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逆天体修

    第一百三十二,再起硝烟

    最新网址:

        百炼金刚佛说到这里得意一笑道:“比如说为师跟敌人动手之先,带上两包,另外我再带上解药,没动手之前,就先把解药闻上。

        不管对方是谁,我要觉着非用闭血沙不可,就把这包拿出来“啪!”一抖,这抄子就扬出去了。这玩艺儿可厉害呀,多么大的风吹不散。不仅是这样,这沙子还有个特殊的能耐,专吸血。所以,对方的人把它都吸进去,走五官通七窍,一点都不带糟践的,只要他吸到肚子里,就能把他全身的血,整个都给靠干了,七天之内必死无疑。”

        王四季越听眼睛越亮:“哎哟,师父。您老人家有这宝贝,那咱们肯定得赢了,一样不行还有第二样,第二样不行还有第三样呢,就是这三样都不行,师父还有满身的绝艺,咱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法宽一乐:“哈哈哈哈,孩子,话可不能说得太过分。这三件东西你师爷临圆寂以前曾经嘱咐过:‘此乃镇寺之宝,不准轻易动用’。因为今日情况特殊,为师只好破例了。”说话之间把三件宝物让王四季带上,让他严加保护,可不准丢了。

        王四季一听,可不是嘛。这还有个“丢”字跟着呢。它再厉害叫人偷去那就没用了,相反的落到别人手里头,我们还倒霉了呢,因此他是格外谨慎。

        爷两个从密室走出来把门锁好,来到禅堂,进屋刚坐下,值日的和尚进来了。

        “请示老方丈,车都准备好了,不知您什么时候起身?”

        “现在就走。”法宽的走字刚出口,门上的和尚又进来了。

        “回老方丈,有客人求见。”

        “哦?”百炼金刚佛一想,客人是谁呀?昨天晚上我刚把信发出去,就是他们飞,也不会这么快呀!

        “他们是谁?”

        “有名片在此。”

        门上的小和尚把名片往上一递。

        百炼金刚佛一看,真是喜从天来!

        “哈哈哈哈,四季啊,真是天助我也!”

        王四季不知道怎么回事,凑过去往片子上一看。

        两张片子印着两个人的名字。这两位可了不得,都是大理三义城来的。

        头一张名片印的是“乾坤妙手”元芳;

        第二张名片印的是“海底藏珠”何欢。

        “哟!”王四季早就听过这两个人的大名啊,没想到今天突然而至,这可不真是喜事吗?

        “师父,我去迎接。”

        法宽一摆手:“不,待为师亲自迎接。”

        法宽和尚换好了袈裟手拿法器,让小和尚们也穿上袈装,换上新衣服,手敲法器列队迎接。

        这时候,金柱寺的山门大开,百炼金刚佛顺着中央的路来到庙门外,王四季在后头跟着。

        往门口一看,一共是仨人, 头前站着俩,后边站着一个。

        领头的这位身材高大,十分魁伟,特别显眼的就是他这脑袋和肚子。只见此人头大如斗,圆乎乎肉乎乎的一个大肉球,大秃脑门子,一张圆乎乎的大脸, 这脸大得都出了号了,比一般的人能大出五圈,他敞胸露怀,漏着圆乎乎的大肚子,长的好似八仙里的汉钟离再世一般。

        肉乎乎的大手里边掐着一把芭蕉扇。正是乾坤妙手元芳,元老剑客。

        他旁边站着一人, 这人十分漂亮潇洒。四四方方一张白脸。两道宝剑眉飞插入鬓,颏下一部花白的须髯,长可过胸啊,头顶上带顶草帽。

        此人背着长条包裹,腰悬宝剑,往那一站是傲骨英风,一团的正气。

        这位就是云南三义城的第二位豪杰,海底藏珠何欢,何老剑客。

        在他二人的背后还站着一个人,这人个子不高,长得尖嘴猴腮,略有点黄胡须,两个大扇风的耳朵。就看这人两只眼睛锃明刷亮,叽哩骨碌乱转,让人看了有点发疹。

        他乃是何欢最好的朋友,人送绰号“火眼狻猊”马德闲。因为他的名声照前两位差得多,所以他也没递名片,站在那二位的身后。

        百炼金刚佛法宽,他跟元芳,何欢都是最好的朋友,尤其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他们来了,百炼金刚佛是格外的高兴。

        法宽和尚抢步到了他们二位的近前,一手拉住一个:“哈哈哈哈,二位老伙计,你们这是从天而降啊!”

        元芳把大肚子一腆:“呵呵呵,老伙计,我们想你哟,上个月我们哥俩就想来,因为家里脱不开身,好容易把家中琐碎事处理完了,我们哥俩才出来,就想见见你,咱们好好地唠唠。咱能有五年没见面了吧?”

        “可不是吗?整整五载,来来来,往里请,往里请!”说话之间众人来到里面。

        进了禅房分宾主落座。

        元芳、何欢坐在上垂首,老和尚法宽和尚在下垂首相陪。

        法宽和尚用手指了指马德闲问道:“这是哪位呀?”

        何欢把马德闲叫过来:“来来来,我介绍一下,这就是我最好的朋友,金柱寺的老方丈法宽大师。我说老伙计,这位就是我的朋友叫火眼狻猊马德闲。”

        马德闲赶紧过来,单腿点地:“大和尚一向可好,小弟有礼了。”

        “阿弥陀佛,欢迎欢迎,请起请起。”

        介绍完了,马德闲他往旁边一退。

        王四季也过来了:“二位老前辈一向可好,王四季有礼了。”

        “噢,你就是王四季?气吞山河是你吗?”

        “不错,正是晚辈。”

        “哈哈哈,这可谓英雄大聚会呀。你不在多宝山吗,怎么到这儿来了,是看你师父吗?”

        “.....”王四季张张嘴,没说出来什么。

        何欢和元芳一看王四季说话吞吞吐吐就知道这里有事儿,转脸向法宽和尚:“老伙计,怎么出事了,看这院子里又有车又有行李的,是干什么哪?”

        “唉!二位朋友,不问还罢了,这一问真是气煞贫僧!”这百炼金刚佛就把天堂城立竞技场比武台的事情从头到尾讲说了一遍,有时候王四季在旁边还给添油加醋。

        等说完了,元芳看看何欢,何欢又看看元芳,两个人都是为之一愣。

        “唉哟,出了这么大的事?”何欢单手摁剑,一手捻须髯, 沉吟片刻道:“老伙计,我说出句话来,不知你爱听不爱听?”

        “阿弥陀佛,咱都是过命的交情,自家的朋友,当然无话不说,贫僧愿听高论。”

        何欢一笑:“也谈不上什么高论,不过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听着这事不那么合情入理。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可不是袒护古英雄。

        据我所知东昆仑古之英雄是个宽厚的君子。此人的武艺虽说不那么太精,但在咱们清洲的武林之中也是数得着的人,他怎么能无事生非,跟老兄你这一门为仇呢?

        你可千万谨记,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最好你与古英雄之间不要发生太大的磨擦,不然后果可不堪设想了。”

        元芳闻听把大肚子一腆,点了点头:“嗯,何老剑客所说有理呀,我非常赞成。我说老伙计,你可别头脑发热,再是非混淆那可就不对了。”

        “阿弥陀佛,二位老剑客你们放心,此事我已作过调查,确实怪古英雄不怪我,不信你们到下屋看看,我那四个徒弟让于化龙打得多惨。

        就是一个不对,两个不对,能都不对吗?我就相信这个道理:单巴掌拍不响,事从两来,莫怪一方,难道说古英雄他们连一点儿不是都没有?

        就拿于化龙来说,他算个什么东西?毛都没长齐,半截腰,插一杠子, 不分青红皂白,一口气连胜四阵,把我几个徒弟打得如此凄惨,难道当师父的我能袖手旁观吗?

        二位呀,假如你们两人遇上这事儿会是什么心情?你们的弟子徒孙被打得大口吐血,胳膊折、腿断,你们能不能不过问?”

        元芳、何欢两个人点点头:“道理是这么回事。那么请问老伙计你打算怎么办呢?”

        “二位呀,实不相瞒,你们要迟到一步我就走了,我正准备今天去天堂城面见古英雄,我要找他辩理!”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们二人来得不巧哇,还想在庙上多住些日子呢,没想到你就要起身。”

        “二位,你们来得不是不巧,而是太巧了!”

        “哦?此话怎讲?”

        “你们来了就得跟我一块儿去天堂城,做我的左膀右臂,给和尚我当个靠山,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元芳乐了:“老伙计,想把我二人拴到战车上,跟你一块儿去拼命?”

        “话不能这么说,但能不用二位,绝对不会讨扰,事情有我担着,请你们二位去,无非是坐坐阵。有你们俩的能耐,你们俩的身份,你们往那一坐,我想古英雄也不敢造次。你二位给我助助威,我就领情不过了。”

        元芳跟何欢一商议,感觉盛情难却,事情赶到这了,说不出不去这两字来,二人只好点头。

        马德闲是何欢的朋友,这两位去,他自然也得跟着。

        三个人都同意了,法宽和尚大喜,问道:“三位呀,是不是你们再住一晚上,缓缓乏,咱们迟延一天再走?”

        “不不不,我们一点都不乏累。看出你心情十分焦急了,咱们现在就起身。”

        法宽和尚点点头:“那好吧,我确实有点气愤难耐。”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