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漂泊诸天只求生

    第四百八六章 荥阳厄始

    :,     fd

        fd

        fd

        旭日,缓缓地从东山的小丘上升起。

        石青璇漫不经意跟在他身边,见着艳阳东升,忍不住张开玉臂,自由写意地似要把温暖揽入怀抱。

        霎时,她俏脸像披上了一层光辉,美得不可方物。

        一侧身,她轻轻道:“你对欧阳希夷出手狠辣,却对那四人留情,你这人真怪。”

        任意淡淡道:“我高兴,谁也管不着我。”

        石青璇被他呛的不行,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你如何看待魔门的?”

        任意反问道:“那你可知为何魔门与慈航静斋自汉开始争斗,树百年来魔门怎一直处于下风?”

        石青璇愣了下,沉吟片刻,逐而摇了摇头。

        任意缓缓道:“秦亡汉立,大汉就独尊儒学,废除百家。魔门之所以被纳入旁门左道,便是受儒士所排挤。魔门自来推崇真情真性,鄙夷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侈言孔孟的伪君子!反之,慈航静斋更契合那些权者世家,佛道因此而盛。魔门要对抗佛道,几如是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下,这如何能占得上风?纵然是魔门出了一位向雨田这样的人物,他也一心追求武道极致,只愿破碎虚空,超脱生死之外,根本不理世俗之事。”

        石青璇黛眉微蹙,道:“你讨厌儒学佛道?”

        任意笑道:“儒学佛道自有可取之处,但如今已过度渲染解读,而下更是在泯灭人性。人性本恶,恶在七情六欲,恶在自私自利。”

        旭日,缓缓地从东山的小丘上升起。

        石青璇漫不经意跟在他身边,见着艳阳东升,忍不住张开玉臂,自由写意地似要把温暖揽入怀抱。

        霎时,她俏脸像披上了一层光辉,美得不可方物。

        一侧身,她轻轻道:“你对欧阳希夷出手狠辣,却对那四人留情,你这人真怪。”

        任意淡淡道:“我高兴,谁也管不着我。”

        石青璇被他呛的不行,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你如何看待魔门的?”

        任意反问道:“那你可知为何魔门与慈航静斋自汉开始争斗,树百年来魔门怎一直处于下风?”

        石青璇愣了下,沉吟片刻,逐而摇了摇头。

        任意缓缓道:“秦亡汉立,大汉就独尊儒学,废除百家。魔门之所以被纳入旁门左道,便是受儒士所排挤。魔门自来推崇真情真性,鄙夷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侈言孔孟的伪君子!反之,慈航静斋更契合那些权者世家,佛道因此而盛。魔门要对抗佛道,几如是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下,这如何能占得上风?纵然是魔门出了一位向雨田这样的人物,他也一心追求武道极致,只愿破碎虚空,超脱生死之外,根本不理世俗之事。”

        石青璇黛眉微蹙,道:“你讨厌儒学佛道?”

        任意笑道:“儒学佛道自有可取之处,但如今已过度渲染解读,而下更是在泯灭人性。人性本恶,恶在七情六欲,恶在自私自利。”

        旭日,缓缓地从东山的小丘上升起。

        石青璇漫不经意跟在他身边,见着艳阳东升,忍不住张开玉臂,自由写意地似要把温暖揽入怀抱。

        霎时,她俏脸像披上了一层光辉,美得不可方物。

        一侧身,她轻轻道:“你对欧阳希夷出手狠辣,却对那四人留情,你这人真怪。”

        任意淡淡道:“我高兴,谁也管不着我。”

        石青璇被他呛的不行,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你如何看待魔门的?”

        任意反问道:“那你可知为何魔门与慈航静斋自汉开始争斗,树百年来魔门怎一直处于下风?”

        石青璇愣了下,沉吟片刻,逐而摇了摇头。

        任意缓缓道:“秦亡汉立,大汉就独尊儒学,废除百家。魔门之所以被纳入旁门左道,便是受儒士所排挤。魔门自来推崇真情真性,鄙夷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侈言孔孟的伪君子!反之,慈航静斋更契合那些权者世家,佛道因此而盛。魔门要对抗佛道,几如是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下,这如何能占得上风?纵然是魔门出了一位向雨田这样的人物,他也一心追求武道极致,只愿破碎虚空,超脱生死之外,根本不理世俗之事。”

        石青璇黛眉微蹙,道:“你讨厌儒学佛道?”

        任意笑道:“儒学佛道自有可取之处,但如今已过度渲染解读,而下更是在泯灭人性。人性本恶,恶在七情六欲,恶在自私自利。”

        旭日,缓缓地从东山的小丘上升起。

        石青璇漫不经意跟在他身边,见着艳阳东升,忍不住张开玉臂,自由写意地似要把温暖揽入怀抱。

        霎时,她俏脸像披上了一层光辉,美得不可方物。

        一侧身,她轻轻道:“你对欧阳希夷出手狠辣,却对那四人留情,你这人真怪。”

        任意淡淡道:“我高兴,谁也管不着我。”

        石青璇被他呛的不行,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你如何看待魔门的?”

        任意反问道:“那你可知为何魔门与慈航静斋自汉开始争斗,树百年来魔门怎一直处于下风?”

        石青璇愣了下,沉吟片刻,逐而摇了摇头。

        任意缓缓道:“秦亡汉立,大汉就独尊儒学,废除百家。魔门之所以被纳入旁门左道,便是受儒士所排挤。魔门自来推崇真情真性,鄙夷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侈言孔孟的伪君子!反之,慈航静斋更契合那些权者世家,佛道因此而盛。魔门要对抗佛道,几如是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下,这如何能占得上风?纵然是魔门出了一位向雨田这样的人物,他也一心追求武道极致,只愿破碎虚空,超脱生死之外,根本不理世俗之事。”

        石青璇黛眉微蹙,道:“你讨厌儒学佛道?”

        任意笑道:“儒学佛道自有可取之处,但如今已过度渲染解读,而下更是在泯灭人性。人性本恶,恶在七情六欲,恶在自私自利。”

        旭日,缓缓地从东山的小丘上升起。

        石青璇漫不经意跟在他身边,见着艳阳东升,忍不住张开玉臂,自由写意地似要把温暖揽入怀抱。

        霎时,她俏脸像披上了一层光辉,美得不可方物。

        一侧身,她轻轻道:“你对欧阳希夷出手狠辣,却对那四人留情,你这人真怪。”

        任意淡淡道:“我高兴,谁也管不着我。”

        石青璇被他呛的不行,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你如何看待魔门的?”

        任意反问道:“那你可知为何魔门与慈航静斋自汉开始争斗,树百年来魔门怎一直处于下风?”

        石青璇愣了下,沉吟片刻,逐而摇了摇头。

        任意缓缓道:“秦亡汉立,大汉就独尊儒学,废除百家。魔门之所以被纳入旁门左道,便是受儒士所排挤。魔门自来推崇真情真性,鄙夷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侈言孔孟的伪君子!反之,慈航静斋更契

        高兴,谁也管不着我。”

        石青璇被他呛的不行,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忽然问道:“你如何看待魔门的?”

        任意反问道:“那你可知为何魔门

        :“我高兴,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