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第677章 照旧


        太华山,南华观后不远处的那小道观之中。

        折冲府兵好歹也是朝廷的正规编制,朝廷用来震慑天下的武力象征之一。一下子死了这么多,朝廷方面不可能不闻不问。

        这不,相关消息一被报上去。

        京兆府、兵部、内三司衙门,便相继的来人,查明其中详情。

        人死在太华山下,而在全军覆没之前,这一支折冲府兵所执行的最后一次任务,又是封锁这太华山。

        那么作为太华山中,此时还仅存的三处方外之地,自就入了那一众前来调查的人的眼。

        对此,南华观主显然也早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一套说辞下来,那是滴水不漏。最起码当下,那些前来调查的人员是没有发现什么破绽。

        而眼见这些调查人员都被打发走,南华观主自要来禀告一声,将其中详细道明。

        “嗯,楼外楼那边呢?可有探听出什么消息来?”

        对于朝廷方面的调查人员,老道士本就没有过多放在心上。他现在反而更关注的是一件事,那就是楼外楼所传扬出来的,有关于这京兆之地宝藏的传闻。

        虽这楼外楼将消息传开的时候,并没有明确道明这宝藏的具体。甚至就连包藏所藏匿的地方,也直接扩大到了整个京兆之地。但不知怎么的,老道士就是有一种预感。

        预感此宝藏,正是彼宝藏!

        事实上,有这种预感还不只是老道士一个。南华观主消息之后,第一时间也同样心中莫名。

        一抹阴云,也随之笼罩在了南华观主的心头之上。

        因而在听闻老道所问之后,回了一句,楼外楼方面,口风甚紧之后,迟疑了一下,继而道:“主上,您看……那天会不会就是楼外楼的人出手将人救下的?而所谓的委托人,也同样不过是子虚乌有的。”

        老道士沉吟了片刻之后,继而“……倒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主上……那这宝藏……”

        作为对手,没有人比飞絮的人更清楚,这楼外楼浅藏在水面之下的力量究竟有多可怕。

        最起码,在南华观主这边是并不认为,一旦真的和对方冲突起来,自己一方能够占得便宜。

        “……照旧!”

        若是可以的话,老道士当然明白,暂时隐匿些日子,等这阵风头过去了,再去偷偷的将宝藏取出,方是明智之举。

        然老道士现在最缺的,恰好就是时间。

        若不能在天人五衰之前,得到那宝藏之中的延寿之物,到时候是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将和他无关。

        这让已经看到了生的希望的老道士,如何甘心。

        因而老道士便决定,按照原先计划好的,去开启那藏于京城之中宝藏。

        没错,那宝藏所在之地正是京城。

        而且还是比较靠近内城的一个坊中。

        一旦有什么动静,朝廷定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并有所反应。

        同时由于离内城较近的原因之故,就是逃,也要多担上几份风险。

        事实上,这也是在两把钥匙合并在一处,在半空之中映照出那藏宝图之时。比较了当今的地图之后,老道士的面色会阴晴不定的主要原因。

        同时也是为何白礼之前明明收集到了一半的钥匙,同时也明知另一半钥匙藏于何处。确实始终没有去发掘,将宝藏取出的重要原因。

        不过老道士明显和白礼不同。

        白礼能等得起,他可等不起。

        四个月之内,若得不到延寿之物,那他的天人大限便会来到。

        因而这宝藏虽难取,但也挡不住老道士那一刻渴望的心。

        而后很快,便被其想到了一个谋取宝藏的好日子。在那一天,只要他谋划得当,这宝藏便可被顺利取出。

        到时候……

        而这个好日子,就是那被送去和亲的宗室之女,哦,现在据说已经定好了封号,叫永安公主送走的日子。

        在那一日,朝廷一方大部分的精力,都会被牵扯到此事上。

        所以老道士只需要在这次送亲之中制造点乱子,甚至都不用他亲自出手,借上一把刀。便可。让朝廷一方无暇他顾,这宝藏自然也就好说了。

        然要是若是错过了这一天。

        鬼知道是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有没有这么好的时机能够成事。

        所以老道士的选择才会是照旧。

        “是,”既然上面的人这么吩咐了,那南华观主自是只能照办。

        在应声过后,见老道士这边在没什么其他吩咐之后,便就此离去,开始安排其相关。

        而眼见南华观主远去,老道士便又将放有了两把钥匙的玉盒取出。

        望着其中那两把闪烁着莹莹光晕的钥匙,就这么默然良久,老道士才开口喃喃,目露寒光道:“希望只是个巧合,若不然……不管是谁想搅了本尊的好事,本座都会在剩下的日子里,让尔等百倍千倍的偿还。那怕是楼外楼,也是一样!”

        不提接下来,飞絮这边如何安排筹备。

        另一边,京城,拱卫司衙门。

        这奉祀侯好歹也位列武勋之列,更别说近日还有天子即将启用重用的传闻传出。

        现这么大的一个奉祀侯府,全府上下一百多口人,竟在这京城之中被斩尽杀绝,一个不剩。

        甚至就连去华阴拜祭亡父亡母的吴家老二夫妇,也未能幸免。

        也就是现在匈奴人还滞留在京城,天子不欲让外人看笑话,尽量的淡化此事,要不然怕是早大索全城了。

        当然,这所谓的淡化,也只是表面上。

        不管是出于其他武勋世家的压力,还是其他方面考量。这相应的追查,都不会停止。

        而这差事,自然而然的便又落到了拱卫司等衙门的手中。

        这也使得本身手头就有好几件事情要忙的,拱卫司指挥使韩松,能用来休息的时间变得更少。

        若不是其实力不差,换做普通人的话,真是未必能够顶得住。

        当然,对于这种忙碌起来的感觉,韩松其实也并不讨厌。

        甚至……还有些甘之若饴。

        毕竟对于他们这种衙门而言。

        忙,代表天子用得上你,信任你。而天子的承认,对他们而言就是最大的褒奖。

        当然这一切都有个前提,那就是他们没把事情办砸。

        若是办砸了,那他们的那些死的死,发配的发配的前任,就是他们的榜样。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