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一代天师

    第629章 下蛊

        屋内一片昏暗,那种冷是从骨子里透出的冷。

        摸开墙上的开关,一盏颜色有些暧昧的吊灯闪了两下后亮了。屋内空荡荡的,地板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

        墙壁的四个角,各贴了一道符,分别是:红、黑、青、白。转过身来,门梁上还悬着一枚铜镜,看那镜子的模样,倒是个有些年头的古物了。

        房间里还有个暗门,门上贴着个封条。他过去推了推,门是锁死的。

        “这里,能打开嘛?”

        “我没钥匙,”唐远山面露难色道:“这把锁,是那个先生上的。要不您再等等,我已经派人去请他过来了。”

        “请他?”查文斌立刻显出不快的表情道:“这么说来,你还是信不过我。”

        “不是那个意思,”唐远山解释道:“他是我们这里一个颇有些名望的先生,他也久仰查先生的大名。所以,我想借此机会,你们认识认识,也好让他跟您讨教一二。”

        “道不同,不相为谋。”查文斌转身对叶秋道:“砸开它!”

        不等唐远山有些所反应,叶秋一脚已将那门踹开,巨大的动静立刻引来了外面的那些保镖。只见这道门的后面,是个卫生间,原本却也没什么奇怪的,但在那卫生间里却摆放着一尊站立的纸人。纸人之上,则穿着一套有些性感的粉色内衣,更叫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纸人的下方放着一个竹匾,匾里铺着厚厚一层早已腐败的大米。

        这些大米里不断有狭小扭曲的米虫从中翻滚,米虫又在那纸人身上来回爬动,将那纸人蛀的浑身是孔。

        这一幕,若是将纸人换成死尸,那米虫便就是蛆虫。

        “蚀魂法,好毒的路子!”查文斌回头看着那唐远山道:“一个小姑娘而已,死后不过是有点冤屈罢了,你们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法子来对付一个死了的人?让她的鬼魂日夜受那万虫噬骨的痛,这也是你一个堂堂五大家族掌门该做的事情!”

        被这一骂,唐远山自己也是有些懵了,连声解释道:“查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啊,这个事是这里的负责人办的……”

        查文斌打断了他的话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当日,我替你改祖坟风水时,已下过批言,教你好生经营,多攒福报。这般恶毒咒法,只会教你损运折寿。唐老板,我看你的八字好运要走到头了!”

        唐远山一听也急了道:“这该怎么办啊……”

        查文斌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黄纸来,对那唐远山道:“用这个点了,再去把那纸人烧了。不过有个前提,你得割破自己的中指,把血先滴上去。”

        唐远山被他一唬一吓,已经有些失了方寸,急忙接过那纸,二话不说就给自己放了血。沾了血的黄纸扔向纸人后,瞬间便化作了一团火焰。烧的那纸人上的米虫纷纷四下逃窜,阵阵恶臭之味顿时扑面而来。

        话说这边活儿已经干完了,那边正有人急急忙忙的再往这赶,两拨人恰好就在那一楼大厅里遇到了。

        “唐总……”他又扫了一眼旁边的那人道:“你就是查文斌吧?”

        “你是谁?”

        那人抱拳道:“闾山派吴正中!听闻查先生对我所布的阵法有些看法,所以我特来讨教一二。”

        查文斌也懒得搭理他,转而看向唐远山道:“这种背地里害你的人,你还留着干嘛?”

        唐远山阴着脸道:“给我抓起来!”

        吴正中转眼就被三四个大汉给按倒在地,只听他冲着查文斌是极尽脏言,各种难听的骂娘之术成串的吐出。叶秋上前,一脚给到他的门面,只见这厮飞出几颗牙后,世界总算是安静了。

        谢绝了唐远山的挽留,他借口还有其他事,先行遛了出来,一直到车子开出去四五里地,查文斌这才敢出口大气。

        “第一次做这种事,我这心真的挺虚。老实说,做小人可比做君子要难的多了。”

        “您这哪算小人啊,您这顶多就算是以牙还牙了。”胖子笑道:“这回够这唐远山喝上一壶了,他估计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精明一世,会在阴沟里翻船了。不过,这是他作的,谁让他先对不起你。”

        查文斌到底做了什么呢?当他让唐远山把血涂上去的那一刻,他就注定悲剧了。那张纸上携着的就是那个女子的冤魂,更写着唐远山的生辰八字。

        在她曾经被折磨之死的地方,亲眼看到了自己死后再次被折磨,只会让这怨气上升到极致。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唐远山这个大老板瞬间就会被恶灵盯上,而且还是他自己主动滴血认的。

        而人身上一共有七百二十个穴道,其中邪气要入身体,一般会是在其中十三个穴位进,这也就是鬼门十三针的由来。

        而那具被虫吞噬的纸人身上,早已是千疮百孔。当唐远山的本命符被丢上去后,与那纸人同时焚毁,也就意味着,他周身的穴位在那一刹那是全部大开的,恶灵会从任何一个位置进入他的身体。

        而这个过程,只有查文斌看见了,也就意味着,能解开的只有他一人。虽然简单,但却又是万分的复杂。

        当晚,唐远山便觉得浑身痒痒,先是身上起红点,不久后这些红点就变成了黄豆大的鼓包。那种痒,是钻心的,忍不住会去挠,一挠皮就破,一破就出黄水,更为可怕的还在后面……

        禁止转码、禁止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模式!

        “纸灰飘到哪里,怨气就会跟到哪里。”查文斌摊开了一条肉嘟嘟的白色蛆虫,那条虫是他昨天在那箱子里取出来的,这会儿正在他的手心不断的扭动着。

        “它无孔不入,教人无处躲藏,虽不致命,可却能叫人发疯。法咒的本质就是巫术,我下的这个蛊,就算是楼言来了,也得亲自找我来解。

        这法子,是个下三滥的法子,我也算是违背了一次正道。祖师爷在上,弟子不孝……”

        起初,都以为是急性荨麻疹,送进医院后,打了针,吃了药,竟是没有半点作用,反倒是越发的厉害了。

        并且这种情况远不止他一人,那天只要是去过红楼里,几乎都出现了这种反应。一时间,医院急症里全部充斥着这种奇怪的急性皮肤病人,并且这些人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