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创神坛

    第二百四十四章 神秘过客

    :,     夜林幽暗,使得本就复杂得犹如迷宫的小径更加难以辨认,在两条岔路相交处,裴邱和严志煜面面相觑,双方神色都极为诧异。

        “咳……看来我们成功把剑虎偃兽给甩掉了。”严志煜喘着粗气,努力挤出一丝笑容。

        “先别高兴太早,也不清楚江施主脱离危险没有。”裴邱耸了耸肩膀道。

        “总之……我们先保命要紧。”严志煜脚下踩断一根树枝,却发觉断裂声中夹杂着野兽的磨牙声,赶紧挥手示意裴邱保持静止,“等会儿……你听……”

        树丛中蹦出三只晶怪,龇牙咧嘴地向两人扑来,其中一只从背后抱住,就在血口正要朝他脖子咬下去时,尖刃径直贯穿那晶怪的喉咙,使其痛得跌倒在地,那把名剑长约六尺,剑身晶莹剔透,形如流水,却利如钢筋。

        裴邱一眼就认出了这把剑乃天下十大名剑之末——莫失剑,可它怎会在严志煜这样一位无名之辈手中?此人修为平平,若无他从旁相助,怕是要被这群晶怪生吞活剥了。就在这危急关头,他灵机一动,想到脱身之法在于高处。

        晶怪没有攀爬的本领,只要两人跳到树上,就能避开它们的攻击,它们还非常惧怕火焰。

        裴邱示意严志煜摘取翠萝藤的果实,施展炎咒引燃,通过两人不断投掷,使火球在树下形成一道火墙,使晶怪难以靠近树干,然而,此招的负面作用尤为明显,只听树干“噼吧劈吧”作响,越来越难以支撑他们自身重量,两人只好以闪空步从一颗树冠转移到下一颗。

        可是那群晶怪仍然穷追不舍,眼见前方地势平坦,树木稀疏,裴邱决定把希望寄托在开阔地带中央一颗参天古树之上,它长得无比高大,爬到树冠上便能俯瞰整座紫雾之森,任凭晶怪再有本事,在它面前亦蚍蜉撼树。

        某种神秘力量使晶怪一旦接近古树,立即四散而逃,在树上找到立足点的两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到底是自己的策略,还是莫失剑救了他们一命?待裴邱召回炎咒后,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他显得很不自然,引起严志煜的怀疑。

        “你是想让我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严施主,你手中的剑可否借我一看?刚才我们与晶怪打斗中,我怕是看走眼,将你的剑与另一把名剑弄混淆了。”裴邱转了转眼珠子,视线下移到严志煜手中的剑鞘。

        “呃——这只是一把我在市集上买的普通铁剑而已。”严志煜稍显犹豫地把剑鞘交到裴邱手中。

        裴邱拔剑出鞘,在夜光下剑刃看起来毫无特色,确实不是莫失剑,难道他熟记天下十大名剑模样,也会看错?

        严志煜见裴邱久未归还,顿时起了疑心:“你是不是想用天鸷瓶跟我交换?”

        “怎么可能?你别胡思乱想。”裴邱收剑回鞘,交还给严志煜,以双手为枕,躺在树梢上,安静地闭上双眸。

        此时天色已晚,早已身心疲惫的严志煜也懒得揣摩裴邱的心思了,用几根树藤固定好身子后,侧卧睡去。

        经过一段漫长浅眠之后,突然传来“咕噜噜”的泉水声,使严志煜猛然睁开双眼,起身望向置于裴邱衣衫内的天鸷瓶,闪烁着青光的瓶口,激起他内心中强烈的渴望。

        此次选拔赛必然会产生三名优胜者,他和裴邱仍是竞争对手,既然对方已有夺剑意图,他为何不先下手为强?拥有了天鸷瓶,才能在剩余四天时限到来之日活下去,为了求生,他不惜一切代价。

        当严志煜犹豫不决时,内心深处一个冰冷的声音告诉自己:若此刻不下手,以后恐怕很难再有机会。

        于是他缓缓拨开裴邱的衣兜,拎起天鸷瓶,强忍被晨光刺痛的右手,塞入怀中,然后趁裴邱打了个哈欠,确认对方并未醒来,迅速提剑以闪空步跳下巨树,往昨夜江刃飞遇险之地奔去。

        就在严志煜双脚落地之际,他所携剑鞘末端却突显异象,喷出一股白烟,化作一个面容俊俏的男青年。

        那银发男子以树为掩体,尾随严志煜来到断崖附近,远远躲在森林暗处张望。

        只见岩堆附近到处都是晶怪的血迹,以及偃兽的爪痕,生于悬崖边的树丫上挂着一个行囊,它的主人正是之前坠崖的江刃飞。

        难道江刃飞不幸遇难了……严志煜不禁皱了皱眉头,过了许久,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头见到刚睡醒的裴邱。

        “放心吧,江施主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有事。”裴邱揉了揉眼眶,笑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严志煜解开地上的行囊,发现一只空瓶子,头也不抬地问。

        裴邱指着剑虎偃兽脚印延申的森林方向:“当然是继续攻击‘那玩意’,设法以高分赢下选拔赛。”

        “除了击败它,你就没别的打算?”严志煜噘了噘嘴唇,显然对裴邱的回答不满意,“关于‘隐藏任务’,要不要尝试一下?”

        “经过昨夜一战,已知火焰仅能起到阻隔晶怪的作用。”裴邱摸了摸下巴,“至于杀死它们的方法,还是等到王昭林从佑康疗养院回来再说吧。”

        “既然你如此坚决,恕在下不奉陪了。”严志煜拱手笑道,“为保护其他选手的安全,我改变主意了,应该先消灭晶怪。”

        严志煜虽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在裴邱察觉之前,尽快离开。未等裴邱同意,他就以闪空步逃之夭夭了,弄得裴邱愣在原地,为他反常举止感到奇怪。

        接下来裴邱将独自面对这片残酷的荒野险境,森林中缺乏水和食物,随着气温上升,他要以走路替代闪空步以节省体力,他已经四天没有进食了,能活着实属不易,还有跟随偃兽的足迹,找出那家伙的行踪。

        他选择了一条与严志煜截然相反的路线:向西转战至4000米海拔的诹暇山脊线,但越往上攀登天色越暗,他只好减缓行进速度,以便观察地形。

        山间布满碎石和土坡,令人不安的紫雾涌上山头,能见度很低,他只好北边山脉作为参照物,攀扶着松软的岩石小心前进,稍有不慎就会落入万丈深渊。

        当裴邱终于爬上山脊尽头,前方雾气逐渐变淡,一位银发青年从白烟中走出。

        “天蛮族人——你是谁?”来者不知是敌是友?是人是鬼?裴邱手中天释剑出鞘,摆出一副战斗姿态。

        “吾名莫武,来此是为了警告你防范某人,否则将来你会后悔。”那人并无恶意,淡然一笑,“不信你检查一下身上,看少了什么东西。”

        裴邱收剑回鞘,接着翻遍口袋,才惊觉天鸷瓶不见了,懊恼不已,心想肯定是被严志煜偷走了,这个混蛋,连伊朵莉丝修道院的法宝都敢觊觎,到时他该怎么向圣灵修女交代。

        眼见裴邱转身要走,莫武以极快的速度移动到他身前:“现在去追回天鸷瓶太迟了,况且你还有位朋友等着你去救。”

        “你到底是谁?为何知道我被偷之物乃天鸷瓶?”

        “我只不过是一名跟你偶遇的过客罢了,以后嘛……哈哈……”

        说罢,莫武的身影消失在紫雾中,他的笑声回响于天际,充满着桀骜不羁与谎言的味道。

        裴邱讨厌不诚实之人,却不可否认,莫武确实为他指出一条明路:待紫雾散尽后,一栋复合式建筑显现于远处山头上。

        这便是佑康疗养院,与王昭林来的方向不同,沿途杂草丛生,裴邱耗费很长时间才用双手寻得一条捷径,等他来到院外,天色渐暗,此时绕远路走正门绝非良策,他决定在外墙上找一处豁口,由此进入疗养院,实在找不到的话,自己再设法创造。

        还好他运气不错,没走多久,果然有一处断裂的铁栅栏,正好能容一人钻过,石墙下有一段凌乱的刻文:

        我要离开这鬼地方,他们都疯了……为何要吃人……为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

        裴邱猜想应该是疗养院内医护人员所刻,里面一定发生过极为可怕的事情,从院墙毁坏程度可知当时绝非一人之力所为,也许是疗养院的管理者某天疏于防范,才被这些计划逃跑的人钻了空子。

        疗养院后门连接着一条直通地下室的漆黑走廊,两侧共六扇铁门,裴邱掏出行囊内的手电筒,拧开距离他最近的一道门把手,结果一股尸臭味扑面而来,他立即明白这些房间的用途,既然没必要继续探索,不如尽快离开太平间。

        谁知他打开走廊尽头的铁门,又是一条冗长的走廊,尽头的铁门竟然对外敞开,一道血迹延申至房间内。

        裴邱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慢慢靠近门边,以天释剑尖抵住门沿,通过手电筒的光线,他认出这里是一间焚尸室,当他向右转身时,差点没被一双暴露在焚尸炉后边的人脚吓丢魂魄。

        刚开始裴邱还误以为是死人,直到光线照在那人脸上,他才认出是王昭林,伸手一探鼻息获悉王昭林还活着,便喂对方服下一粒“苏生丹”使其清醒过来。

        “我这是在哪儿啊!”王昭林揉了揉眩晕的脑袋。

        “佑康疗养院——你为何会晕倒在此?”

        “糟糕——我的空渊剑和天鲲剑鞘在哪?”经裴邱提醒,王昭林总算想起之前遭剑虎偃兽袭击的全过程,但裴邱却是一脸不解地指着他身旁。

        他目光所及之处,分别摆着剑与剑鞘。

        “这……不可能……”王昭林分明记得空渊剑和天鲲剑鞘已被剑虎偃兽夺去,怎会失而复得?难道某人在暗中帮助自己?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