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道门生

    第1869章 做鬼脸的童子

    :,     在这百年时间中,东方墨随意找了一个荒野之地,开造一座洞府后,就开始了闭关。

        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抓紧时间将修为给恢复。

        因为修炼了两世的原因,所以这一世他的修炼,提前就开始了领悟法则之力。

        他有法则本源漩涡这个底牌,所以即便只是破道境修为,依然能参悟法则之力。

        而且他还时常以法则本源漩涡中的法则之力,来淬炼肉身,这样不但能让他对于法则之力更亲近,将来突破的时候,也会更加的轻松。

        百年时间,对于东方墨的修为来说,用弹指即过也不夸张。

        百年后,他便离开了他临时开辟出来的洞府,向着那座名叫晚麟城的城池行去。

        当年的丰子灵,就是在晚麟城中正式加入了夜灵族的古家。

        一百年过去,眼下的此女,应该彻底的融入古家了。说不定还有了一定的身份和地位,可以给他带来巨大的帮助。

        但东方墨微微有些担忧,不知道在见识过大势力和大场面后,丰子灵是否还是跟当年一样,对他百依百顺。

        他的攻心之计要奏效的话,前提就是要丰子灵忠心耿耿。

        东方墨依然以童子的模样踏入了城中,他眼下的样子,没有人能认出来。如果真有能认出他的人,那他乔装打扮得再好,也不起任何作用。

        晚麟城极为繁华,城中的各种修行物资异常的齐全,诸如高阶商铺拍卖会洞府等设施,应有尽有。

        行走在城中的街道,东方墨早有目的地,向着一座古家的家族大殿行去。

        家族大殿这种地方,一般情况下只有族中的核心成员,才能够进出。

        来到正门前,东方墨当即就被拦下了。门前的两个守卫只有结丹期修为,在面对东方墨这位有意将修为波动释放出来的破道境修士时,即便他们是古家的修士,也露出了明显的恭敬之色,并询问了东方墨的来意。

        对此东方墨直言不讳,告诉这二人他是前来此地寻找一个叫丰子灵的古家修士的。

        而在听到丰子灵的名字后,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震色。

        最近百年的时间中,这个名字在古家可是如雷贯耳。

        从外族回归的二祖女儿丰子灵,不说在古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也差不多了。原因就是丰子灵不但天资极高,她身上甚至还觉醒了古家那位半祖境大圆满修为老祖的血脉之力。

        丰子灵和另外一个古家天才,被人猜测,极有可能成为古家的第五位半祖。

        但也正因如此,所平日里想要跟丰子灵攀上关系的人,也多如牛毛。

        所以二人在看向东方墨的时候,难免有些怀疑。

        东方墨倒是没有为难这两个低阶修士,而是取出了一枚玉简,交给了其中一人。

        不止如此,他还拿出了两枚有助于结丹期修士冲击元婴期的丹药,送给了这两个小辈。

        这两枚丹药,是他在之前一百年闲暇时间中,用自己所采摘的几味低阶灵药亲手炼制的。

        之所以会炼制这种低阶丹药,完全就是为了熟悉一下他的手艺。因为或许有朝一日,他或许会再次炼丹。

        得到了好处后,这两个结丹期修士当然对东方墨的事情极为上心。

        在将玉简交给这二人后,东方墨就径直离开了。他来到了城中一间酒楼,点满了一桌散发出了灵气的酒菜。

        这种熟食,他已经忘记有多少年没有吃过了,品尝之下,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举起酒杯,东方墨下意识的看向了窗外。

        熙熙攘攘的街头,行走的修士,就像是在集市中赶集的凡人。

        而仔细一想,似乎二者也差不多,都是为了谋生。

        东方墨一生修行两千多年,除了跟不同女子在翻云覆雨,是最为惬意舒坦的时候,其他的时刻要么就是在闭关修炼,要么就是在跟人厮杀或者去厮杀的路上。

        似乎当修士的日子,跟寿命不过数十载的凡人比起来,要累得多。

        而他毕生修炼所追求的,不外乎就是长生不死,然后享尽荣华富贵。

        但是为了这个,他却付出了数千年的努力。而且他还算是幸运的,更多的人,在为了这个结果奋斗的路上,就陨落了。

        这让他有些自嘲,他努力了数千年还没达到的目标,但是于凡人来说,有的一出生就可以享受了。

        唯一的区别,就是或许他达到目标后,能够享受的时间,更长一些。

        但是享受荣华富贵这种东西,似乎短暂一些,才会觉得有意思,他要是有无尽的寿命,那么荣华富贵久了,多半会无聊的很。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东方鱼,净莲法王,以及司马家女半祖,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有着毁天灭地的实力,而且还寿与天齐。

        但是他却从未听闻过,这些人中有谁成天就是在贪图享乐的。

        按理说,修为只要到了半祖,便可高枕无忧。但或许是这些人将追求至高无上的大道,当成了执念,而且已经在骨子里根深蒂固,他们即便是修炼到了半祖境大圆满,依然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可在东方墨看来,就算是他们全都突破到了祖境,有了至高无上的力量和修为,那又如何?

        因为到了那一步,天下苍生对他们来说,都能玩弄于鼓掌之间。

        那个时候,连个能说话的人恐怕都找不到,又何来贪图享受一说。

        什么好酒好肉,什么江山美人,甚至权力地位,都无法让他们的心绪有任何的波澜。

        这个念头诞生出来后,东方墨内心变得有些迷茫,或者叫疑惑。当他修为恢复,当他突破到了半祖,甚至当他将来觉醒了上一世的记忆,并恢复了上一世的修为,重新成为三清老祖,有了可以和魔祖佛祖平起平坐的地位,可……然后呢?

        那个时候的他,内心的欲望早就已经变得味同嚼蜡,甚至他都没有了能够追求和奢望的东西。世间万物,唾手可得。

        难不成天天就找那佛祖和魔祖聊天不成。因为那个时候的他,也就只有那两人,在他眼中是看不透的。但他又想到,以他们的仇怨,那二人还不一定会打理他。

        并且这一刻东方墨又开始怀疑,当年三清老祖陨落,是不是佛祖和魔祖所为。

        在他看来,如果他是佛祖或者魔祖,成天在毫无追求和奢望,内心也没有任何欲望的前提下,求之不得能有一个人能突破到祖境,到时候也能多一个人说话。

        二人联手将三清老祖给打落下去,也实在是太可惜了一点。

        心中这个怪异的想法生出来后,东方墨觉得实在是搞笑,让他当即哈哈大笑了出来。

        只是他一副五六岁童子的模样,所以笑声满是稚气。在周围众人听到后,看向他纷纷露出了怪异的神情。

        东方墨当即感觉到了不妙,同时他也回过神来,心中暗道刚才是有些失态了。而且他也极为奇怪,不知道为何他心中,竟然会生出刚才那种怪异的想法。

        就在这时,他看向了窗外,而后神色变得极为古怪。

        他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色小衣,长得极为精致的童子,站在街道的一角,正看着他。这童子的年纪看起来跟他相差无几,而且手里还拿着一只糖人,吃的嘴角两旁都黏糊糊的。

        在东方墨的目光看来后,那童子向着他吹了吹鼻子,而后做了个挑衅的鬼脸。

        “嗯?”

        这让东方墨眉头紧皱,不知道对方这是什么意思。

        他下意识的施展了目力神通,想要查看一下那童子的修为。但是对方似乎修炼了某种特殊的功法,亦或者是有某种宝物护体,所以身上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波动。

        “哥哥!”

        就在东方墨心中越发好奇,同时还生出了一丝浓郁的警惕之际,一道让他熟悉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陡然转身,他就看到丰子灵正满脸喜色的站在他的身后。

        “子灵!”

        东方墨微微一笑。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再次看向了街道上那个童子。

        但他却骇然的发现,对方竟然消失了。

        东方墨左右一扫,街道的两头也没有那童子的踪迹。仅此一瞬,他心中的警惕浓郁到了极致。

        “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原本一脸喜色的丰子灵,在看到东方墨的怪异举动后,有些疑惑地问道。

        “此地不宜久留,换个地方说。”

        说完后,东方墨霍然起身。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