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红楼春

    第九百八十五章 宝玉疯了

        金陵应天府,大牢。

        一单间素净的牢房内,薛蟠头上包扎着绷带,隐隐见血的躺在那。

        两个金陵城内最好的郎中在那施针诊治,过了好一阵后,薛蟠鼻青脸肿的脸上,眼睛缓缓睁开,道了句:“等我贾蔷兄弟回来……”

        牢房内金陵知府李骥面色微微变了变,眼神有些古怪。

        这话怎和武大郎说的那么像……

        李骥也觉着晦气,先前回报的人说,贾家只道人在粤省,他还夸贾家有聪明人,都省事。

        谁料一群金陵公子哥儿正巧在秦淮河画舫上截到了在吃花酒的薛蟠,一番冲突下,薛蟠自爆家门,便撞到枪口上了。

        好一通奏后,送到了应天府衙。

        这烫手的山芋落在手里,李骥当真觉得棘手。

        薛蟠既然落网了,就不得不过审。

        且薛蟠既然在金陵,贾政就一定也在,不得不传召。

        否则,他的官声就会和臭鸡蛋一样。

        可金陵那伙子明眼人看,都知道早晚要完,偏他们还在垂死挣扎。

        这个时候把新党得罪死了,着实没甚好处。

        好在有师爷出主意,派往粤州送公文“拿人”的差人,会给贾蔷送一封信,详细的说明缘由。

        眼下,就只能保证薛蟠齐齐整整的,别闹出人命来就好。

        “不是说还有一人吗?据说是贾政之子,那可是皇贵妃的亲弟,莫要出甚么差池。”

        李骥皱眉问道。

        那群金陵纨绔似乎也不怕他徇私,将“逃犯”送至府衙后就扬长而去。

        师爷闻言摇头道:“那位国舅,和那伙子又去吃酒去了。”

        “甚么意思?”

        李骥一时没反应过来,转头问道。

        师爷苦笑道:“那伙子说贾家那位宝二爷和这位薛大爷不是一路人,是国舅爷,也没做过恶,倒是可以亲近亲近。”

        李骥皱眉道:“他们当着贾家那位国舅爷的面打人抓人送官,那位国舅爷还和他们亲近?”

        师爷也扯了扯嘴角,道:“反正在衙门口,是一道说笑着离开的。”

        ……

        “宝玉!宝玉!你大哥哥呢?你大哥哥在哪?”

        金陵城荣国府,荣庆堂上,薛姨妈看着酒气熏然的宝玉,焦急唤道。

        宝玉圆脸上一双眼中醉意朦胧,听闻薛姨妈之言摆手道:“大哥哥叫……叫梦然兄、子江兄他们,他们送去了应天府衙……”

        虽然早就知道了此事,可这会儿从宝玉嘴里听说,薛姨妈仍是撕心裂肺的疼。

        贾母倒先反应过来,狠狠瞪了宝玉一眼后骂道:“那群黑了心的下作种子,都是哪家的?”

        宝玉若是清醒时候,必能回过神来,可这时酒醉,又真心觉得对方在理,便正色看着贾母道:“老太太这话偏了!梦然兄、子江兄都是寒门子弟,却又都是芝兰玉树般的人品。如我这样的王孙子弟虽出身于侯门公府之家,和其一比,则成了泥猪癞狗。莫说我,就是蔷哥儿亲至,也比不得人家。人家也是因为咱们家果真做差了,害了冯渊性命,才……”

        “住口!”

        见薛姨妈终于反应过来宝玉站在哪边儿,一张脸都青了怒视过来后,贾母也气的发抖,啐道:“如今你大了,并不学好,让人当傻子一样哄了去,亲疏好赖不分,还灌这么些猫尿,等你老子回来,再叫他管教管教你!”

        宝玉闻言,却不似往常那样害怕,反而耍起酒疯来,挥舞着手臂哈哈笑道:“他们说的在理,老太太,他们说的在理!要不是家里出了一个无君无父祸国殃民的贾蔷,哪有那么许多事?他们说的都对,他们说的都对。林妹妹……没了。宝姐姐……没了。云儿……姐姐妹妹们……都没了!袭人……金钏……太太……娘啊!娘来接我了!娘来接我了!”

        见他疯癫癔语,贾母唬坏了,薛姨妈也唬住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屋子里的婆子媳妇们听宝玉说王夫人回来了,一个个也吓坏了。

        贾母哪里还顾得再去关心薛蟠,忙上前大哭叫道:“宝玉!宝玉!”

        宝玉却恍若未闻,大哭之后又大笑道:“今儿我可要离了这家去了,从今以后,我可不在你家了!快些收拾打发我走罢!”

        贾母闻言哭的心肝都要碎了,忙叫媳妇嬷嬷们把宝玉拦下,又请了郎中来看过后施针用了药,方睡下。

        贾母一脸憔悴,同薛姨妈道:“必是见他大哥哥被人害了,他又救不得,憋在心里才得了癔症。还是想法子先救人,救出来了,就都好了。”

        薛姨妈还能说甚么?想法子,给贾蔷去信罢……

        ……

        粤州城,伍家花园。

        万松园正堂内。

        潘泽对着烛火方向,看着手中的瓷盏,手都有些颤。

        大燕的瓷器十分精美,但色泽偏青偏暗,就是所谓的天青色。

        而眼前这个杯盏,却是前所未有的洁白。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