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特工法师

    766、第一百九十章 解剖(4)

    17号哨所的地下生活区设施,女浴室里传出了“花啦啦”的水流声,经久不息。

        此时上官燕红已脱得一件不剩,光溜溜地坐在花洒下面的硬地板上,双手抱膝、缩成一团,任由从花洒里喷出的热水淋遍她全身。

        她又回忆起不久之前在临时解剖室里的一幕。

        但此时她的注意力所在之处,不再是尸体被开膛破肚的恶心场面,而是赵飞那熟悉的解剖操作。这让上官燕红回想起一些更远的记忆。

        俩人离开了燕京,返回羊城途中,他们曾途经明都市。在那里,赵飞带着上官燕红到烈士陵园里谒拜了一群在牺牲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军人——战龙小队的最后九人。

        那时候,赵飞口若悬河地讲解了战龙小队每一位成员的事迹和特长,就像他本人亲身经历过一样。当时的上官燕红只是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奇怪,却并未想太多。

        然而,后来上官燕红与赵飞分开了一段时间,随着上官燕红对赵飞的想念,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一桩桩、一幕幕,重现在她脑海之中。渐渐地,上官燕红发现,赵飞口述的关于战龙小队各位先辈的“辉煌战绩”,似乎都在她与赵飞共同战斗的经历中有过重合。

        例如赵飞说过战龙小队里有一位叫“大鹏”的战士,是一位相当厉害的狙击手,而赵飞本人不正是十分擅长于狙击作战的吗?

        又例如,赵飞说有一位好像叫范娜的女兵,她是一位黑客高手,曾经通过入侵世界联盟军的无人机控制系统,让无人机在敌军中间爆炸;而赵飞也恰好是一名黑客,他也确实在“红蓝淘汰试”也采用过控制敌方无人机杀敌的战术,只不过“受害者”变成了军方考生管祥等人。

        再有,就是赵飞说过一位外号叫“厨神”的炊事兵,在食物中下毒,杀死了一位世界联盟军的法师;而在“红蓝淘汰试”中,赵飞不也正好热衷于在敌人的食物里下毒的吗?

        直到现在,亲眼看到赵飞在她面前展示出纯熟的解剖和尸检技术,这让上官燕红又想起来,赵飞也跟她讲过,在战龙小队里有一位忘了叫什么名字的女军医,也是十分擅长于解剖验尸。

        如果说一件两件还算是巧合的话,这么多的巧合,未免让人觉得太过不真实了些。要说赵飞跟战龙小队没有任何关系,谁会信呢?然而两者之间相差了70多年,当年战龙小队全军覆没的时候,大概赵飞的爷爷都还没出生吧?

        虽然有时候表现出一些“天然呆”,可上官燕红绝不是愚蠢的女孩,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总是会对一些事情的本质有着比较透彻的思考;然而,现在上官燕红却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赵飞。

        对于这个与她相处了几个月的男子,自己还以为对他就算不是了如指掌,但至少也有了一些深入的了解吧?可到头来却看到,赵飞似乎距离她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模糊。

        贱男,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官燕红在心中默默问道。她把双膝抱得更紧。

        

        钉子队的两位队长,在房间里密谈,已经有大半个小时了。

        “照你所说,如果邢干事他们真的要杀害女死者的话,不用这么麻烦,直接动手就行。他们有5位白银法师,联手对付女死者一个白银法师,是很简单的事;又何必好吃好喝供着好几天,还天天在饭菜里下毒,等到护体法盾消退后再以低端手段杀死她,未免也太多此一举了。”明路说出他认为的不合理之处。

        “我们并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样的情况,不能妄加评断。但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凶手其实一开始并未打算要杀死她,在她的伙食中加入魔能抑制剂只是防范于未然;可后来发生某些不明变故,让凶手下定决心要杀掉女死者。”

        “有什么不明变故?”

        “不清楚,但以我的直觉,很可能跟男死者有关。”赵飞说出猜测,“我检查过男死者的尸块,虽然以当时的碎尸程度,能获得的情报很有限,我查不出他的死因,但我还是能够大概计算出男死者的死亡时间。男死者应该比女死者早死12个小时,而尸体则在女死者死亡之前的四个小时,开始被陆行食人鱼啃噬。”

        “会不会这样,那男的首先因不明原因而死亡,女的随后发现男死者被害,凶手为了灭口,就把女的也杀了。”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调查真相就应该这样。”

        “所以说,我们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该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

        “不用做?”

        “嗯。我们只是路过的队伍,并不是侦探。而且我们涉入这些尸骨事件之中,也充满了很多的巧合。”

        “什么巧合?”

        “其一,我们是穿过蜘蛛树林才抵达关帝庙那里的,如果按照原来的行军路线绕过蜘蛛树林的话,就不可能在关帝庙露营了。这是我们得以发现那九具骸骨的前提。”

        “其二,”赵飞拿出了行军地图,“我们是从关帝庙出发,行军路线发生变化,才会在发现尸体的地方过河。如果我们不从关帝庙出发,那么过河的地点就会是这里、这里,或这里。那就发现不了两位死者了。”

        “第三,他们没想到女死者被抛尸河边之后其实根本没死,她很快又醒过来了,爬到了生长着鬼砺草的地方,没让食人鱼吃掉,尸身得以完整保存,让我们发现。”

        “第四,因为通讯不便,哨所里的人虽然知道我们要来,但不知道我们来得那么快,而且还带回死者的尸体。他们还没来得及清除掉两位死者留下的痕迹,所以才会在门口以核查身份为理由拖延时间,进行清理。却不知道,越是清理,越欲盖弥彰。被清洗过的铁桥、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死者房间、什么都没有垃圾场,说明有很多东西不想让我们看到?”

        赵飞一连说了四个巧合,让明路点头称道。但事实上,赵飞没说出口,之所以能在关帝庙发现骸骨,还有一个巧合:他们露营当晚,张启和罗官打算抢走上官燕红手中魔晶核,结果被赵飞揍得满头包,在逃跑过程中罗官不小心滚进藏尸的大坑里,把遮盖物撞开,那九具骸骨才得以重见天日。

        “总之,我们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都不知道,但暗地里要提防他们。应该没多大危险的。”赵飞说出他的总结,“到了明天,我们钉子队跟连队分开的时候,我会委托贾连长把一些东西送回去,很快就会有人来调查的。”
        木子双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