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抢救大明朝

    第2267章 一定要讲义气啊!

        “继承的顺序,当然是嫡长为先了”朱由检思索着说,“各国的君主如果有儿子,就以嫡长论之,如果没有儿子就得从同宗领养。而领养也得有规矩,不能随便从宗族里面领一个就算儿子了,要不然非得乱套不可。

        而领养的顺序,自然先以朕之诸子为一支派,如果一派之主绝嗣,则从该支派中根据嫡庶顺序领养子嗣。如果该支派当时没有可供领养之子,则考虑领养孙辈、曾孙辈等,但不可领养同辈或长辈,而在子孙辈未尽的情况下,也不可由叔父或兄弟即位。如果一派之中,没有子孙辈可以领养,才可以在该派之中选择兄弟或长辈继承。顺序是先同辈、后父辈、再祖辈,以此类推。而在同一辈份当中选择继承人时,也必须遵循嫡长优先之法。

        如果该支派没有子孙辈、同辈、长辈可以即位,那么就必须从其他各派支脉中选择领养之子。而且也需要遵循嫡长优先的顺序,首先要从朕之嫡长子一脉中挑选继承之人”

        说着话,朱由检一指朱慈炯,“而朕之嫡长乃是皇次子慈炯也!”

        原来嫡长子是朱慈炯啊!

        包括朱慈烺在内,在场的所有崇祯皇帝的子孙,都把目光投向了这位大明皇帝的嫡长之子。

        朱慈炯也挺了挺胸膛,显得颇为自豪。

        崇祯说“因为慈烺已经过继给了朕之兄长,所以他继承的乃是熹庙所传之皇位以后凡是以兄弟辈即位者,也当将尚未出生的嫡长子过继给无嗣先君,并以之为太侄,以全兄弟之义!”

        大明毕竟是兄友弟恭,父慈子孝的!

        所以像朱棣那样不顾体面,直接抢一个皇位来做,真是太不应该了。正确的方法是立懿文太子朱标的嫡次子朱允熥为皇帝,再把朱瞻基过继给朱允熥,然后再让朱允熥退位内禅给朱瞻基

        朱由检顿了顿,又道“既然慈烺已经过继给了熹庙,那他的子孙已经自成一脉。对于他这一脉之外的朕之子孙各派的继承之权,是列在所有朕之一脉的子孙之后的。而慈炯、慈煜的两派子孙都是朕之嫡系,有优先继承之权。”

        周皇后这辈子替朱由检生了四子三女,四个儿子当中有一个未序齿就夭折了,余下三个,分别是过继给朱由校的朱慈烺,皇次子朱慈炯,皇十四子朱慈煜。

        朱慈煜现在封了代王爵位,领了一万封户,但是并没有发出去开疆辟土,而是留在本土当孝子,整天跟在朱由检和周皇后身边,也不干啥事儿,就是娶妻纳妾生子很显然,他是被朱由检当成了超级备胎使用。

        而朱慈煜的嫡亲哥哥朱慈炯的儿子并不多,目前只有嫡子三人,私生子两人。三个嫡子,一个当天皇太子,一个继承了宁王爵位,一个入继上杉家。入继上杉家的儿子已经出了玉牒,当然不可能再回来继承朱家的王位。而当了天皇太子的孝仁,当然也不可能过继出去。所以只有封地在朝鲜的朱和坂和他的子嗣,才有可能去继承别家的王位。

        至于朱慈炯的两个私生子,则都是和蒙根其其格生的,因为兴子不承认蒙根其其格的侍妾身份,所以他们都是私生子。私生子也不能入玉牒,所以也不可能过继给朱慈炯的兄弟们。而且朱慈炯对他们另有安排他打算把这俩儿子都过继给绝嗣的日本大名。

        日本国有两三百大名,每年都有一两家绝嗣的,所以朱慈炯的俩私生子还是吃香的。

        朱由检看着儿子们对自己提出的继承和过继的原则没有意义,就接着说“朕现在说的这些继承和过继的办法,都是非常紧要的规矩,天地会、列藩会,还有各国的三合会开张的时候,与会之众,都得在祖宗灵位之前歃血为盟,共同遵守,不得有误。”

        怎么还有歃血为盟?

        朱慈烺听了这话,都有点不敢想象大明、大蒙古、小日本,还有一堆大明的儿子国、孙子国开议会的场面了,不会是一群大老拿着大香拜关二爷,再喝鸡血酒,然后再一起发誓讲义气、保江山、扶皇帝,如有违背,三刀六洞吧?

        不过崇祯并没有觉得这有啥不对,他也不知道后世的帮会组织是啥模样的而且喝血酒、拜关公这一套,不就是民间团体一起开大事前缔结契约的仪式吗?

        喝血酒、拜关公,才能显出契约精神嘛!

        “西圣公,”朱慈烺皱着眉头问,“那与会之员用什么名号?”

        不会叫什么“洪门兄弟”吧?

        孔胤正笑道“回太侄殿下的话,臣等商议下来,觉得议政之员的名号应该尽可能体现尊贵,同时也要区分高下。议政之员分三等,上等为宗室之员,可以称为议政王或议政公。中等为勋臣,可称为议政大臣。下等为国人或平民,可称为议政大夫。”

        还算正常朱慈烺想了想,就是有点法兰西三级会议的意思啊!

        “那官员呢?”燕王朱和壕插了一句,“官员不参加议政?”

        “官员当然要参加议政了,”孔胤正道,“不过他们不应担任议政王公、议政大臣和议政大夫。而是应该以本兼各官参加天地会、三合会和列藩会。天地会、三合会和列藩会所议之事,如果涉及各官的本兼各职,他们自然应该与会。否则的话,官员们就不必与会了,以免耽误太多的时间在不相干的议政上。”

        “这个对头!”朱由检说,“本朝的朝会之弊,就是不相干的官员废话太多,所提建议大多没有可行性。如果遇上朕这样善于治国用兵之君,还可以乾纲独断,否则的话,朝廷可就没个准信了。”

        这些都是血的教训啊!

        上辈子朱由检就是因为懂得太少,不能靠自己的知识做出决定,只得听取朝臣们的意见,结果朝臣们大多和他一样无知,而且还特别能胡说,说的他都找不着北了

        想到这里,朱由检又吩咐道“天地会、三合会、列藩会的职权只有三个,一是监督国君继承;二是对国家的民政、财政提出建议;三是监督朝臣,弹劾贪鄙不忠之徒。

        至于其他军国重事,天地会、三合会、列藩会一律不许讨论。”

        朱由检其实对君宪什么的,并没有太多的概念——实际上早期的君宪都这样,就是一群不大懂的国王、贵族、大臣在瞎搞。而他之所以要搞这么个东西,其实是为了监督皇位继承的可不能把属于老朱家的宝座交给乱臣贼子!

        “至于同盟会,”朱由检又道,“同盟会与会之员,由各国的天地会、三合会、列藩会推举,其职责除了监督国君继承之外,则是监督同盟诸国的军事、外交,并提出建议,但不可干涉各国的民政、财政。以后同盟各国,都是父子兄弟之邦,当一致对外。而各国之间有什么矛盾,就拿到同盟会上来说吧!”

        。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