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邪君都市纵横

    第五百四十四章 兄弟?

    :,     凌天邪身上散发的凛然杀意,王聪和刘阳也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王聪和刘阳见凌天邪原地消失,第一反应便是后退开来,虽然从朱千秋那里听说凌天邪受了重伤,但凌天邪在这瞬间便是解决了汤健,显然对付自己二人是毫不费劲的!

        兄弟?凌天邪的目光冷冽,显然是要为这被自己三人殴打的人报仇,如今自顾都是不暇,哪还有闲工夫管汤健的死活!

        凌天邪的速度自然不是王聪和刘阳二人可及。

        两人还没退出三五步,凌天邪的身影出现,挡住了两人的退路。

        凌天邪丝毫没有要废话的意思,连续两记鞭腿踢在王聪和刘阳的腰身上,二人哀嚎着倒飞出去,各自喷出一口鲜血后,身体砸落在了汤健的身旁。

        凌天邪如此有目标性的规定两人落地的位置,便是为了待会方便统一整治两人。

        凌天邪此时收敛了杀意,汤健三人殴打贺兵选择了探头的死角,自己这含怒出手之下却是被探头摄个正着。

        凌天邪可以让得汤健三人不留下一丝痕迹的消逝在天地间,但事后必定会有麻烦。

        凌天邪不怕麻烦,但如今是法制社会,可是不允许私斗,更别说是诛人了。

        “凌少,我知道错了!请您放过我吧!”

        “凌少,我也知道错了!请您当个屁放了我吧!”

        王聪和刘阳两人忍着腰间的疼痛,相继开口求饶。

        而汤健挨的一腿最重,这会儿后劲上来,面容疼痛到狰狞,却是说不出话来。

        凌天邪眸光摄来,王聪和刘阳当即闭上了嘴。

        凌天邪那毫无感情的冰冷眼神太过骇人了。

        凌天邪目光从躺成一排的汤健三人身上移开,走向了已经疼痛至昏迷的贺兵。

        在邪幽之瞳的查看下,贺兵身体上的伤势并不严重,但身体内被汤健三人以玄气震荡之下,肋骨不仅断了,脏腑更是出现了内出血。

        其中一根断了的肋骨更是插入了肺中,如今贺兵已经呼吸困难了,如果不及时医救,会随时危及生命!

        凌天邪当即伸手附向了贺兵的心口,输入鸿蒙玄气先是稳定其心脉,这是最后坚固的保障,只要稳住其心脉,其它伤势可以慢慢来。

        汤健三人见凌天邪没有注意自己,赶忙调动玄气稳固震荡的气血。

        三人心中具是祈求着气血可以快速稳固,只要恢复行动能力,得趁着凌天邪没整治自己之前快速逃跑!

        “哼。”凌天邪冷哼一声,闲置的左手连连打出三道鸿蒙玄气禁锢住其三人的行动能力。

        汤健、王聪和刘阳三人当即感受到了手指头都是无法动弹,他们同时想起步兆龙所说,凌天邪有种秘法可以禁锢旁人的行动能力。

        三人顿时心生恐惧,如今的自己可真的是砧板上的鱼肉了!

        汤健三人想要求饶,却是发不声来。

        凌天邪自然不想听到汤健三人的求饶声,彻底的以鸿蒙玄气禁锢了三人的全身,包括发声器官。

        “呼呼......”贺新此时跑来,此时在不远处喘着粗气。

        贺新先是看到了躺成一排的汤健三人,心中放心了不少。

        随着走近,这才看到被凌天邪身形挡住了的贺兵。

        “哎呀呀!我的儿呀!”贺新当即悲呼着向场中跑去。

        如今的贺兵脸部肿胀,衣服破烂不堪,裸露在外的肌肤具是发紫,更是如同死人一般没任何动静。

        贺新看着凄惨的贺兵,当即老泪纵横。

        “儿啊!我可怜的儿子啊!”贺新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悲呼着。

        “再喊下去你儿子真有事了!”凌天邪听到了随着贺新声音寻来的脚步声,立即喝止了贺新的悲呼。

        “是,凌少。”贺新闻言立即收起了眼泪,他相信凌天邪一定可以救治好自己儿子。

        陈香菱随着悲呼寻到了这里,入眼便见到了三名身着古怪服装的中年男子躺成一排。

        而凌天邪和贺新蹲在地上,从这后面看来,两人就如同在鬼鬼祟祟的谋划着什么。

        陈香菱心中顿时害怕起来,她怕这从始至终都是围绕自己设定的圈套。

        陈香菱看了看天空,暗道:“这光天化日之下应该不会是人贩子的!”

        “老伯?”陈香菱随即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你招惹来的,你去把她打发走。”凌天邪吩咐着贺新。

        贺新抹干净脸上的泪痕,回道:“凌少,您英俊不凡,您说的话那位好心的姑娘才会听啊。”

        凌天邪眉头微蹙,问道:“我如今在为你儿子护住心脉,你确定要我去打发她?”

        凌天邪绝不是危言耸听,这女医生一看便是那种很尽职尽责的性格,如果让其看到贺兵的情况,必定免不了一番口舌。

        贺新闻言不敢再说些俏皮话,严肃的回道:“凌少,我马上连滚带爬去把那好心的姑娘打发走。”

        凌天邪喝斥道:“别废话了!你儿子如今这副模样,你还有心情嬉皮笑脸啊?”

        如果不是贺新哭的是真的伤心,凌天邪都怀疑这贺兵根本不是他儿子。

        贺新自然担心贺兵的安危了,但出于对于凌天邪的盲目信任,便是少了不少的担忧。

        贺新笑呵呵的说道:“凌少您出手,我这傻儿子必定恢复如初,活蹦乱跳。”

        贺新说完便是小跑着向陈香菱而去,更是刻意的遮掩着其可以看向凌天邪的视线。

        “姑娘,你回去工作吧,这里没有任何问题。”贺新到了陈香菱近前,当即便是带着和善的笑容打发着对方。

        “老伯,您的儿子在哪里?您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那三个人为什么面色很是痛苦似的躺在地上?那个人之前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他现在蹲在那里又是在干嘛?”

        陈香菱出于好奇和疑惑,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姑娘,我的儿子就在这里,我也正是因为我儿子马上就没事了而开心。至于那三个人嘛,嗯......他们是因为自知做错了事,躺在那在忏悔。”

        贺新随之开口胡扯着为陈香菱解惑,但涉及凌天邪,他却是不敢乱扯。

        陈香菱闻言脸上的疑惑更甚,也没在意贺新明显在胡说八道,问道:“那个人之前为什么会消失呢?他在那里干嘛?”

        贺新见陈香菱好奇心如此旺盛,微微思量后说道:“凌少是在世谪仙,自然可以突然消失了,还有凌少蹲在那是因为刚才在和我下土棋。”

        陈香菱自然不是傻子,颦着秀眉走向了凌天邪。

        “姑娘......”贺新没有立杆见影的方法阻止陈香菱,只能开口呼喊。

        陈香菱不理会贺新,目光坚定的径直走向凌天邪,她可是听到了贺新的悲呼声才是寻来。

        陈香菱认为贺新是遭遇到了骗子!而贺新前后的状态转变如此之大也是凌天邪逼迫的!

        凌天邪也没阻止陈香菱走近,此时阻止反而会多生事端。

        “啊!”陈香菱到了近前,看到了贺兵的凄惨模样,当即惊呼出声。

        陈香菱随之捂着嘴,为了预防着凌天邪警惕心十足的退回一步,随之直勾勾看着凌天邪的侧脸。

        凌天邪转过脸来,直视着陈香菱,说道:“不要大嘘小叫。”

        陈香菱先前在住院部外看的不真切,如今才是可以仔细的打量着凌天邪。

        陈香菱随之面露讶然之色,却是被凌天邪的面貌给惊到了。

        陈香菱惊讶的当时不是因为凌天邪俊美的面容,而是因为从其年轻的面容能猜出大概的年纪。

        ......

        :。: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