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强化医生

    807 跟现实妥协

        

        患者很配合,患者的男朋友更配合,但是如何给患者的病看明白了,就成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没有办法,只有等。

        刘半夏在晚上睡觉之前,先过去瞅了瞅,那时候还没什么问题。

        第二天一早醒来之后,刘半夏都没有吃饭,而是直接杀了过去。

        “哎,好羡慕啊,这是我见到的最体贴的男友了。”

        “是啊,昨天晚上还给喂饭、喂罐头,还给洗脚了呢。”

        “刚刚这么早就出来给打水,还去给买早餐。我们家那个?油瓶子倒了都得喊我扶。”

        “要我说啊,就应该给他们都叫过来,跟人家学学,看看咋当男朋友。”

        “酸死了、酸死了,太羡慕了。”

        ……

        刘半夏刚刚路过护士站,就听到里边的护士叽叽喳喳的聊得很热烈。

        “怎么了?被人家给齁嗓子了?”刘半夏笑着问道。

        “刘医生,我们没有随便偷懒哦,不要告诉莉姐。”其中的一个护士说道。

        “哎呀,这个时间本来就是聊天的时间,我告诉她干啥。”刘半夏说道。

        “他们昨天在楼下的时候就给许一诺他们给齁着了,看样子你们也是没有幸免啊。怎么样,昨天晚上有啥状况么?”

        护士摇了摇头,“没什么状况,睡得挺好的。有那么好的男朋友伺候着,搁谁都能安安稳稳睡一宿啊,开心果都给扒好壳。”

        “现在出去买早餐去了?”刘半夏问道。

        “嗯呐,患者早晨想吃豆腐脑。”护士说道。

        “她男朋友家里应该还是蛮可以的,昨天也买了好多的水果嘛。”另一个护士说道。

        “哎……,要是经济实力不允许,咋能这么宠啊。”边上的那个又开始冒酸水了。

        这个事情刘半夏倒是知道,小伙子也算是为了贿赂同病房的患者吧,买了不少水果。不仅仅楼上的护士站有,楼下的也有呢。

        在这边呆了一会儿,患者的男朋友拎着早点上来了。

        一看就不是从医院门口的小饭店里买的,包装很精致,估计是开车去别的地方买的。

        “医生,您怎么过来得这么早啊?您吃了么?”看到刘半夏后患者的男朋友很热情。

        “没吃是没吃,就不跟你们小两口抢吃的了。昨天晚上没有什么别的症状吧?”刘半夏问道。

        “没有,睡挺好的呢,我出来的时候还睡呢。”患者的男朋友说道。

        “那就行,我就是过来问问这个事。继续观察吧。到下午还没有别的症状,咱们就再想想别的法子。”刘半夏说道。

        “医生,太谢谢您了。要不然您来两块油炸糕?”患者男朋友说道。

        “哈哈,我还是喜欢我们食堂的小米粥和茶叶蛋,你们吃吧。”刘半夏笑着说道。

        也算是询问完了,同样是没办法的事情,还得接着等。这可不是他努力一下,就能够缩短时间的事情。

        不管是动态心电图还是动态脑电图,很多时候之后在病症发作的时候才能够体现出来嘛。

        下楼后他就直接奔食堂走,香喷喷的小米粥和茶叶蛋,这个确实是他比较中意的早餐。

        他倒是没有收到这对小朋友撒糖的影响,胃口还是蛮好的,吃饱喝足之后,这才来到了急救中心。

        “听说你们昨天又接了一个大活啊?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应该是都清理利索了吧?”魏远笑着问道。

        “差不离,张志远说了,要是有变化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刘半夏说道。

        “电话一宿没叫唤,这就没啥事。不过昨天晚上他们又接了个车祸急救,小齐上的台。今天你就是主力了,目前咱们有些人丁单薄啊。”

        “单薄啥啊,这么多人呢。今天晚上节目播放,要不要搞个集体学习啊?”魏远打了一句。

        “可饶了我吧,我跟当初带队的何主任问了一下,节目还是以介绍医院各个科室的职能为主。”刘半夏说道。

        “所以啊,就别指望在这上面敲诈我了。这两天对王超多照顾一些吧,小伙子压力太大了,晚上都睡不好觉。”

        “哈哈,正常的,要是都像你一样多累都没事人一样,那该出事了。咱们急救中心也别指望能消停,都闹腾着吧。”魏远说道。

        “刘老师、刘老师,是不是可以从icu里转普通病房了?”刘依清跑了过来。

        “去吧、去吧,张志远要是说没问题就转。然后你多过去照看一下,这几天的护理也很重要。”刘半夏说道。

        “谢谢刘老师。”刘依清说完之后,撒腿就跑。

        “这是咋了啊?”魏远好奇的问道。

        “一个患者,她投入的感情比较多。可怜那位姑娘啊,给我都愁得不行。”刘半夏说道。

        “哈哈,那就更没办法了,反正是你带出来的人。”魏远说道。

        虽然说放刘依清过去接人了,刘半夏也是跟张志远通了一电。即是说这位姑娘转病房的事,也是打听一下那位坏死性筋膜炎的患者。

        还不错,昨天跟陈学海的辛苦目前看还是成功的,患者的生命体征很稳定。对症治疗的效果也很好,这就是好消息啊。

        不过那位肝脏衰竭的患者,目前的情况就有些不稳定了。目前不说完全是靠治疗手段和机器在维持也差不多,能不能缓过来,真的只能看他自己了。

        这样的结果让刘半夏的情绪也有些低落,其实也是很为那个小伙惋惜的。要是再早几个小时,可能现在就已经脱离危险了。

        急症患者就是这样,抢救的窗口期很短。

        “刘老师,今天我和苗瑞要跟主任上一台手术。”这时候黄波和苗瑞走了过来。

        “行,改上就得上,别被主任给吓到,也别被主任给难到。下午是不是李浩跟许一诺上啊?”刘半夏问道。

        黄波笑着点了点头。

        “去吧。”刘半夏摆了摆手。

        这就是急救中心的优势了,能够排着队的跟周书文学习。周书文很忙不假,也会安排固定的手术日。

        这就是大家的机会,刘半夏偶尔都跟着凑个热闹呢。只不过现在他掌握的手术就不用挤占名额了,让六小只和别人顶上就行。

        其实周书文才是急救中心的金字招牌,别看刘半夏闹腾的动静也不小,但是跟周书文相比,还是要差着一个大层次的。

        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刘半夏接着琢磨那位不明病因的患者。

        主要是眩晕这种病确实比较特别,造成的诱因有很多。目前看,唯一能够排除的就是耳石症了。

        毕竟耳石症虽然也会眩,但是很少有人会真的晕得不醒人事。

        对于这名患者而言,看似症状不是很严重,其实是很危险的。这种动不动就晕过去的情况,危险程度完全取决于你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

        即便是走在家里突然晕了,脑袋磕到了桌角呢?那也可能会出现大问题。

        他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如果仍然诊断不出来,就做颈椎ct和腰穿。哪怕自己很相信自己的手,也需要再给颈椎排查一下。

        “呀,徐警官,您怎么过来了啊?”正琢磨着呢,看到徐警官过来,刘半夏赶忙问道。

        “当事人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吧?我们接到了对方的消息,这边同意和解。得过来看看啊,也需要取得当事人的意见。”徐警官说道。

        “哎……,我估摸着也是得和解,但是就是觉得有些不甘心。”刘半夏叹了口气。

        徐警官笑了笑没说啥,作为他来讲,这个立场也是有些不好确定。

        看过了姑娘的伤,也是有些替姑娘抱不平。可是对方愿意给予赔偿,姑娘在结算完医药费之后,还能有些傍身钱,也许以后的生活能过得更好。

        这可能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刘半夏跟刘依清联系了一下,确定了房间号,然后就让徐警官自己溜达上去找了。

        “想啥呢?”王超凑了过来。

        “没多睡一会儿啊?”刘半夏问道。

        王超摇了摇头,“早晨是唯一能够精神一些、清醒一些的时候,。昨天晚上就起来两次,没什么事情。你又琢磨啥呢?”

        “我能琢磨啥啊,弱者跟现实妥协呗。”刘半夏吐槽了一句,然后把那位患者的事情讲了讲。

        “我倒是觉得这样其实也是很不错的,倒不是说在助长犯罪之风。而是对于他们的家庭来讲,还真未必能够耗得起。”王超说道。

        “现在这样的例子有很多,不过也别着急,那小子估计也消停不了多久,早晚还得犯别的事。”

        “能不找那位患者麻烦就谢天谢地了。”刘半夏说道。

        “这个世界上,咋就能有这样的人呢?这不就是臭无赖么?反正是别落到我手里边,看看谁削谁。”

        “您老人家就消消气吧,咱们院接诊的干仗患者还少么?有些不都是被欺负的,最后也都是赔偿了事。”王超笑着说道。

        “各家有各家的难处,也不能说就是见钱眼开。这样的账啊,永远都是算不明白的,跟咱们治病救人可不一样。”

        刘半夏点了点头,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要不然他肯定得跟着搅和一通。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