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一代天师

    第634章 寻药

        罗门好像一夜之间就消失了,这个曾经存在了千年的组织说没就没了,无论是明的还是暗的。

        冷怡然的病情虽然控制住了,但反复的放射早已透支了她本就不太好的身体。那年的冬天格外的冷,看着昔日的爱人躺在床上的模样,查文斌把那苦的要命的药汤再度递了过去。

        冷怡然轻轻用手推开道:“文斌,我真的不想吃了。”

        苦她不怕,再苦只要他能快乐,自己也心甘情愿。可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早已是千疮百孔了。

        “听话,喝了它,慢慢就会好起来的。”查文斌像哄孩子一般哄着她。

        她轻轻的摇摇头,又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

        “我是不是变的很丑了?”她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又道:“过来抱着我吧,我挺冷的。”

        轻轻将她揽在怀里,查文斌又把手伸向了枕头下方,却被冷怡然再度给按住了。

        “别,那是留给若水的。”

        查文斌的指尖碰到那盒子,又缩了回来,劝道:“若水的指标比你要好得多,连医生都说她已经没事了,这颗药你知道再吃下去,一切就能好起来。”

        她还是固执的拒绝了,板着脸道:“她还小,万一以后又复发呢?如果你再试图让我吃了它,我就绝食。”见查文斌没了笑容,她又像一只猫似的往她怀里钻了钻道:“放心吧,冬天很快就会过去了,等天暖了一切就都会好起来。”

        给小若水留药,那只是个借口。她知道,查文斌这一生充满了太多险阻,这颗药必须要留下给他。那个曾经救了他们太多次的楼言已经不在了,将来指不定哪天,它就是唯一的希望了。

        “师傅,师傅!”河图抖落身上的残雪,哈着冷气回来了,一进屋他就在那大喊小叫。

        “喊什么?”

        “报告,刘医生拿到检测报告了!”河图挥舞着手中的一张纸道。

        在医院时,查文斌曾准备给冷怡然服下这最后一粒药,但被她拒绝了。刘医生见这种药物有奇效,曾问他要了一点粉末做样本,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那个样本的分析结果也终于出来了。

        上头是一堆密密麻麻的分子式,查文斌也看不明白。河图解释说:“刘医生说,这个药里大概有七十多种元素,其中绝大多数都比较常见,只有这最后的两项暂时还没办法人工合成,不过他会去找富含这两种元素的东西做提纯……”

        “别想了,”查文斌把那张单子递还给了他道:“我尊重科学,但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科学来解决。就拿中药来说,同样的十种原材料,用不同的水,不同的火,甚至是不同的容器和温度,出来的药效都会千差万别,就更加别提药引子了。”

        河图还试图想说点什么,查文斌又道:“你知道金钱鳘的鱼胶嘛?自古以来就是治疗产妇大出血的救命药。那东西不就是个鱼泡泡,成分总比楼言这丹药要简单的多吧?可能救人的就只有那种鱼的鱼胶,说破天其它鱼的也不会管用。”

        “我是看小师娘她身体越来越差……”

        “这个方子只有他有,可如今楼言已不是那个楼言。你师娘的心思我懂,那颗药她是死活都不会吃的。”

        “偷偷给她放在别的食物里……”

        查文斌苦笑道:“呵,她把那药就压在自己枕头下面,我倒是有想过把她弄晕了,但她那性格……算了,起码,现在还不是时候。”

        一旁的风起云道:“我倒是知道有个人对中药的理解很厉害,或许可以让他试一试。”

        “哦,是谁?”

        “以前甘肃有个老牧民手中有个秘方,是专治内出血的,非常灵验,我们当时想跟他合作或者是买下秘方都被拒绝了。这个老牧民的药也是丸剂,和刘教授做的事情一样,我们也拿去化验过,其实成分不复杂。

        后来那个老牧民意外去世了,方子也没能留下。当时负责药的人,就拿着丸剂到处找人问,后来还真遇到了个能看懂它的人,最终还原了这个药方。现在这个药,市场上还一直有卖,效果一直挺好。”

        “赶紧问问……”

        两天后,甘肃首阳,这个西北最大的中药材交易市场里,他们见到了猴爷。

        猴爷,是风氏负责西北中药材的人。风家产业极大,像侯爷这样的人甚至平时根本没有见到风起云的机会,听说她要来,那也是激动的不行。

        这是个快要年近六旬的精干男人,猴瘦,但手长脚长,所以得了这么个外号。风起云说的这个事儿,当年就是猴爷找到的人。

        “我是做药的,很早的时候我就想收他那方子。但那老头是个倔驴,死活不肯,我跟他说救一人和救千万人哪个重要。但他觉得,这东西就不能拿来商用,我们也没办法。

        99年的时候,我去阿尔金山收药,它们那边的黑枸杞和锁阳是全国最好的。收药时候,出了个怪事,有个年轻人挖到了一棵看着从未见过的灵芝,通体血红,那红的就跟拿鲜血刚泼上去一样,而且自带一股奇异的香味。

        在药典里面,我从未见过这种灵芝,收货的同行也没见过,但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东西,只是拿不定价格。当时我出了一万块,这已经是个天价了,可当地人却拉着那年轻人说这东西可能是个宝贝,叫他最好去问问药神爷。

        就这样,我认识了那个当地的药神。据说普天之下,任何的中药,他只要放在鼻子下面闻一闻就能道出来历,年份和产地以及用途,而且这个人就在药材市场里。

        可一闻倒好,那个老头说这个灵芝是剧毒之物,根本不能入药。当时所有人都不信,在争得那个年轻人的同意后,他取了上面的一点粉末,又迁过来一头牛,只往那牛舌头上抹了一点,片刻之后,那牛便口吐白沫,倒地身亡。

        禁止转码、禁止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模式!

        细问之下,那年轻人承认这东西是从自家宅基地里挖出来的,的确是个古墓里。只不过见这红灵芝奇香无比,觉得它会是个宝贝,所以就拿来卖了。而那个黑的,反倒是有一股恶臭之味,早已被他丢在家中一旁。

        得知此事后,我花了一万买了那个黑的,就是这一支。”

        他打开了一个锦缎盒子,里面果然是躺着一支黑灵芝,且有一股呛人的恶臭之味。

        “后来,我就在那边住了一阵子,专门跟他讨教中药材的知识,我也是从他那开始真正接触到中药的门道。包括那个丹药的方子,也是他帮我还原的。只是第二年我再去找他的时候,他人已经不在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后来,他告诉我,这个灵芝叫做鬼灵芝,只生活在死人的骨髓里,并且这个人生前一定是吃了这种毒灵芝死的。埋在地下需过五百年以上,再遇上合适的条件,才有可能从大腿骨处长出此物,且是左右各一,一公一母,一红一黑。其中红的有剧毒,而黑的那颗才是真正的良药。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