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一代天师

    第647章 转圈

        !    

        他们三进了屋,就像没事人一样。至于那碗黑乎乎的水,查文斌叫他们喝,他们也就喝了,没二话。

        一直等到他们喝完,风起云又过了一会儿,确定没事后,这才喝了下去。喝这水时,她的心情是很复杂的,她竟然开始对查文斌起了怀疑。

        “不要自责,”查文斌对她道:“你的怀疑是有理由的,如果实我,我也会怀疑。这并代表着你对我不信任,而是你无法确定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风起云没有再说什么,汤水喝完,那股苦涩的味道直达心底。

        一早的天气不错,收拾完毕后,再度开始启程。

        路过那汪泉水时,风起云不禁多看了一眼。她在想,或许她在这里丢的不光只是自己的魂,还有一些更多的东西也丢了。

        中午时分,他们到达了第二个泉。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回连泉长什么样都没人愿意去看了。只是天成说了一嘴大致的方位,胖子就连忙招呼着催道:“可别再带我们去什么泉了,绕着走,小爷我可不想再莫名其妙被泡一整夜了。”

        走到一堵巨大的土丘前,天成停了下来。土丘高约三四十米,左右横跨看不清,它就像平地里拔起来的一堵城墙。

        土丘的上空,几只秃鹰正在来回盘旋着。

        “这里就是自杀谷,我们有两条路可以走。”他指着土丘正中的那道峡谷,道:“从这里可以直接穿过,也可以从左右两边绕行,但是那样的话,我们需要多走一些路。”

        “绕行,要走多远?”

        天成顿了顿道:“三天,去魔鬼谷最近的路就是顺着七个泉的位置,每个泉之间的连线其实就是最短的距离,穿过自杀谷继续往西北走上二十里地就是第三个泉。”

        “那还选啥?”胖子道:“肯定选最近的路啊。”

        “你急什么,”超子道:“他都说了这个地方叫自杀谷,那八成就不是啥好地方。小哥哥,是不是这样啊?”

        “是的,”天成点头道:“这里每个月的农历十五前后,都会有很多动物从高崖两侧跳进山谷自杀,所以才有了这么个名字。”

        “今天是十四,”他再看看那秃鹰,道:“你的意思是,这几天比较忌讳对吗?以前有其他人走过不?”

        “有,”不过天成又道:“但从此以后就没有再出来过。”

        “这么邪门的地方,”胖子拉开袋子看了一下,道:“查爷,我们补给带的不多,如果要多绕三天路……”

        “补给够,我也会从这里走。”查文斌道:“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耽搁,如果仅仅是因为特殊时间而不能进,我想大概总是跑不过那些个门道的。并且,我非常想要去这第三个泉看一看,想去证明一些事。”

        天成见他定了,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山谷里的一片寂静,它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弯曲着来回,其中更是有不少的岔路口,有点像是个迷宫。从山谷的下方往上看,是个倒喇叭口的形状,下面宽,上面反而窄。

        走进去不久后,谷里就出现了很多动物的遗骸。这里又常年干旱,加上现在的低温,有些都已经是风干了。还有的是散的骨架,也有相对完整还带着皮毛的,有些甚至还没腐烂干净,只是被吃了大半而已。

        “自杀谷,还真是名不虚传哈。”胖子道:“这一路我粗粗数了一遍,怕是有不下五六种动物了。大到牦牛、野马,小到兔子、旱獭,还真是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

        正说着,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忽然从天而降,连带着一些滚落的石块,“轰”的一声砸在了离他们不到五米远的位置。

        这是一头野驴,足足有两米多长,怕是不下几百斤。驴摔下来后,还争扎着试图站起来,但一切都是徒劳的。它口鼻处已经有鲜血不断在往外溢,在原地扑腾一小会儿后,慢慢的便停止了争扎。一直到它断气,它的眼睛始终都在看着天空,似乎还在留恋着生前的一切。

        这是一匹成年的雄性野驴,从它的牙齿和脚上的蹄子,以及那健硕的身材,都能看得出它正值壮年。

        以前,他们也听闻过一些动物跳崖自杀的事。某些动物会在自己即将走到生命终点时,找一处悬崖纵身一跃结束自己的一生,这是一种对于死亡的本能。

        天空中,那些秃鹫的身影时不时的闪现而过。

        “它们不会下来吃的,”天成道:“它们会等到两天以后。所以,以前我们从这里走,只需要看秃鹫来不来就知道了,它来了,便意味着安全。”

        秃鹫是吃腐食的,也被称作死神的象征。查文斌没有想到,就连这种动物都不敢在这几天贸然进入谷内。

        他在想,莫不是自己真的有些冒失了?

        但至少到现在,他还没看出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诡异的。于是便又继续往前走,只是尽量选择贴着山谷的内侧,以防像刚才那头野驴一般又有什么东西砸下来,这要砸到人身上,也就和被石头砸中没啥区别了。

        他们走的这条路,是有记号的,山谷的崖壁上被人为的做了白色的标识。天成说,这些标识是以前是没有的,那一年剿匪过后,就有了这些标识。后来,他们也就顺着这些标识穿越自杀谷,甚至有些胆子大的人会专门选择在十六以后进谷寻那些自杀的野兽。

        “是打过仗。”胖子已经看见了一些分布在山崖上的弹孔,并且那些标识也的确是军用的格式,只是不知道当年他的父辈们是不是也是在这样的日子里追击进来的。

        进谷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但天成说他们现在差不多只走了一半的路。

        “这条路我以前跟着爷爷走过几次,”他保证道:“天黑前,我们肯定能走出去的。”

        又过了两个小时,头顶天空的颜色也逐渐变的有些昏暗起来,可他们还在峡谷里转着。

        “还要多久?”超子一直在催问着他。

        “快了,快了……”每次天成也都是这样回应着。

        越到后面,大家的心里就越是急,脚下的步子也就走的越快。可路好似走不完一样,过了这个弯,前面又是一个弯儿,终于不知道在走过多少道弯后,又出现了一头躺着的野驴。

        看着这头驴,他们全都傻眼了,因为它正是那头跳在他们根前的驴。几个小时以前,它就是这样躺着的,几个小时以后,它还是那样躺着的,只不过嘴边和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凝固了。

        他们兜兜转转了一个大圈,又兜回了原地!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