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穿越从无敌开始

    第八百九十九章 误会

        傅佑笙坦然接受,喝了口茶道:“不用感谢我,多谢你主上吧,我也是看他的面子,请坐,我们也是才动筷。”

        白茹没有就坐,而是等老金把她酒杯再次倒满,接着举向故意低头吃菜的李一然,声音带了丝颤抖,吐出两字:“多谢!”

        “......,哦是和我说话啊,我还以为,咳咳,一杯可不够。”

        白茹直接一口喝完,抿住嘴唇轻咳一声,然后开口道:“今天我想保持头脑清醒,欠主上两杯,若是不行我......”

        “好了,哈哈,开玩笑的当真什么你,坐坐,来大家吃菜,......,喂老金你怎么回事,都说了不喝你还给她倒?!”

        “不是,我是觉得一个人喝了不过瘾......”

        “谁稀罕陪你喝酒,”看了看白茹急迫的眼神,没办法,李一然只好先替她说道,“傅宗主,您吃的还......”

        “别李兄弟,‘您’字可不敢当,你我可是平辈论交,嗯想必是白姑娘看了记录有问题想问,没事问吧。”

        “不是原本?”白茹直接开口道。

        “对,叫人原样抄录。”

        “有没有抄漏,是否看过原本?”

        “没有,至于有没有遗漏,应该不会,我派的人挺精明,也年轻不会和旧事有任何瓜葛。”

        “彭连海他人现在?”

        “彭师兄几年前过世了,因为旧伤顽疾。”

        “冯恩......”

        “等下,”李一然打断道,“白茹!注意你的语气!敬语不会?”

        已放下筷子的傅佑笙摆手道:“无妨,我倒挺喜欢她这样直来直去性子,没事继续问。”

        “请问,记录中的冯恩,他现在?”

        “健在,也是我师兄,大概七年前退隐了,不方便透露他现在位置,而且就算找到他,估计也和我一样,记不大清了。”

        “最后请问,他,楚雄,他......”

        “稍等,”傅佑笙拿出一枚通讯玉简,很快脸色明显一变,立即起身道,“我有事!要先走,抱歉告辞!”

        话音刚落,其身影已经消失。

        “老大,他怎么了?”

        “我哪知道,”李一然心中忽然有些不安起来,“应该是有急事,不用管,继续,......,白茹有目标没有?”

        “暂时没有,准备调查一番,可能会耗费不少时间,主上。”

        “明白,放你假,你正在跟的交给其他人,至于,嗯?”

        有人敲门。

        “主上,有急事!”

        “进来,......,怎么了?”

        “有人无故脱离队伍,踪影消失,为策万全,请主上......”

        “哪消失的?”

        “就在......”

        轰!

        突然,远方一声巨响,接着房间开始震动起来。

        “你们留这,我去看看。”

        ... ...

        片刻之后,李一然瞬移到出事地点,发现傅佑笙站在眼前废墟之上。

        “怎么回事?”李一然明显感到其快要迸发的怒气。

        “哼!”傅佑笙右手牵引,脚下废墟震动,很快有东西从碎石瓦砾‘吐’出,身着灰蓝服饰脸被砸烂,“是你的人?!”

        有如实质的杀气袭来,被及时赶到李一然两名手下撑开结界挡住。

        两名手下皆是灰蓝统一服饰,表情愤怒,看来身死之人是同伴无疑。

        李一然伸手拦住想要冒进的手下,吩咐道:“去把无关路人都赶开,......,傅宗主,生气过会儿,怎么回事?”

        “宋诚求救讯息是从他手上发出!”

        “这里就他一个?”

        “没错!你要给个交代!”

        “给屁的交代!”老金从不远外围围观人群冲出,“艹!杀我们的人!老大......”

        “你闭嘴!”李一然伸手准备隔空将废墟上手下尸首收回,却被傅佑笙移步挡住,忍住怒气道,“什么意思?人被你杀了收尸都不行?”

        “宋诚在哪?我耐心有限!”

        “有限你大爷!”老金直接一个雷电出手。

        飞到中途之际,忽然不知从何处窜出一柄飞剑,直接吸住雷电,刺啦声响,剑尖翻转,蓦的加速,刺向老金脑门。

        危急之际,李一然又一手下赶到,直接用手抓住急刺而来的飞剑,准备震开其与施术者联系时,只听傅佑笙一声冷哼,气息扩散,激起地上烟尘席卷而来,愣神之际,飞剑嗖的一声消失不见。

        眨眼间,又有十多位手下出现,护在李一然和老金四周,气势惊人震散烟尘,看清对面,傅佑笙身边也出现了两名护卫。

        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李一然眯起双眼,轻声道:“我是最近不能生气,才忍让你,只说一句,尸首讲给我,其它再说。”

        稍微冷静下来的傅佑笙点头道:“可以,不过......”

        话未说完,突然脚下废墟震动,不及多想飞身跳开,地面直接巨大土刺钻出。

        偷袭?!卑鄙,嗯他们脚下也有,不好!

        江湖经验老道的傅佑笙刚想阻止,身边跟着跳起的门人已经出手,飞剑、暗器飞出。

        李一然手下也不是吃素的,一半人护住李一然和老金后退,一半人上前挡住攻击。

        战斗瞬间升级,变得不死不休起来。

        “都住手!李一然!”半空中傅佑笙一边躲避攻击,一边朝李一然大喊道,“快让你手下住手,有蹊跷看不出来吗!”

        李一然没有理会,直等到土系灵者将混战中手下尸首收回,检查身上所带‘聚魂玉简’没有损坏之后,才挥手示意手下收手撤回。

        此时,马蹄声响,城中护卫赶到。

        “师尊!”

        一个傅佑笙意料不到的人完整出现,宋诚!

        “你?你不是?”

        “师尊,徒儿糊涂,空间戒指被别人偷了,现在才反应过来,没事......”

        啪!

        宋诚脸上直接挨了羞怒的傅佑笙一记响亮耳光。

        “糊涂!贴身之物都没被,李兄弟......”

        “免了!”李一然抬手道,“兄弟之称不敢当,人都被你杀了,等着吧,会找你的,我们走!”

        ... ...

        城中护卫得到城主知会不敢阻拦,李一然带着手下快步离开。

        回去途中,老金仍是愤愤不平:“老大你怕什么,咱这么多人,艹!杀我们的人就这样放他们走,要我我就,呃咳咳不说了。”

        被李一然拿眼一瞪,老金直接不敢再说。

        这时,白茹靠近,轻声道:“主上处理的不错,明显是有人故意布局,现在动手不明智,而且这边官府明显向着破天宗,主上需不需要?”

        李一然忽然停下脚步,回头吩咐道:“你们先回去,嗯,怎么了?”

        是运送尸首离开的手下去而复回,将一纸条递上:“在他身上找到,用油纸包裹。”

        李一然接过纸条,面无表情读了出来:

        

        ... ...


    公告:本站域名变更为www.bxwx.vip ,请重新收藏本站!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