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负鼎

    第三篇 《离世-众生篇》 四六六章 边关寂寞无他事 沾染恶习凡尘中

    :,     出现在韦无息眼前的,是一块方方正正的黑色玉牌。这玉牌虽然材质特殊却算不上珍贵,唯独上面有几道光点闪耀倒是十分稀奇,让韦无息一阵惊疑。

        见到韦无息这副模样,罗释生怕罗豪动怒,顿时面色焦急起来,解释道:“无息小子…咳咳,无息大哥!这东西我可有仔细保存!你可不要乱说话来冤枉好人…”

        韦无息不知道罗释是什么意思,也只能实话实说:“罗释兄弟,这东西我从来没有见过。”

        罗释闻言心中暗喜,只当这韦无息十分上道,也是转头对罗豪说道:“父亲,无息大哥都说了此物不是巫图窟的,咱们还是回去吧!”

        罗豪闻言眼睛一瞪:“回去?回哪里去?今天这件事情不解释清楚你哪儿也别想走?平时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以为俺真不知道你们背地里那些勾当?”然后罗豪面色严肃地看向了韦无息,“无息小子别怕,俺来给你做主!你尽管说实话就好!”

        “罗豪前辈,此物当真不是我的…”韦无息不知道这父子二人在打什么哑谜,也是一脸无奈。

        可就在此时,正在被双臂包扎伤口的吕童忽然看了过来,喃喃自语道:“咦?这不是我的玉牌吗?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罗豪的视力奇差,但是听力却敏锐异常。他循声转头看去,才发觉到远处还有不少模模糊糊的竟然是一群人影,也是疑惑地看向了韦无息:“无息小子,这位是…”

        “罗豪前辈,这是…这是我们巫图窟的颅队长…”韦无息不知如何解释男觋,只能暂时如此回到。

        “哦…”罗豪点了点头,然后眯着眼睛看向了吕童,“小鬼!你说这东西是你的?”

        “是…是的…这位大人!”吕童躬身行礼,然后走上前来,“这玉牌背面有个‘颅’字,是在下的名字…”

        韦无息闻言将手中玉牌翻转过来,果然发现了上面的字眼,也是点了点头,疑惑道:“颅队长,这东西既然是你的,为何会在灵犀一族手中?”

        那人群中的谭才面色一白,急忙趁着无人发觉,挤到了人群后面躲藏起来。

        吕童闻言也是一脸糊涂:“巫王大人,在下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该如何解释…”

        罗豪是个急性子,脸色一黑便提着罗释后颈将他扔了过来,嫌弃道:“丢人的东西!你说!”

        罗释没想到意外来得如此突然,但他见到眼前这人并非当日所见,眼神当中也是失望几分,这才开口解释起来。

        原来这灵犀一族一直驻守边关,寻常时候除了修炼就是睡觉,自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族中竟然刮起了赌博之风!而罗释也成了这阵歪风邪气的受害者。

        虽然他开始不是任何人的对手,但他天生爱钻牛角尖,没过多久就将赌博研究得十分透彻,只是在族中赌来赌去实在没什么赚头,让他感觉实在空虚。

        一日,有灵犀族人外出购置物资,恰巧在路上遇到了一场赌局。此人因为害怕耽误正事并没有参与,只是回来时将这件事情讲了出来。

        罗释听后,心思也是活动起来,趁着无人发觉偷偷溜了出去,回来时赚的也是盆满钵满。可惜后来一天,自己赌运不佳,将他这些日子积累下来的“财富”都输了回去。好在他最后拼了一把,这才勉强填平了自己的损失,也是心中唏嘘,发誓戒赌。

        但赌博有人暴富就会有人破产,不是所有人都像罗释一样幸运,搏一搏就能挽回“尊严”。其中一人不仅将带来的东西全部输掉,到后来反而欠下了不少的账。

        因为这人当时欠账太多,没法再赌,其余人便要挟他三日之内一定还清,不然就要找上门去。这人在被逼迫之下果然没有食言,竟当真将所有人的亏欠一一补清,最后又用一块黑色玉牌交给自己抵账。

        罗释已经暗中发誓戒赌,却在最后一次回去时栽了跟头,被罗豪逮了个正着。又被后者强拉着打听到了这人的宗门,要上门将这玉牌归还回来,然后就发生了刚刚的事情…

        真正的赌徒会以自身作为赌注,有朝一日身着华彩,自然会有信徒双手奉上钱来。而将这些钱花到虚妄之处,用那些不着边际的运气安慰自己之人算不上赌徒,只能说是愚昧至极的烂赌鬼。

        听了罗释的这般解释,巫王也是怀疑地看向吕童。

        吕童记得清清楚楚自己的黑色玉牌是被吴礼取走,难道说是这吴礼将自己的玉牌做了赌注,才交给了这灵犀族人?

        他见到自己再次成为了众矢之的,也是急声说道:“巫王大人,之前在下曾与吴礼发生过一些误会,这黑色玉牌已经被他夺了去!所以这具体原因…待我与他一问便知!”

        吴礼听到吕童提到自己,也是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大胆叛徒!竟然出口诬蔑!我吴礼平时素来刻苦修炼,从来未出过巫图窟半步!又如何沾染半点恶习?”

        旁边的巫图窟弟子们闻言,连连点头称是。

        那罗释眯着眼睛仔细看了几眼吴礼,也是摇头叹气:“嗯…的确不是他!”

        “巫王大人!这厮满口谎言,若是不除必成大患!今日我就当着诸位的面,拆穿他的真面目!”吴礼冷笑一声,探手伸向身旁,“谭才!把东西拿来!”

        吕童闻言也是目光一凛,心想这吴礼从一开始就信心满满,难道是真的看出了什么东西?

        “谭才?谭才!”

        “啊…啊!怎么了吴师兄?”眼前的巫图窟弟子已经让到两旁,谭才实在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笑容僵硬地站了出来。

        “你怎么回事?赶紧把你从我这拿去保管的东西交出来!让我将这两样东西稍加对比,便可揭穿这叛徒的谎言!”吴礼道。

        就在谭才支支吾吾之时,罗释却是看清了他的相貌,瞬间激动起来,哪还有半点垂头丧气:“父亲大人!找到了!就是他!就是这小子给我的玉牌!”

        然后他三步并作两步急忙上前,将那谭才拉扯出来,匆匆说道:“小子!按道理来说,你这块玉牌并没你说得那么值钱!不过赌博毕竟不对,我也不再和你计较!但是作为补偿,还请你对我父亲说明…当日你交给我的东西仅仅这黑色玉牌一样,其他财宝都抵给了其他人!”

        那日罗豪发觉了罗释外出赌博,也是狠狠抽打了后者一番,然后又让后者将这些日子赌来的东西尽数还回。可是罗豪最后这日输的极惨,身上除了这黑色玉牌之外便再无他物。但罗豪自然是不信的,打听好了黑色玉牌的来源,亲自带着罗释寻到了巫图窟来。

        罗释话音刚落,一众巫图窟弟子当中便有窃窃私语传来,然后那吴礼也是发觉了不对,咬牙切齿地问道:“谭才!你最好给我解释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已至此,事情不用多说也明朗起来。原来是这谭才赌输了钱,才将巫图窟弟子们的收藏偷盗出去抵债,又嫁祸在了当时恰巧从巫图窟中消失,生死未卜的吕童身上…

        而且谭才没想到吕童回来突然,他担心事情败露,才极力想将这吕童害死!却没想到灵犀一族的到来,还是将事情的真相揭露出来。正所谓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心急忙嫁祸,终究害己身。

        谭才发觉事情再也掩饰不住,也是瞬间崩溃,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巫王饶命!巫王饶命!我实在是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还请巫王恕罪啊!”

        罗豪本来是带着罗释登门认错,却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他可没有心思掺和别人的家事,也是与巫王告辞一声就要离开:“无息小子,这次是犬子给你惹了麻烦!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开口便是!”然后他又是大手一拍,怒哼一声:“臭小子!叫人!”

        韦无息未等罗释开口,也是急忙摆手:“罗豪前辈言重,这次是我家门不严,让前辈与罗释兄弟看了笑话…以后若是有机会,无息一定带上好酒登门拜访二位!”

        罗释本来因为自己一把年纪还要叫人大哥颇为不满,但见到这韦无息颇给自己面子,也是彻底放下芥蒂:“罗释多谢无息大哥!”

        “好!好!好!”罗豪见状连连叫好,声音响若雷鸣。然后只见他浑身上下绽放土黄光泽,直接扯着罗释遁入土中,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看得巫图窟中人一阵瞠目结舌。

        韦无息虽然从老巫王那里听说过这罗豪的神通本事,但这土遁之术还是第一次见,也是稀奇不少,连连咋舌…

        再说这罗豪、罗释父子二人驾驭土遁之术一路分山错石,带起无数沙尘遮天漫地,如同一道黄龙贴地齐飞,好一派壮观之景!怎见得?

        白日朗朗透九天,无端暗雷响连绵。缘是地上黄烟卷,千里之遥一息间!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