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朕真没想败国啊

    第九百零二章 自作孽,不可活

        怒火,此刻的葛启之感觉到了无尽的怒火席卷到了他的心头,在这一刻的葛启之在看向那冷面杀神焦林仙的眼中是充满了那无尽的杀意,这一股杀意在葛启之的双眼之中疯狂的绽放着,丝毫的不加掩饰,就是在那葛启之的眼中剧烈的燃烧着。

        随着天空之中那阴沉无比的巨大乌云,浓厚的如同墨水一般,让人的心头不由自主的是笼罩在了一片乌云之中,心里慌慌的,烦焖异常,但是在自己心里面的那一股怒气是即将的到达了顶峰的时候在这一个时刻的他,突然的平静了下来,沉寂了,他已经理智了。

        心中的怒火被一股清凉的气流熄灭了,神志也恢复了清醒的状态,他也是冷静了下来,这个冷面杀神焦林仙当真是一个大阴老鸟啊,丝毫的是不当人子。

        阴谋诡计的小算盘打的是那叫一个的啪啪响啊,根本就是一个老杀才啊。

        在这些年来,为什么冷面杀神焦林仙的实力没有丝毫的长进东原因,在这一刻的葛启之却也是知道了,感情他是把自己的精力给全部放到了这阴魔诡计的小算盘上了。

        原本葛启之以为这冷面杀神焦林仙的话语只是韵味不满自己的退步的咒骂而已。

        最多的加上一个激将法而已,可是在当时的那一刻的他是着实东想不到着冷面杀神焦林仙这位老杀才竟然是想要拉他下水,一同是进入这一个局,他和焦林仙出生之后,那国尉昭章必然会是出手镇压他们的,到那个时候他要是再想脱手抽身出局可就是难了。

        不得不说这冷面杀神焦林仙不愧是一个老杀才啊,这心当真是脏的狠,黑的狠,让这时候的葛启之在明悟过来的时候,心里面依旧是发着冷,不过现在还好他没有中计,这老杀才果然恐怖,葛启之心想,自己一定是要找个机会干掉他。

        不然的话,葛启之觉得自己被眼前的这样一尊存在盯上的话,一定是会寝食难安的,也是如此,他才是在心中对着冷面杀神焦林仙下达了死亡通知单!

        只见,他冷冷的注视着那冷面杀神焦林仙,开口讲道,话语之中有着无尽的冰冷,那是来自于那地底下的无尽寒冰,就如同九层冰寒炼狱一般的冷,他说道:

        “不过是将死之人罢了,些许小事如何能让我轻易的着了你的道?”

        “一旦你我二人开战,到时候我可就是走不脱了,那国尉昭章液必然会出手镇压你我,不过,看现在的我却也是不会被你那三言两语低劣的挑衅就冲昏了神志,轻而易举着了你的道的。”

        “等你若是平安在这一局下存活下来,我定然是会出手来领教一下你这个新王的高招,看看我究竟是能不能活活的打死你!

        ”葛启之放下狠话之后,就是退到了一旁,同时,他在说的时候,还不忘的撇了一眼国尉昭章表示自己的无意争斗,示意他放心自己,这时候的他后退到一旁的动作就是在向国尉昭章示着自己的好。

        这时候,眼见着自己的阴谋即将成功,又是突然的被那葛启之给识破。

        这时候的冷面杀神焦林仙却也是没有丝毫的愤怒,只是依旧冷这脸,至于是对于那葛启之威胁的话语,丝毫的没有在他的心底留下丝毫的痕迹,对于葛启之的话,自然是不放在心上的。

        这时候的冷面杀神焦林仙,只是皱着自己的眉头,可以说是簇起眉头来,眼中有着冷光,在这冷光里面的则是那深邃无比的,让人琢磨不透的冷面杀神焦林仙的苍老瞳孔的深渊!

        这一时刻的冷面杀神焦林仙的情绪却也是冷静了下来,整个人的心境都是变得古井无波了起来,现在这样的冷面杀神焦林仙,才是真真正正的他,冷静,孤独,寂寞,如同强者一般的胆魄。

        也是在这一刻的冷面杀神焦林仙才是彻彻底底的成为了那个曾经是镇压一切,在整个楚越国之前的时代是唯吾独尊的存在,是楚越国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个赫赫的威势的冷面杀神焦林仙了。

        现在的冷面杀神焦林仙抬起来自己的眼垂,在这一刻,用那无比强硬的口气夹杂着无尽的冰冷讲道:“小辈,此时却也是容得你猖狂几分,待我登临称王之日,定然的取你项上人头!”

        说完之后,也是不去看那葛启之了,这时候的冷面杀神焦林仙在说完了那一句之后,并不去注意那葛启之,只是,突然的语气威压了,整个人都是严肃了起来。

        独眼墨龙的浑身威压在这一刻也是积攒到了顶峰,周身之上有着是恐怖无比的雷电缠绕在了他的身上还带着那股滚滚大势,仿佛是想要将金陵城上面的这一片天都给倾倒了下来的滚滚翻腾如同浓墨一般的乌云,他讲道,话语之中有着无尽的威严,还带着无与伦比的霸道。

        这一刻的冷面杀神焦林仙仿佛是重新的回到了他之前最为巅峰,最为高光的时刻一样。或许,这个时候的冷面杀神焦林仙就是他现在这已经是苍老之后直到生命的尽头所能达到的最为巅峰的高光时刻了。

        只见,此刻的冷面杀神焦林仙严肃起来,对眼前的国尉昭章讲道,那巨大的威猛是独眼就这样的映照着眼前的一袭红衣的国尉昭章的身影,他的身影就好似在一摊湖水之中倒映着一。

        ,此刻那一袭红衣的国尉昭章在冷面杀神焦林仙的面前已经是变得渺小无比,这一刻看起来就好像是野兽与人的面对一样。

        只见,冷面杀神焦林仙讲道:

        “道友之道,在下自愧不如道友之大道所通达,然则,终究是求道之人,古言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我相信这个道理,道友是一定会懂得的,一定是不会不懂的。既然是如此,你我都不过是那求道之人罢了,如此下来,今日这一场是一定要做过的,我相信这其中的道理道友一定是懂得的,也是应该懂得的!”

        “那么如此的话,对于这样的浅显易见的道理,我相信道友不会不明白的。既然是这样,那么为了我的道,道友,今日这一场就是,不是你死,或是我亡的死局了,已经是解不开了。”

        “道友可明白我的意思?那我这样说好了,不是我打死你,那就是你打死我!道友,此番言论太过于惊世骇俗,以至于阻乱在下道心,在下心智不坚,那就是手底下见真章了,毕竟阻人道途,无异于杀人父母,此乃大忌,道友应当是知晓。

        冷面杀神焦林仙狰狞着笑容,话语之中充满了揶揄之色,还不忘对于在一旁安定神色的葛启之进行着讥讽,不过话语之中的杀气十足,凶机毕露,此刻的冷面杀神焦林仙才是彻彻底底的展现了他的獠牙,闪着森然的寒光,要将一切撕碎,见那血光才肯罢休的无尽阴狠。

        面对着眼前这位凶光毕露的冷面杀神焦林仙,这时候的国尉昭章眼中没有丝毫的惧怕之色,面对那冷面杀神焦林仙的威胁和杀机,这时候的他眼中除了无尽的冰冷就没有了,那冰冷却也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可以说是此刻的国尉昭章脸上的神色丝毫没变,依旧如故。

        对于冷面杀神焦林仙的挑衅,此刻的国尉昭章很是不屑一顾,对于他的话语,在这一刻却是做出了回应,平淡无奇,没有丝毫波澜的声音,面对着那冷面杀神焦林仙的愤然杀机之语,此刻的国尉昭章极其的淡然,就这般,他讲道:“道友之道,已然出了差错,今日道友闻我大道1,依旧是执迷不悟,死不悔改,那么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今日便是道友之道身,崩殂之时,却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歪门邪道的什么,下辈子,希望道友还是不要再碰这些东西了,毕竟,动了不该动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既然是如此,那么道友,今日已然是坠入了邪道,那么我就送道友早日超生吧!”国尉昭章此刻是一席红衣,一口白牙,面容不惊的对着眼前的已经是化作了独眼墨龙的冷面杀神焦林仙说出如此凶狠的话语,对于之前冷面杀神焦林仙的杀机毕露的话,做出了最为强硬的回应和回击。

        听到了眼前的国尉昭章毫不犹豫的怂了上去的话语,此刻的葛启之只觉得,这一次,有好戏看了。两个人都是当仁不让,都是针尖对麦芒,那么下面的他们只能说是手底下见真章了,毕竟是嘴皮上的功夫,谁都不弱于谁,都是千年的老狐狸,谁还玩聊斋?

        这时候的葛启之打定主意在一旁好好看戏,又是后退了些许的距离,顺便是让四周的甲士兵卒们也是后退了开来,将这皇宫内院之中的绝大部分的场地都是留给了他们。

        在这时候的,四周的兵甲士卒,除了葛启之自己的那八百黑甲战骑后退了开了,其余的却也是没有听这葛启之的话语,这一幕,也是让那葛启之嘿嘿一笑,却也是不再多管闲事。

        自己愿意出言帮他们一把,是自己的心情好,这些人不听,那就是不要怪罪他了,毕竟是自己可是有言在先了,这些不听所造成的后果就是应该自己去承担,在之后,也是不能抱怨眼前的葛启之的,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在见到这一幕,那国尉昭章也是对着身后的城卫军的精锐黑甲力士们发出了命令,让他们后退了开来。那冷面杀神焦林仙也是见此,让自己的人手后退开来了,两个人现在就是一副要做上一场的架势,如此已经是不得不做了,毕竟事情已经是到达了这一步了。

        看着眼前的人都退走了,感受着眼前的空旷,葛启之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感受,在那皇宫内院的中央的大片空间之上的高台,那一席红衣的国尉昭章在此刻看起来是那般的风华绝代在这时候,已然是汇聚了全场的目光,已经是成了焦点,至于对面的则是已经是化身了独眼墨龙浑身洋溢着奔腾游走的闪电,还有身后伴随着那滚滚的乌云,整个龙身子的大半部分都是在那身后的乌云之中,这时候的局面,已经是很是严峻了,双方两个人在这一刻都是没有丝毫的动作。

        两人都是在等待着一个时机,这个时机在到来之前,两个人就是会在这里,像这样的僵持着。

        国尉昭章此刻是一身红衣随着那冷面杀神焦林仙的气势威压,给压迫的无风自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此刻的他却也算是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畏天变的少年一般。

        英武的面容之上,有着不可明说的刚毅,在这时候的他看着眼前的独眼墨龙,也就是冷面杀神焦林仙,这时候,他双目之中带着无尽的光芒,就好似汇聚了目前的整个天地的光芒一样。

        可以说此刻的1国尉昭章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是达到了顶峰,而且他那人间三火,在这一刻也是猛然的发涨,不停的变大了起来,血脉之中的力量也是在此时不停的变化着,也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的血脉之中迸发着。

        四周的天地异象不断的变化着,任凭那冷面杀神焦林仙如何威压何等威势,这时候的国尉昭章却也是不慌张,两人就是这样死死的对视着,这是两个仇家的对视,生死之敌的对视。

        这天地之力,在拱卫着国尉昭章,在他的身边游走,带着不可言说的力量,四周的天地大势逐渐的加持在国尉昭章的身上,用一种此刻的独眼墨龙也就是冷面杀神焦林仙看不到的力量。

        在这一刻,冷面杀神焦林仙看着眼前的国尉昭章。

        只是觉得有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那就感觉让他现在依旧是感到了些许的恐惧,这是来自于他身体上的血脉之上,这样的恐惧感让他有点不舒服,也是如此,更加的慎重了起来。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