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大医凌然

    第1361章 落差


        下级医生们是否来上班,是否请假休假,凌然一概是不理会的,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时间安排,给出上班或下班的时间,等到了医院和手术室以后,多数都是因地制宜的选择助手。

        这是凌然的一贯作风,也是因为在云医这样的医院,又有霍主任和左慈典等人,支持了他的粗放管理。

        或者说,如果云医的医生耐不住辛劳和漫长的学习曲线,他们很可能都考不进这个级别的医院,至少最近几年的年轻医生,是不行的。而凌然手底下的几人,如果不能自律的跟随凌然的时间表,他们在凌治疗组里也是呆不住的。就像是进修营里的进修医生们一样,来来往往,许多人只能坚持三四个月的时间,有的甚至连三个月的时间都就坚持不下去。

        所以,在马砚麟抽了个空档,跑去港区学证,凌然根本没去管。

        左慈典倒是打了两个电话,但被马砚麟搪塞了过去。大家跟着凌然都是没什么休假的,但偷空休息个一两天的,还是没什么问题。像是左慈典就会请假去看儿子,带着他吃些好的,再聊聊最近发生的事。

        马砚麟自然也是需要休息的,尤其是在老婆进修的那段时间,每当她放假回家,马砚麟就会被要求休息,有时候,过后的一两天都会被迫休息。所以,马砚麟消失数日,是经常发生的。

        周医生就更不用说了,他的许多咸鱼理由还没有重复过,更多的时候,消失都不用理由。而且,他也不归左慈典管,又总能展现乖巧的一面给霍主任,在或者不在科室里,都让人觉得正常。

        intuitive的基础认证很简单,只需要两天时间。马砚麟和周医生完成了基础认证,才将苏嘉福拉过来,自己又学了两天的进阶,接着就迅速赶回了云华。

        这个时候,凌然才将云大的大体老师全部用过,刚刚从每日医院和学校的来往奔波中,回归常驻医院的模式。

        马砚麟谁都没通知,自己悄摸摸的回到医院,沐浴更衣之后,再进到手术室里。

        凌然背对着门的位置,默默的做着手术。

        吕文斌站在对面,促狭的向马砚麟眨眨眼,并将目光瞄向他的腰,浓眉大眼的笑了笑。

        马砚麟好笑又好气的往侧面挪了挪,落到凌然不用扭头就能看到自己的地方,再轻咳一声,道:“凌医生,我归队了。”

        “哦,马砚麟,状态怎么样?”凌然问这个问题,是从医学、生理和以患者为中心的角度来提问的。

        手术室内,却是升起一阵不约而同的笑容。

        几名大胆的护士,也就是所有护士,都看向马砚麟的下腹以下,并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讨论:

        “马医生估计是真的做牛做马了。”

        “有好东西又不给大家分享就会这样。”

        “卫医生也可以的,平时看不出来呢。”

        马砚麟探口气,先回答凌然的问题:“我状态正好,可以工作了。而且,我是去港区了,不是回家休息。”

        “去港区了,那岂不是可以一边看着维多利亚湾,一边做牛做马?”护士小姐姐们都沸腾了起来。

        “我是跟朋友去玩的,顺便还考了个达芬奇机器人的认证。”马砚麟又是一句话,好像一碟子鲜切羊肉,瞬间将沸腾的水给压回了平静。

        平静们酝酿了几秒钟,接着就以煮熟现切羊肉的热点,看向马砚麟。

        吕文斌更是意外的望向马砚麟:“认证这么好考?”

        “正好有一个名额,考是不难考的。”马砚麟笑笑,目光看向凌然,道:“凌医生,你还记得咱们上次去鄂南,看到的那台达芬奇吧。当时就感觉很好用的样子,我试了试,是真的好用。

        “怎么说?”凌然依然做着手术,脸上看不出喜怒来。

        不过,熟悉凌然的几个人都知道,凌然对于手术相关的东西,向来都是抱着开放的态度的。有时候在外面开飞刀,遇到本地的医生装逼,但凡是个新鲜的,凌然都会认真的看过,才会展示自己的技法给对方看。

        达芬奇机器人在国内并不算稀罕,如今总有几百台的规模,虽然就像是其他高精尖的医用设备一样,主要都在北上广的三甲医院里,偶尔还是能够遇到的。马砚麟相信,凌然对此绝对是有兴趣的,更可能是因为时间和精力分配的原因,才没有立即涉足。

        这也是很正常的。医用领域里的高精尖设备层出不穷,全世界那么多市值庞大的公司,聪明的脑袋都在思考更新和发明新的医用设备,每年都有崭新的革命性成果,但做临床医生的,是不可能每种都去尝试的。

        即使是自己领域里的设备,临床医生们的选择也必然是滞后的。像是术中的超声设备,说起来也是新东西了,可要论起最初的出现,那也是很早以前了。至于临床医生们是否选择,既看他们的需求和能力,也要看医学公司的推广。全年成千上万的医学会议,大部分做的就是类似的事儿。

        但是,达芬奇机器人还是有相当的不同的。尤其是在亲自操作学习了以后,马砚麟更相信它是接下来二十年的未来武器。

        斟酌了一下此前想定的说辞,马砚麟清清嗓子,道:“达芬奇机器人跟我们一般想象的机器人其实没关系的,我上学的时候第一次听到用机器人做手术,还以为人工智能发展到要淘汰医生了,其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手术过程中,基本是没有ai的直接操作的。还是个工具,纯粹做手术的工作。”

        凌然点点头,并不意外的样子。

        “在我看来,达芬奇机器人,更像是高清3d版的腹腔镜。实际上,就是这么一回事。”马砚麟看看凌然,道:“您玩游戏的,腹腔镜,就像是那种2d画面的老游戏,达芬奇就像是3d画面的新游戏,不光是画面好,最重要的是有3d建模,操作反而是更简单,更直观了。我觉得吧,完全没必要特化达芬奇,这东西就是高级腹腔镜,真正用的好不好,还看医生的功力,但这个工具,绝对比腹腔镜要强太多了,不用它的唯一理由,是买不起设备,不愿意学习。”

        凌然说话向来是直抓重点,抬了一下头,就问:“你觉得我们该买一台达芬奇?”

        “对,必须的,这就是趋势。就像是腹腔镜,80年代刚出来的时候,先是美国人大量使用,后来欧洲人,日本人大量的用,咱们国内还在讨论腹腔镜和开腹手术的优劣,其实用不着讨论的,做腹腔镜手术又不是说不能做开腹手术了,无非是当年的腹腔镜要买高价的显示器和全套设备,整机成成本贵,等咱们2000年以后消费得起了,谁还讨论好不好,哪里有医院不买的……”

        吕文斌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脖子,插话道:“达芬奇不便宜吧。”

        “千万级别的,一般得两三千万往上了,看渠道和配置。你要说钱的话,它和核磁共振也就是一个级别的,效果只好不差,我举个例子。”马砚麟舔舔嘴唇,道:“我在威尔士亲王医院里看了一台达芬奇的手术,感觉最特别的一点,咱们用腔镜烧组织的时候,不都是勾起来烧吗?他们不是,直接烧。”

        吕文斌神情不觉一动。

        马砚麟笑笑:“我当时就问,这样不害怕烧到后面的组织?操作的医生就说不会,因为人家有3d视觉,能看到深浅,不像是咱们做腔镜,你只能看到平面的,二维的,不知道后面的组织离的真正有多近多远。所以,人家用的熟了,做达芬奇的手术又快又好……”

        “那买一台。”凌然觉得收入足够多的信息了,转眼间就做出了决定。

        马砚麟一愣:“就买吗?”

        “买。”

        “买第一台的话,至少得两千万往上了,还得有专门的手术室配置。”马砚麟反而心虚起来。别看医院挺有钱的,买新设备也不是说买就买的,新上马的设备,往往都是一两年,两三年前做的决定,期间各种合纵博弈和猫腻不在少数。他找周医生一起,也是计划着周医生能在接下来的一两年里,成为可贵的助力……

        “你去问霍主任要。”凌然根本没有顺着马砚麟的思路去想问题。对他来说,这就跟再买一台核磁共振或者ct机一样。贵吗?贵的离谱。需要吗?有点需求。买吗?找霍主任买就行了,并不需要太多的啰嗦和思考。

        马砚麟懵懵懂懂的出了门,准备好的话,连十分之一都没说出来。

        想想在港区连逛街都没时间去的勤奋,想想熬夜做方案想应对的辛劳,想想面对镜子练习对话的羞涩……成功来的如此简单,又让人无力拒绝。

        马砚麟心里的落差,有奥林匹斯山那么高。

        “霍主任……唔,霍主任才是真正的难关呢。”马砚麟想到这里,重整心情,昂首阔步的向办公区走去。

        :。: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