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夫人又在吊打白莲花了

    第353章 把他的手给砸断!

    最新网址:

        鉴宝师看了半天之后,神情激动,语气笃定道:“真品!这些都是真品,唐先生,您要是能全部买下来,就发大财了!”

        唐时尧闻言心头大喜,没想到自己居然真有这么好的运气,找到了这么多真品。

        若是让慕微希知道他这么有能耐,会不会后悔当初没跟他在一起?

        一定会的。

        只要让她见识到自己的本事,这女人保准会重新投入她的怀抱之中。

        可是,这50亿他要怎么弄到手?

        “我给你考虑的机会,下周日下午14点,若是你拿不出这笔钱来,我会正式向外界公开拍卖。”李先生强势地说道。

        唐时尧闻言眉头紧锁,若是让外界的人都知道,那他还有什么胜算!

        “李先生,您再等等,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罢,他急匆匆地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李先生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算计他,就让你这么开心?”就在这时,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后面的那扇门里走了出来。

        夜宸修迈着修长的双腿,一步步地走过来,眸光灼灼地落在了李先生身上。

        那眼神的热度,好像要透过表面,窥伺灵魂。

        小叮当不自觉搓了搓胳膊,有些恶寒道:

        李先生,也就是慕微希嘴角抽了一下,神情无奈地抬起头来,笑看夜宸修:“是啊!多亏有人帮我向外界传出了字画利好的消息,才能将他引到这里来,一想到唐家的下场,我就高兴啊!”

        夜宸修墨眸微眯了一下,意味不明道:“你恨唐时尧?”

        “我不该恨他吗?”一想到上辈子,他把自己害得家破人亡,慕微希的恨意就与日俱增,只有让他付出代价,才能消除这份恨意。

        这是她的执念。

        夜宸修语气清冷:“世人都说,有爱才会有恨。”

        “我呸。”慕微希恶心得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我对他的恨,是源于他做过的事情太过可恶、你根本无法想象他有多么卑劣,若不是……若不是我提早发现及时止损,那等到我的就会是家产被夺,亲人离去,生不如死的下场,所以我才会恨他,恨得想要报仇。”

        可能在别人看来,她对唐家做得太过了。

        毕竟她已经全身而退了,也没有受到多大伤害。

        根本不知道她前世经历的痛苦。

        “我明白。”然而夜宸修却坚定又不失温柔地站在她面前,“我会永远陪着你,承担所有。”

        慕微希心尖颤了一下,脸上不自觉地扬起了一抹笑意。

        小叮当: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要在这里看一个极品大帅比对着“一个金发碧眼的胡子男”表露真情啊!

        ……

        另一头,慕若培的别墅内——

        “培爷,求求您借我这笔钱,我向你保证,只要把这些真迹拿到手,赚到的利益,我愿意平分给您。”唐时尧态度诚恳,信誓旦旦道。

        慕若培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刚吸了口烟,听到他嘴里报出来的数字,猛地挺直了背脊,“你再说一遍?你要问我借多少钱!”

        唐时尧神情尴尬:“4、40亿。”

        话落的瞬间,慕若培拿起烟/枪往桌上一敲,直接把它敲了个粉碎,里头的烟灰都冒了出来,落在唐时尧的手背上,烫得他一个哆嗦。

        “40亿?你特么的把老子当成银行呢?怎么不去抢啊!一张口就是40亿,唐时尧啊唐时尧,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有这样的价值吗?我呸,老子当初跟唐家合作是看在乐乐的面子上,你这废物在我眼里一文不值!”

        一口气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慕若培只觉得身心舒畅,“滚吧!”

        唐时尧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屈辱过,他都把头低到这份上了,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不仅被骂得一文不值,还不断地践踏他的尊严。

        这一刻,他脑袋混沌,愤然起身,捡起地上断了一般的烟/枪,朝着慕若培的脑门上砸了过去。

        慕若培大概是做梦都没想到有人会如此大胆,居然对他下手。

        猝不及防之下,被砸了个正着,痛得他头晕目眩,脑门上鲜血都流了下来。

        “嘶——”

        直到看到殷红的血迹映入眼帘,唐时尧才反应过来,刚才冲动之下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心中顿时一慌。

        下一秒,慕若培捂着脑袋起身,一脚将他踹飞出去,后背狠狠地砸在了茶几上,上面的烟灰缸落了下来,正中他的脑门。

        “啊!”唐时尧痛得浑身抽搐,后脑勺上都鼓起了一个包来。

        慕若培却没给他喘息的机会,接着上前一阵拳打脚踢。

        “畜生,居然敢对老子动手,真给你脸了是吧!”慕若培的双目猩红,显然是杀红眼了。

        眼看着他被打得鼻青脸肿,甚至鲜血流淌,慕若培也丝毫没有留情,而是狠狠一脚踩中他的胸口,拿起烟灰缸,狠狠地朝他的脑门上砸下去。

        “培爷手下留情!”紧要关头,一道身影匆忙赶了过来,一把擒住了他的手,“这毕竟是在帝都,千万不能闹出人命了!要是传到慕老爷子的耳朵里,就得不偿失了。”

        听到最后那句话,慕若培心口沸腾的热血才冷却下来。

        他神色危险地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苏清逸,语气不耐道:“你是在教我做事?”

        “不敢。”苏清逸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凑到他耳边道:“我是说不能闹出人命,不代表您不能继续教训他,这烟灰缸不能砸脑门,但不代表不能砸其他地方。”

        慕若培一听也有道理。

        他的目光阴狠地落在唐时尧身上。

        唐时尧这会被揍得浑身抽搐,大脑轰鸣,根本不知道他们俩在商量着什么。

        直到下一秒,他被慕若培踹翻在地,慕若培紧接着上前,一脚踩在他的胳膊上。

        “啊啊——”在唐时尧的撕心裂肺的叫声中,他拿起烟灰缸对准了他的手腕,狠狠地砸了下去。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