人亦是比比皆是,这些人便如水鬼一般,日头正盛时不敢冒头,只待他一旦有衰落之象,便会齐齐伸出了手要将他拽入水中!

        吕家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背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等着他做些什么,再以此作为火油来将这把火烧得更大。

        他不可能自投陷阱——

        可他没想到薛氏竟蠢到、不——疯到了这般地步,当初竟是将人缢杀!

        “老爷,京衙的官差怕是很快便要到了……”前来传话的管家低声提醒着。

        夏廷贞张开了眼睛。

        这时一名仆从快步走了进来:“老爷,大爷陪着夫人过来了……”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