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一代天师

    第654章 小木屋

        

        当风起云用水把它冲洗干净后,那个圆形的器物就完全显出了本来的模样。它是一个空心圆形,正中有五道互相交织的横线,只可惜已经断了其中的两道。从断裂处的材质不难看出,这东西是用土陶制的。

        “太阳轮!是它嘛?”她看着查文斌吃惊的问道。

        “很像。”查文斌拿过那个小玩意仔细斟酌了一遍,又问胖子道:“你在哪里找到的?”

        “我沉到沙里的时候,就在我手边上,随手一抓就捏住了。后来老何叫我别动,我就没敢再动了,就连这玩意儿都忘记了松了。后来我一看,它有点眼熟,我在想它到底是被水冲下来的,还是说这片流沙下面本来就埋着什么。”

        “埋的话不可能就那么浅,”超子道:“依我看,大概率是从上游冲刷下来的。不过这却证明了查爷的一个猜想,巴蜀的发现和这里存在着某种渊源。按照人类文明的进展,陶器是要远早于青铜器的。但是从神话故事的角度来讲,那个时代还属于洪荒呢,所以我认为顺序应该是:洪荒神话到陶器再到青铜。”

        “超子这波分析有道理,”查文斌道:“我也倾向于它是被冲刷下来的,不过这也是好事,证明我们的方向是对的。但这回确实是我冒失了,害的诸位差点出大事,在这儿我得再次检讨一下自己。”

        “那现在怎么办?在这儿过夜还是?”风起云捂着自己的双臂道:“这地方晚上温差太大了,我怕扛不住啊。”

        “这里晚上怕有零下二三十度,我在想是不是可以等晚一点,等到这片含水的流沙全部冻结实了咱们再走?”他又看问胖子道:“你怎么样?”

        胖子扭了一下脖子,想要表示自己没问题,可那阵酸爽的痛立马又让他老实了下来。

        “没事,查爷!我这只是手和脖子伤了,我腿又没伤……”

        “好,那就大家抓紧休息。等到子夜时分,咱们再穿过这片流沙。”

        夜,越来越冷了,西北风呼啸着从各个缝隙刺入人的骨头。一行人背对着西北,尽力的互相靠在一起围成个半圈,正中的火堆烧得大大的,但这点热量瞬间又被大风给带走了。

        超子用力在地上来回蹬踏了几个来回,地面发出“铿铿”的坚硬声。

        “差不多了,查爷,我看可以出发了。”

        查文斌瞄了一眼那个正蜷缩成一团的老人道:“猴爷,您吃得消嘛?”

        “我这把老骨头还硬朗着呢,没事。”他哆嗦着挣扎爬起来,但又立刻跌了回去。等到他再度争扎着爬起来时,查文斌有些有些于心不忍道:“要不,还是算了吧。”

        “没事,没事,”猴爷甩手道:“你别看我年纪大了,但我过去是和药材打交道的,老底子养的好。在这干坐着其实也是挨冻,还不如到处走走。”

        这地方连个避风的地儿都找不到,的确也是让猴爷跟着为难,左右把心一横,查文斌还是决定拔寨启航。

        行走在冰冻的流沙上,周遭又是零下二三十的大风,且他们还是迎风走,那种滋味儿是没法用言语表述的。

        一路上没人讲话,因为根本张不开嘴,戈壁环境的残酷要远超他们的想象。

        事实证明,没有戈壁经验的他们还是低估了大自然的能力。率先倒下的就是向导天成,这个孩子本就患病,底子又薄,纵使他从小生活在这里,却也禁不起这番的折腾。这孩子倒下的时候,恰好身旁就是风起云,一把就给搂住了,连忙示意大家停下。

        “停下,停下!”她背对着队伍吼道,查文斌摸了一把那孩子的手腕,脉象十分虚弱,得立刻找地方给他升温。

        环顾四周,到处都是一片黑乎乎的戈壁。恍惚间,胖子的头灯扫射到东南方位有一片灰蒙蒙的东西,他觉得有点遮挡物,总比眼下毫无遮挡的要来得强。

        “那儿!去那儿!”

        架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天成,几个人朝着远处的小点开始移动,待走近了一看,还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儿竟然有一座木屋,更为重要的是木屋的间隙里隐约透着一丝闪烁的火光!

        敲门,无人应答。再敲,又等了片刻,还是没人。于是超子便试着推门,门竟然没锁,自个儿开了。

        屋内正中的位置燃着一盆正旺的炭火,烧得红彤彤的,炭火上还挂着一个黑乎乎的炉子,里面正“咕嘟嘟”冒着热气,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酒香。

        几人刚想进门,便听那屋里有人喊道:“谁允许你们进来的啊?”

        “有人啊?”超子探头打量着,东边的角落里还真有个人裹着一床脏兮兮的被子在那蜷缩着。那人没回应,他又道:“我们迷路了,有个两个同伴都伤的有些厉害,能否借您的屋子歇一歇?”

        那脏杯子轻轻挪了一下,不情愿的道:“把门先关好,多冷的天不知道嘛?进来后,别打搅我睡觉!”

        一边道谢,一边忙着进屋。有了这个小屋,加上这盆炭火,倒也让他们暂时忘却了去追究,为什么这茫茫戈壁里会出现这么一座奇怪小屋?

        看着天成那紫中泛白的脸,查文斌给他轻轻搓着手背道:“这孩子冻得够呛啊。”

        “怎么办啊,眼下这条件,我真怕他撑不住……”

        那男人又道:“把壶里的热酒给他灌下去不就行了!”

        风起云也是着急,伸手就去拿那壶,但却忘记壶把上的温度极高,烫的她“啊”的一声。

        “真笨!”那男人嘟囔了一声后,掀开了那床烂被子,超子瞥见他身下压着一杆明晃晃的猎枪。

        终于是瞧清楚了,这是个满脸长满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五大三粗的,披着乱糟糟的头发,浑身裹着一层又厚又粗糙的兽皮。男人走了过来,捡起旁边的一块黑乎乎的布,又找来个破碗给倒了一碗酒。

        “拿着!”他对查文斌又喝道:“难道还要我教你怎么喂么?”

        灌了两口酒,天成便开始咳嗽起来,又听那男子道:“再来个人把他衣服脱了,再用这个冷的酒推,一直推到皮肉发烫发红!”

        按照他的法子一阵折腾,天成的脸色终于是慢慢好了起来,不等全身推完,已经睁开眼睛了。

        “老哥,看你这身打扮,莫不是这儿的猎人?”

        “嗯,”他低声哼道:“就是这猎物来的太晚了一点。”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