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田园娇宠:异能王妃有点甜

    第八十九章 鞭打

        看到自己爹真的是打算对自己动真格,还以为对方只是说说而已的她吓得整个人都后退了半步,脸色都苍白了下来。

        娘她怎么还没有来?自己都快要被打了。

        “爹,嫣儿如今是你唯一的女儿,你真的舍得打我吗?”

        她把“唯一”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想要提醒对方自己已经是他唯一的女儿了。

        这件事情她始终都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自己想要过更好的生活,想要当官夫人又有什么错?这一切就是她爹自己太好面子了,太在乎外面的人说什么。

        只要林松他考上了举人,在朝廷里面谋得一官半职,那么自己身份立刻就不同。

        而且,自己只要能当上了官夫人,还能够提携提携爹。

        自己就算嫁出去了,也想着自己爹爹一家,爹他怎么能够这样子对自己?

        陆仁富听到被加重的“唯一”两个字,他气笑了,“你也知道你如今是我唯一的女儿,那怎么就不能给家里省点心?你也不想想我是你唯一的爹。”

        话说完,他一鞭子就抽打在了陆如嫣的手臂上。

        “嘶~”

        陆如嫣被抽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眼泪顿时就流得更凶了,好疼,鞭子抽打在身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疼了,不过自己仍然是没有错。

        倔强的同时,她盼望着自己娘赶紧过来救自己。

        抽了一鞭子的陆仁富挥起鞭子再一次落在了她刚才被抽到的地方下一些。

        “啊!”

        这一次,陆如嫣已经忍不住痛呼出声,整个人都因为力道跌坐在了地上,陆仁富并没有有多怜惜,一鞭又一鞭,鞭子不是落在手臂上,就是落在后背上。

        ………………………

        另外一边同样是在后院的陆夫人在老爷生气回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现在听到自己的女儿被传去了正厅,她也急急忙忙的披上外衣出门了。

        “老爷!!”

        刚来到正厅的陆夫人抬眸一看,就看到了陆仁富正举起手中的鞭子想要挥下去,她叫了一声就扑了上去,扑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已经坐倒在地上的陆如嫣听到自己娘的喊声,以及身边熟悉的味道,整个人顿时就哭了出来。

        好疼,她浑身上下都疼。

        可惜陆仁富的胳膊已经挥了下去,想要收住已经来不及了。

        啪的一声,鞭子重重的抽在了陆夫人的背上。

        “哎呦!!”

        昨天晚上就已经被折腾了一通的陆夫人现在又挨了这重重的一鞭,整个人都叫了出来。

        “老爷,这件事情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先听我说。”

        挨了一鞭子的陆夫人在对方再次举起手的下一刻连忙喊了出来。

        她特意把“好处”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因为在他上面这么多年了,她最清楚他的为人。

        他这个人最爱的就是面子和利益,说出好处这两个字,他肯定会停下来听自己说。

        果不其然,最了解他的还是她这个身边人,他果然停住了动作,握着鞭子的手也放了下来。

        “你先退下。”他对身边的管家说了一句,管家也知道这些事情不是自己一个下人能听的,也就听从命令的退下了。

        待管家消失在门口,陆仁富把手中的鞭子搁在了茶桌上,人也坐在了座椅上喘着气,刚刚的一顿鞭子,他都打累了,现在正好坐下来休息,听听她们的解释。

        陆夫人以及陆如嫣见到对方真的停下来了,而且还坐下休息,整个人都是心有余悸的。

        “娘,我好疼。”陆如嫣把脸整个都埋在了自己娘的怀里小声的啜泣着,说出的话伴随着哭泣声却是让陆夫人她心碎不已。

        自己捧在手掌心里的宝贝长这么大都从来没打过一下,现在被打得这么惨,让她这个做娘的哪能不心疼?

        如今的陆如嫣身上大大小小已经挨了上十鞭,手臂上、背后上全都是火辣辣的疼。

        有些地方被打狠的,衣服上都渗出了血迹来。

        而今天她回来后就换上了白裙,现在血迹一渗出来,就无比的明显了。

        身上的血迹加上她苍白的脸色,以及未干的泪痕,怎么看都让人心疼不已。可惜有人买账,有人不买账。

        “老爷,你看把咱们的嫣儿都打成什么样子了!这件事情瞒着你虽然是不对,但是嫣儿都是为了咱们家好。”

        “为了咱们家好?我看她是恨不得咱们家越过越差。”

        对于自己夫人的话,陆老爷子很是嗤之以鼻,这话能信才有鬼,肯定是为女儿开脱编的慌。

        并不知他心里所想的陆夫人见到厅这里已经没有外人在了,也再也没有顾忌。

        “林松他现在已经考上了秀才,而且还是全镇上最年轻的秀才,前途可以说是无可限量。到时候考举人,他的文采加上打点打点,举人老爷的位置可是妥妥的。”

        “举人老爷,您又不是不知道它可是能在朝廷里谋得一官半职的,只要林松以后做得好,升官可不是梦。”

        “你要知道,如果咱们家的嫣儿把他抓牢,以后他就是官家夫人,我们一家也是涨船高。这么好的男人,你甘心让给让你丢脸的钰离吗?”

        她的话很成功的让陆仁富沉默了下来,他听了后就开始在心里思索了起来,一开始计算着利弊以及举人他成功率。

        见到成功把陆仁富说得沉默,陆夫人忍着后背的疼把自己女儿扶了起来。

        看到自己女儿脸上满是泪痕,她整颗心就像被揪了起来。

        怀着心疼,她伸手用帕子给她抹了抹脸,“嫣儿放心,这件事情交给娘,娘会保护你,不让你爹再打你的。”

        “嗯,谢谢您,娘您真好。”陆如嫣哽咽着,她现在身上哪里都疼,很想要回去擦药,也都不知道会不会给手上背上留下疤痕,对于对自己动手的陆仁富,她的心里产生了对他的怨气。

        现在自己还没有本事,林松他还没有考上举人,还得要和他虚与委蛇。

        只要林松他考上去,爹还想让自己提携他,想都别想了,到时候他还要让他跪求着自己原谅他。

        她是个睚眦必报的人,陆仁富如今抽了她将近十个鞭子,而且声势大得全府上下现在肯定都已经知道了,自己在下人中的脸面,威势,一朝全被打散了。

        下人的嘴虽说能够掌控,但难保他们哪一天不小心说漏嘴了,那么自己岂不是丢脸丢丢到了镇上的每一个角落。

        还有,他今天这么对自己,以后别想自己给他养老送终。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