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万古神帝

    第三千一百九十四章 大尊逐客

    :,     随着昆仑界彻底复苏,王山中的折叠空间越发浩阔,林连丘,丘连山,扩散向无穷遥远处。

        山川间笼罩永恒不散的灵雾,岩石中逸散紫色神霞。

        悬崖上,丛林中,圣药随处可见。

        今夜,月色浩渺,风清气爽。

        王山深处,张家祖地,小山般的坟墓得有上千座,皆笼罩在九彩神光中。神光中的世界,充满神秘,不像是墓地,更像是一片仙乡。

        张家先贤虽逝,但圣威和神威尚存。

        没有张家血脉的修士来到此处,会被九彩神光阻挡在外。

        张若尘和池瑶在月下疾行,接近祖地时,远远看见,九彩神光边缘处,站着一老一少两道身影。

        是两位道士!

        他们面前燃着香烛,向九彩神光中的墓地躬身行礼,神情很庄严,充满敬重。

        张若尘眉头深深皱起,居然有修士敢闯入王山,来到张家祖地。

        认出其中一人是镇元后,他才少了几分敌意。

        目光落向另一位老者,他白须白发,面容古雅,如深不可测的幽潭,一眼望去看不见任何涟漪。

        张若尘突然间明白了许多,之前的许多困惑消散而去,大步向前,登上山丘,来到二道近处,躬身一拜:“大尊后世子孙张若尘,拜见观主。”

        道门圣地五行观观主,乃天庭二十诸天之一,一身修为高深通玄,凤天必然是在躲他,才会藏到无尽深渊。

        观主一双眼睛,仿佛永远停留在无边宇宙的最深邃处,又蕴含毁天灭地一般的恐怖能量,望着墓地深处,感叹道:“大尊若还在,天庭地狱绝不会像今日这般纷乱,更容不得量组织这等灭世妖邪存在于世。俱往矣,追忆古人,目光便永远都无法往前看。”

        观主转过头来,目光落在张若尘身上,似有洞穿他肉身神魂的奇妙玄力,神情逐渐锋锐,道:“大尊和须弥圣僧,皆是张家,乃至整个宇宙伟贤的存在,做为他们的后人,张若尘你为何自甘堕落,与那些嗜血、残忍、杀戮成性的妖邪纠缠不清?”

        张若尘并不因为对方绝强的修为和超然的身份,就露出丝毫怯弱之色,因为他无愧于心,道:“观主是在训斥晚辈吗?”

        五行观观主深深盯了他一眼,道:“大尊离世,圣僧圆寂,昔日何等辉煌的天尊家族,如今只剩一座座黄土。到了你这一代,本是可以重新崛起,光耀门楣,贫道实在是不希望你走上歧途,让大尊和圣僧蒙耻。”

        “凤彩翼在哪里?是否是从三途河,回了地狱界?”

        张若尘心中鼓声大振,但平静自若,道:“终究瞒不过观主。”

        镇元语重心长,道:“在凤天的涅槃之地,师尊就察觉到了你留下的微弱气息。但,你收敛气息的手段太高明,以师尊的修为,竟都未能追上你。当你现身三途河的消息传来,师尊便料定,必然是你将凤天藏入神境世界,护送回了地狱界。”

        “糊涂啊!”

        五行观观主双眼中,仿佛蕴含雷云风暴,道:“那凤彩翼号称死亡神尊,不知多少生灵死于她手,就连圣僧当年之死,也与她有直接关系。这次本是除掉她的绝佳机会,你怎能如此不明是非,放虎归山?”

        “你可知,凤彩翼的愿景,就是荡平天庭?”

        “你便是跪在大尊墓前,忏悔十万年,也不足以赎罪。”

        若不理亏,遇到再强大的存在,张若尘都可以理直气壮,不卑不亢。但若理亏,气势必然跌入谷底。

        池瑶道:“观主,敢问一句,一人生死,与一界生死相比,孰轻孰重?”

        “自然是一人轻而一界重。”五行观观主道。

        池瑶道:“是的,在我看来,也是如此。若能杀凤天,我便是当场身死,也都愿意,因为这样可以救更多的生灵。”

        “但,在张若尘眼中,一人生死与一界生死,有时候可以一样重。因为那人是他关切之人!”

        “在无法兼济天下之前,只能先守护住身边的亲人和朋友。”

        “观主,这样做,是对是错?”

        五行观观主看向张若尘,道:“凤彩翼以你关切之人的安危,要挟了你?”

        见观主神情缓和下来,池瑶暗暗松了一口气。

        诸天级的存在一旦动怒,杀大神,绝对如斩草一般随意。

        张若尘道:“是!但,晚辈有一愚见,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张若尘问道:“敢问观主,量劫是否将至?”

        五行观观主明白他想说什么了,因此一言不发,静等他继续说下去。

        “天下不少神灵都知,三十万前的诸天征战,十万年前的灭世之祸,都与量劫有关。量劫针对的,绝不只是天庭宇宙,也有黄泉星河。既然如此,天庭地狱为何还要这般不死不休的征战,闹得你死我活?”张若尘道。

        镇元不想张若尘和观主闹得太僵,从中缓和,道:“若尘,战争是地狱界发起的,你这问题,应该问凤天。她是地狱界最积极的主战派之一。”

        张若尘道:“那我很想知道,凤天为何会以灭天庭为愿景?我很想知道,观主可有想过不杀凤天,而是趁她虚弱的时候,游说她一起对抗量劫,停止战争?”

        “天真!一个信念坚定的诸天级强者,你能动摇她的意志?”五行观观主道。

        张若尘道:“这的确很天真,但,观主可有这般想过?哪怕只是一个念头?没有对吧?观主只是想杀了她,以绝后患,但却根本没有考虑过,若能改变她的想法,或能借此阻止战争。量劫一旦到来,她或许也是一股强大的助力。”

        “若圣僧在世,我想,他必定会选择劝说,而不是只有杀戮一个选项。只知杀戮者,与修罗和厉鬼又有什么区别呢?”

        “小子不敢妄想动摇观主的意志,只是虚心求教。”

        五行观观主窥望天空明月,目光中神情闪烁不定,道:“是的,若圣僧在世,怕也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不天真,怎能说出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冲你这份天真,你也不可能是量组织成员。”

        “张若尘,随贫道去五行观修行吧!”

        “观主终究还是怀疑我的身份,想要将我囚禁到五行观?”张若尘道。

        镇元急忙道:“若尘兄,师尊这般做,其一是想保护你。如今,天下神灵都认为你是量机,可谓杀机四伏,只有进了五行观,才能彻底避祸。”

        “其二,你的一品神道修炼法,与道教一脉极为相似,太上曾请师尊收你为徒,指点你一二。当时,师尊是拒绝了的。”

        “今日让你入五行观,完全是看中了你的那份天真。”

        五行观观主气势浩渺,眼神严厉,道:“不!本观主就是有些怀疑他是量机,所以决定将他软禁到五行观。张若尘若真是天真之辈,岂能在天庭地狱之间活得如此游刃有余?岂能在一定距离之外,瞒过诸天强者的感知?”

        镇元苦笑,知晓师尊这是不想给张若尘拒绝的机会。同时,张若尘放走凤天,师尊应该是真的生气了!

        这一次,池瑶被观主身上的威势震慑,被神力压制,张不开嘴,无法帮张若尘开脱。

        “轰隆!”

        墓林深处,一座恢弘磅礴的大墓中,流溢出混沌神光和混沌规则。

        空间的震荡波动,从墓林中,一直传到外面。

        大墓上方,出现二十七重天宇,似虚似实,一道伟岸绝伦的身影盘坐其上。无数星辰在大墓上方显现出来,如同一座独立的宇宙,浩瀚无边,诡异神秘。

        镇元和池瑶皆心性不凡,此刻也露出震撼之色。

        五行观观主本有必须要带走张若尘之心,此刻,却长长一叹:“走吧,大尊下了逐客令。”

        观主看了张若尘一眼,带着镇元向王山外行去。

        镇元心中有万千疑问,大尊就算再强,终究已经陨落。师尊乃是当世诸天,天尊之令都未必要遵从。怎会被墓中显化出来的异象惊退?

        张若尘心中之惊,丝毫不下于镇元。

        难道大尊精神意志未灭?

        只凭这道死后的意志,就能逼退一位修为深不可测的诸天?

        张若尘看向池瑶,道:“你修炼的是,运转此功法,尝试看看,能不能进入九彩神光?”

        池瑶体内神气运转,头顶一层层实态的天宇显现出来,与远处天尊墓上空的二十七重天宇交相呼应。

        一步跨出,九彩神光如水纹一般震荡,但没有阻挡她。

        池瑶和张若尘先后进入墓林,便向混沌神光闪烁的天尊墓急速赶去。二人都是大神,手段非凡,墓林中的杀阵和错乱空间,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

        不多时,来到天尊墓下方。

        这里立着十二尊石人,个个高达数千丈,手持不同的战兵,身上蕴含非同小可的战威和神韵。

        便是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看向十二石人,都会生出一股压迫感。

        他们像是天尊墓的守墓人,又像是曾经真实存在过的十二尊盖世神灵。

        从十二石人的下方走过,池瑶目光看向天尊墓的正下方,屏息道:“那是……大尊的坐骑金猊神兽,它难道还活着?”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