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惊悚诡闻档案

    第208章将君庙里没将君了

        我和沈沐冰两个人齐齐侧着耳朵聆听,我干脆直接趴在了门板上。

        “真有动静!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爬来爬去的。”

        我试着推了提屋门,露出两扇门板中间的缝隙,但地上什么都没有。

        “动静是从他睡觉那屋传出来的。”

        我继续向沈沐冰报告着听到的情况,她沉声道:“声音很靠近屋后。”

        “还真是。”

        我刚一回头,沈沐冰已经绕到了房屋一侧,我和她踩着木柴绕到屋后,正好看见杨兴才半个身子卡在墙根。

        这一幕让我哭笑不得,过去蹲在杨兴才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这大白天的给自己家屋子刨洞是啥意思?我该把你塞回去还是拽出来?”

        我戏虐的看着他,杨兴才紧咬牙关,开始努力往回钻,而且还成功了。

        “你在这儿堵着他!”

        沈沐冰交代了我一声,又跑回了正院,我在屋后守了一阵,听到前面扭打的声音,赶紧也跟着过去。

        等我到场之后,沈沐冰已经把杨兴才反扣住胳膊推进了屋里,我赶紧跟进去把门关了。

        “怎么着?要不要再去试试能不能钻出去?”

        我冲他努了努嘴,看向他床下靠墙的那个洞。

        杨兴才气鼓鼓的坐在了地上,抬头瞪着我们:“这是我家,我想去哪儿去哪儿,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啥对我一个残废人动手?”

        我光顾着抓他,也忘了我们其实也是师出无名,套用了一个经典的逻辑:“那你跑啥?你不跑,我们自然就不会追了。”

        “你们不追我,那我自然就不会跑了。”

        眼看着我们的对话就要陷入死循环,沈沐冰开口打断了我们:“你和棺材里那个纸人是什么关系?她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全村的人都想隐瞒这件事?”

        杨兴才低下了头,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我接着沈沐冰的话往下说:“你也能看出来吧,我们俩是因为你们车间闹鬼才被请来的,如果你不配合我们,后果就会很严重啦。”

        “什么鬼不鬼的?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姚厂长派来吓唬我的?想把我从厂子里赶出去?”

        我没有听他的胡搅蛮缠,谈了口气:“你带她去吃蛋糕,还把钱都给她治病,你喜欢她?”

        杨兴才一下子僵住了,有些难以置信的道:“你怎么知道倩倩生病了?”

        “倩倩?她的名字?”

        我继续询问:“她不是病故的吧?如果只是因病去世,也不至于闹这么大动静,也没那么大怨念。”

        “倩倩就是生病走的。”杨兴才开始哽咽:“但倩倩走了也不得安生,有人要用她镇什么地方,我那天晚上偷听到了,所以才这么干的。”

        我没想到他吐露的这么快,急声连问:“有人是有什么人?镇的是什么?你又干了什么?”

        杨兴才再次抬头看着我:“如果我把这些告诉你们,那你们会把倩倩怎么样?”

        “我们专门来找你而不是直接把她打得魂飞魄散,就已经说明我们的诚意了。”

        事实上我和沈沐冰根本就没有在找到车间里那个纸人的藏身之地,更别说能把她怎么样了,不过眼下杨兴才并不知道这些,轻易的被我唬住了。

        思索片刻之后,杨兴才真的把真相告诉了我们。

        “倩倩是我们武村长的小女儿,前几年查出了白血病,他爹妈不舍得花钱给她看病,我的个人工资存款都填进去了,还是不够。”

        我稍微打断了一下他:“你和倩倩是男女朋友?”

        “嗯。”杨兴才轻轻点了点头:“我比她大几岁,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但武村长看不上我,在倩倩生病以前,他根本就不让我和倩倩见面。后来倩倩生病了,他又想花我的钱给倩倩看病,就不再拦着我们了。”

        我暂时收起情绪,让他接着往下说。

        “这几年下来,倩倩的病越来越重,一个月以前,医生说只有去首都的大医院,找专家做手术,才有一点点的机会能好起来。我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拼了命的加班,把所有钱都给倩倩了。但她去了首都,做了手术,还是……”

        我出言安慰了他几句,让他先略过这些,说后续的事情。

        “再后来倩倩的尸体就被火化了,因为还没出阁,武村长也没给办葬礼。但十多天以前,他又突然找人说要给倩倩发丧。我虽然没跟倩倩结婚,但武村长答应过我,要是倩倩的病能好,就同意我们俩的婚事。”

        “所以我一听说他要给倩倩发丧,就连夜去找武村长,想求他能不能让我也跟着一起送葬,最好是能把倩倩葬在我们老杨家的祖坟。按我们这儿的规矩,没成亲的女人是不能进祖坟的,只能单独找个地方埋葬,以后也只能当孤魂野鬼。”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兴才又面带怒火:“可我刚提起这事儿,武村长就直接让他俩儿子把我打了出来。我被欺负惯了,也不敢再说啥,不过在他家的时候,我看见两个外乡人。跟你俩差不多大,也是一男一女。”

        “我多留两个心眼,过了一会又跑到他家屋后头去偷听,就听那俩外乡人说啥‘将君庙里没将君了’,得用有怨的女人埋进去,还有什么‘煞’啊‘局’啊的,我也没听太明白,反正意思就是说埋进去的女人会很惨,以后都得帮将君看什么东西。第二天我找人打听了一下,武村长就是要把倩倩埋在将君庙那块。”

        沈沐冰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疑声道:“将君庙又是什么?”

        “就是我们厂后头那片地,以前有座庙,后来不知道被谁给拆了,好几年了都。”

        我抿了抿嘴唇:“大意了,当时光顾着看那口棺材,也没顾得上仔细看看风水。”

        自古以来,庙宇的选址,都远比普通百姓家的阳宅更为严谨,所以那片荒地能够被选为兴建庙宇的地方,在风水布局上肯定有其中的道理。

        “之后呢?出殡那天又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继续询问,杨兴才露出怪异的神色:“那天,我是想扮成倩倩的样子去吓唬那些人的,不让他们把倩倩埋进去受苦。可是我穿上了一身白衣服,还没来得及跳出来吓唬他们,那些人就已经丢下棺材跑了。”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