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现代修仙录

    第3174章 排名上升,三阶信息

    :,     “呼气……吸气好,继续呼气……吸气好的,快开到十指了,推进产房去”

        痛经有多痛……曾经打着滚痛的死去活来,此时才知道,比起产前阵痛,那简直就是开胃菜……

        “我知道……”郑涵普颤抖着手握住我的手指,“你更希望的是寒云在你身边……看在我和他长得六七分相似的份上你将就着吧……”

        我使劲的抽了抽嘴角,忍住身体仿佛被撕裂的痛苦,听着他絮絮叨叨,好想挤出嘲讽他的话语,却不想下腹又传来一阵强烈的痛苦

        “深呼吸用力”

        我使劲抓住郑涵普的手,看着他紧拧的眉头,忍不住自我嘲讽了起来……老天爷真是会搞笑,生孩子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竟然是孩子的伯父……

        又一波碾心般的痛从心底传来,下身不由自主的颤栗着往下一用力,那股子疼疯了的劲儿还没消去,下身一滑……

        “孩子的头出来了……”

        顾不上满脸的汗水,由着苍白无力感涌上心头,我轻轻的松了口气,放松了整个身体,任由医生将孩子拽出……

        这一瞬间,压了半年多的肚子,一下子放空了……

        “十七时二十一分,男孩,来孩子爸爸剪断脐带吧!”

        医生宣布完之后,护士递过一把剪刀给郑涵普,郑涵普愣了一下,浑然不知自己这剪刀是给他的……

        护士痴痴的笑了笑,产房里失态的不一定都是产妇,还有那些陪产的男人……

        “我来吧……”发干的唇仿佛被火着了一般,干涸到我没有多余的力气舔舐一下,我借着郑涵普手上的力气半坐起身,一手接过剪刀,另一只手把孩子的脐带扯起,多向孩子那边倾斜了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睛,一剪刀剪断……

        继续躺下的姿势,这才抬起眼皮看了看那个丑的紫不拉几的肉球……呃……虽然产前已经见过很多刚出生小孩子的照片,但是,人家哪里是这么紫红紫红的……

        传说中的呱呱坠地的哭声呢……

        我翘着脖子看过去,那护士流利的清理着孩子的身体,而旁边的郑涵普,那眼睛就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团,愣的在那里生生的发起了呆……

        “这孩子怎么这么丑啊……”我抬手抹了抹脸上的汗水,无奈的摇了摇头,认命的躺了下来……那皱在一起的小脸,真是不忍直视啊……

        “哇”

        “哈哈,还没挨打呢,孩子就因为自己的妈妈嫌弃丑,就把自己给丑哭了……”年轻的护士笑了起来,旁边的医生也跟着氛围轻松了……

        我脸上的黑线骤然增多了,这孩子得多丑啊……才能把自己丑哭……

        “的确是……”郑涵普半天才反应过来,皱着眉头轻轻的说道,“挺丑的……”

        “哇哇哇”小昙昙的哭声更响亮了……

        ――――――――

        “真没有想到,哭开了之后,”郑涵普僵硬的坐在病床旁边,抱着裹着小毯子的昙昙,乐得找不到眼睛了,“长得没那么丑了啊!随我这个伯伯啊”

        “哪里随你了……”老妈在一旁不高兴了,伸着胳膊要抱过孩子,“明明是随俺家昕昕的,你看这眼睛鼻子,你看这小嘴巴……真是和昕昕小时候一模一样啊!”

        “你看你妈高兴的,就跟傻了一样……”老爸坐在我的旁边,帮我把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捋顺,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小可……”

        “爸……”

        我虚脱了般朝着他笑了笑,不为人父母不知道父母的辛苦,那一刻,孩子从我身体里剥离的痛楚,真的是无法言喻,可以想象的出,当年老妈生我们姐妹俩的时候,顺产顺的是有多么累……多么痛……

        “先给昕昕看看,你就不要一直抱着啦”老妈一直没把昙昙抱到怀里,郑涵普真的是占着不撒手的,“快点给昕昕看看,这个宝贝大孙子哦”

        郑涵普把昙昙放到老妈怀里,老妈赶紧抱着到我的旁边,凑近了给我看。

        粉嫩的小脸替代了刚出生那会儿的皱巴巴,此时昙昙的小脸白净的可爱,头发很浓密,睁着一只小眼睛四处打量着,摇摆的小手指慢慢放入他自己的嘴巴里,反射性的就吮吸了起来,惹得老妈低声笑开了。

        “孩子饿了呢……看他自己还知道吸手指……”

        老妈轻轻把昙昙放到我的身边,然后把他的小手从嘴巴里抽出来,一下子没了可以吸的东西,昙昙的小嘴立马撇开了,委屈的就像是说他丑一样,想要哭出来。

        “你们俩大男人给我出去”老妈轻轻的拍了拍昙昙,回身喝斥老爸和郑涵普,老爸会意的点点头,示意郑涵普一眼,俩人一前一后往外走。

        “给孩子喂喂奶吧……”老妈调整了一下我的姿势,先前生产,耗费了太多的力气,这会儿虚脱的都不想动弹,老妈忽的一说喂奶,才感觉出,胸部涨涨的闷,“来,你躺好,我把孩子往你的跟前靠一靠,他自己就找着了……”

        小昙昙小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摆弄他,却真的可以自己找准地方蹭了一会儿,一口就含住了……

        ……吃的真香……看着他满足的样子,我轻轻的笑了笑,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满足的……

        “可不能睡着啊!要不然你一翻身会压着孩子的!”老妈打断我正要闭上眼睛假寐的状态,“再困也要确定孩子在婴儿床上之后你才能睡……”

        “妈……”看着老妈满脸的牵挂,我忽然心疼的低下头,望着安稳的闭上眼睛吃着奶的昙昙,他那么的信任我我是这个世上,他最大的依靠……而曾经,我像昙昙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样让妈妈操心的……

        “没事儿,别担心,”老妈以为我是困到想睡觉了,“你睡吧,等孩子吃完之后,我把他抱到婴儿床上去,没事儿……你累了快睡会儿吧,月子里的孩子才让当妈的吃累呢……”

        ――――――――

        医院里住了五天之后,就搬回了家里,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多了一个小家伙。

        虽然是第一胎,但一切还都顺利,没有之前医生预料的一些可能的并发症,回家坐月子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为了清闲,没有其他人的打扰,老妈谢绝了老家亲朋的所有问候,只是说等孩子百日的时候再摆宴席……我自然知道,这是因为,孩子的爸爸毕竟不在……老妈是为了不让我伤心……

        老爸依旧每天奔波在依旧园、菜市场和家这三点一线上,他热衷于繁琐的公事之后,含饴弄孙……

        “艾以昙艾以昙”老爸拿着相机冲着昙昙摆弄,抓拍昙昙换完尿布之后舒适的萌样,“好的哈哈,我孙子笑得真可爱啊!”

        得知了昙昙的小名之后,老爸说什么也要让昙昙叫他取的大名,本着跟上时代又不忘族谱的信念,老爸生生的指出,昙昙这一代都是“以”字辈,故此,“艾以昙”大名诞生。

        “再过两天昙昙就满月了,”老爸放下相机,看着依着枕头半躺着的我,“你妈的意思是百日的时候再摆宴席,而我想,不如满月就摆一个,就比较近的亲朋好友,让他们来看看孩子,百日的时候,倒是可以办一个大型的宴席,不管是亲朋还是商业伙伴,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聚一下,你觉得呢?”

        “爸,你就看着安排吧,”我摸了摸昙昙的头发,小孩子每天都要长一点,一天比一天机灵呢,“和我妈商量一下就行,我无所谓的……”

        “嗯……”老爸点点头,拿着相机往外走,“我去和你妈说说,如果摆大的宴席,势必会惊动一些我们不想来往的人……再商量一下看看吧,你有事就叫我们。”

        老爸轻轻的掩上门,我慢慢的硬着劲儿坐起来,把昙昙抱进怀里,所谓有儿万事足,是不是就是我现在的样子……

        郑寒云,你想过你的儿子会长的这么可爱吗……

        如果有一天你再次回到这里,并且我们没有在一起,你会不会不择手段的和我抢儿子呢……

        小家伙闭着眼睛蹭了蹭我的衣襟,小嘴巴砸吧了一下,还哼唧了两声,这副饿坏了的模样,弄得我不知所措。

        用手指碰碰他的嘴巴,昙昙立马就做吮吸状,好吧,小家伙又饿了……

        我掀起衣服,露出一侧的丰盈,昙昙像是闻到了味道,立马张大他小小嘴巴的含住柔软的顶端,甚至两只小手都伸过来抱住,大口大口的吸着。嘴角时不时有白色的汁液,一股奶香味袭来,这是宝宝特有的味道……

        小家伙虽然不大,但是一侧居然吃不饱,吸了一会儿之后就又哼唧起来,我赶紧慢慢把他掉了个个儿,又露出另一侧给他吃,这会儿像是宣示所有权一般,小家伙把整个脸都靠在上面,另一只小手却去捂住刚刚吸完的那一侧,人小鬼大……

        “唔唔……”

        吃饱了之后的小昙昙就很嫌弃的把刚刚拼命含住的柔软一口吐出来,粉嫩嫩的小嘴巴跟着一咧开,露出一个满足的笑,没长牙齿的小嘴巴里,还有未咽尽的乳汁,可爱的肥嘟嘟的。

        “吃饱了就睡吧……”我看着他瞪着眼睛溜溜的转着,不想睡觉只想着有人逗他玩的样子,把脸蹭到他的身上,拼命的吸了吸,宝宝的味道,真好……

        “真没想到,你也这么感性啊……”郑涵普提着一个盒子走进来,“居然被我看到这样一面……”

        “……”我扯了扯嘴角,把衣服整理好,反正现在孩子都生了,也不怕脾气不好遗传给宝宝了,“你还来干什么呢”

        “在户籍上,”郑涵普放下盒子,悠悠的起身从我怀里抱过昙昙,“这个小家伙,可是我的儿子……”

        ------题外话------

        终于写到宝宝出生……呜呜……下面就该孩他爸出来了!希望大家支持啊!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