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明王首辅

    第1496章?弃明投暗?

    :,     嘉靖九年冬月初二,北靖王徐家的豪华楼船在通州码头靠岸,不过却没有一个通州的地方官员前来迎接,这有点不同以往,不过徐晋也不以为意,或者早在他意料之中,携带着家眷径直进了通州城。由于天色有点晚了,徐晋打算在通州住一宿,明日一早再入京。

        就在徐晋携全家下榻通州的当晚,一骑快马抢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京城的阜成门,然后径直去到西厂门外翻身下马。只见此人身披鸳鸯战袄,腰挂一柄制式腰刀,浓眉短须,双目炯炯,神色彪悍,大步上前道:“某家上饶千户所千户余林生应约前来,麻烦通传一声。”

        西厂门外负责站岗的两名番子上下打量了一遍余林生,其中一人揶揄道:“你就是余林生,听说你是北靖王徐晋的嫡系,最早跟着徐晋混的,咋现在还只是个千户,老子还以为跟北靖王混的人物,不是伯爷就是侯爷了呢。”

        余林生眼皮抽了抽,沉声重复道:“某家是应你们督公之约前来的,麻烦通传一声。”

        “哎哟,官儿不大,脾气还挺大的,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卫所千户,就连当朝阁老到了咱家西厂大门口,也得客客气气的,你说你一个千户装给谁看呢!”番子嘲讽道。

        余林生大怒,牵转马头就要离开,两名番子见状急忙上前拦住,吆喝道:“干嘛,你当我们西厂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但见寒光一闪,余林生的腰刀已经出鞘了,闪电般拍在其中一名番子的肩头上,这名番子当场痛得惨叫倒地,估计肩臼已经脱掉了,余林生的左脚同时一记横扫把另一名番子也扫倒,然后一记纵身上了马背,便欲离去。

        “余将军请留步!”

        余林生正要一夹马腹,西厂大门内冲出了一队人,为首者正是西厂大档头贾发,他大声叫住了余林生。

        余林生眼底闪过一丝光华,缓缓地拨转马头,目光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一众西厂番子,冷冷地道:“如何?想人多欺负人少?”

        贾发拱了拱手笑道:“余将军误会了,在下乃西厂大档头贾发,咱们督公有请,余将军请跟在下来,怠慢之处,请多多包涵。”

        余林生一指跌倒在上还没爬起来的两名番子,冷道:“某家仰慕毕公公之名,这才应约前来的,没成想却受这两个鸟人折辱,这面不见也罢,麻烦大档头告知毕公公一声,某家告辞了。”

        贾发笑道:“余将军息怒,都是在下平时管教无方,这两个混账得罪了余将军,在下一定会从重处罚的。”说完神色凌厉地喝斥道:“你们两个,还不滚起来向余将军道歉!”

        那两名番子连忙挣扎着爬起来向余林生道歉,还分别自打了三个耳光。

        贾发又陪笑道:“余将军,你看他们都道歉了,就当给在本档头一个面子如何?”

        余林生沉着的脸这才放松下来,拱手还了一礼道:“不敢。”说完翻身下马。

        贾发使了一个眼色,身后一名番子立即欣勤地上前替余林生牵马。

        “本档头早就听说过余将军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是条英雄好汉,身手了得,铁骨铮铮,比那些靠着祖宗余荫,吃饭等死的勋贵子弟强上不知多少百倍,北靖王不抬举你,真真是瞎了眼了。”贾发眯缝着一对猪腰眼恭维道。

        余林生闻言目光一冷,淡道:“往事就休提了,不知督公传某家入京所为何事?”

        贾发笑道:“余将军果然快人快语,咱们督公找余将军自然是好事,不过容本档头卖个关子,待见了督公一切自有分晓,余将军里面请。”

        余林生点了点头,跟着贾发进了西厂大厅,只见一名老太监正坐在大厅正中的主位上好整以暇地喝着茶,身后是一幅威风凛凛的雄鹰展翅图。

        “督公,余将军带到!”贾发上前行了个单膝礼道。

        余林生打量了一眼座上的毕春,大步上前单膝跪倒,声音洪亮地道:“上饶千户所千户拜见督公。”

        毕春和贾发均愕了一下,前者继而哈哈笑起来,放下手中的茶杯,双手虚扶了一把道:“余将军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贾发不由无语,姓余的刚才在外面装得那么的英雄气概,结果在督公面前立即恭顺得像条狗,可以嘛,这小子挺上道的。

        “谢督公!”余林生恭谨地站起来。

        毕春愉快地笑道:“坐吧,余将军倒是挺快的,比咱家预计的还要早三天到京。”

        余林生在左侧的座位上坐下半个屁股,答道:“督公相召,某家安敢怠慢,是故星夜兼程赶路,幸好赶在了城门关闭之前,否则只能在城外逗留一晚了。”

        毕春满意地点了点头:“咱家十分赞赏余将军的态度,这才是做大事的人,看来咱家这次没有选错人。”

        余林生心中微微激动,拱手道:“不知督相召所为何事?”

        毕春没有回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卖足了关子才道:“余将军莫急,在这之前,咱家要先问你一个问题。”

        “督公请问!”

        毕春瞥了余林生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北靖王这次回乡探亲,不知余将军和他见过面了没有?”

        余林生目光一闪,冷笑道:“见了也等于没见,此事某家不想再提了。”

        毕春其实早就作了调查,否则他这次不会调余林生入京的,现在只不过是在拿话试探核实罢了,此时见余林生果然对徐晋不满,顿时便打消了疑虑,不过嘴上却故作惊讶地道:“这是为何呀?”

        余林生冷哼道:“此人天性凉薄,枉某家为他出生入死那么多年,算了,某家不想再提起这个人,还请督公见谅。”

        毕春微微一笑,叹了口气道:“飞鸟尽,良弓藏啊,咱家可做不出这种昧良心的事来,余将军,既然徐晋不抬举你,咱家来抬举你,咱家不仅能恢复你总兵之职,而且还能恢复你的爵位。”

        余林生闻言立即站起来,大喜道:“督公此言当真?”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